王杰希
 

【all王】荒漠〖3〗

ooc

 

异世界西幻背景(一堆bug

 

主要关联角色已全部出场^_^,欢迎下注(x

 

跪求评论,给窝爱滴支持呀⊙ ◇ ⊙

 

##############

 

星象有变,恐有异常。

 

轻飘飘八个墨绿色大字忽地出现在叶修、喻文州、肖时钦和张新杰面前,确保他们看到后,用能量凝聚的大字才慢悠悠弥散开。

 

正围坐在一起商讨近日在战场上遇到的异常之事的几位,一时静默。

 

“祭司的能力还包括观星卜测的么?”肖时钦率先打破沉默,饶有兴趣地观察空气中散余的能量波动。

 

“没听说祭司还会这个啊,老方你给个说法?”叶修也有些惊讶,转头去寻坐在帐篷一角旁听的方士谦,结果发现方士谦面色并不太好看。叶修皱了皱眉头,其他三人也发现方士谦的神色变化,便不再执着询问,换了个话题。

 

他们讨论最近在战场偶遇到的险象,奇象,并发现魔兽潮的规模在不正常地逐渐变小,敌对方仿佛在预谋着什么,这种奇怪的变化,一方面给了他们休养生息的时间,一方面也已经让他们为即将到来的战斗深深地警惕起来。王杰希突如其来的“预警”,不管真假,也已经给他们重重敲响了警钟。

 

“林杰没有教过。”见四位商讨暂时结束,方士谦的声音兀地响起,只是细听起来语气甚是冰冷。

 

“也就是能学?”张新杰捕捉到弦外之音,他抬起头看向方士谦,单片眼镜的镜片莫名一闪,他伸手扶了扶有些下滑的镜框支架。“为什么不教?”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王杰希会相面而已,可是相面和占星卜测完全是两回事。”方士谦突然觉得自己并不了解王杰希,明明自己作为随身侍俸微草祭司的巫医,应该比任何人都了解王杰希才对。

 

方士谦突然想起那时还是祭司弟子的王杰希有一天神秘兮兮地把他拽到一旁,告诉他林杰教了他相面,而据他观察,方士谦三日内必有桃花难时那幅灵动狡黠的表情,他当时还以为是什么英雄难过美人关的桃花劫,兴致勃勃地准备了很久,结果却是庭院的桃花树在第三日傍晚落了一枝桃花打在了他的肩,最后他好气又好笑地把那一捧桃花枝插在了林杰给他找来的陶泥罐里,直到完全枯萎才弃了。

 

而现在的王杰希,已经变为一名合格的祭司,沉稳庄严,予人无比信赖感。

 

“虽然没什么事实依据,不过祭司大人应该也是预感到什么才想着要跟我们说一声吧。”喻文州笑眯眯地打了个圆场。

 

“也是。”张新杰点点头。

 

 

四人再将话题转回正道。


    

 

   

商讨结束,会议散场。

 

喻文州挑开帐篷帷幕时,若有所思地停下脚步,问了其他人一个问题:“你们这几天有见过祭司大人出现吗?我好像没看到过他。”

 

喻文州突然想起他最近没见过王杰希,就连吃饭的时候也没见到,只看到高英杰会多拿一份的食物,看起来像是带给王杰希吃的。听到喻文州的问题,他们也有些疑惑地想了想,然后摇头。

 

喻文州向他们笑笑,先一步离开,心里打定主意,想着是该去看看王杰希了。

 


     

当喻文州来到王杰希的帐篷的时候,已是夜晚。

 

王杰希的白色尖顶帐篷单独置在最后方,静悄悄得很,庄严冷肃,但感觉起来莫名没什么人气。

 

喻文州在外唤了一声,才掀开帐篷进去。

 

“杰希,在忙吗?”

 

王杰希在满案的书卷里抬起头,有些惊讶喻文州的到访。

 

“想问问你觉得熏香使用观感如何,但是这几天没看到你,就想过来瞧瞧你。”喻文州柔柔地笑问。

 

王杰希眨了眨眼睛,像是才恍然想起这件事,他瞅着喻文州平静的神色,斟酌着话语:“挺好用的,香很好闻。”

 

喻文州走到置香的小香炉旁掀开炉盖看了看,而后似笑非笑地回头看明显撒谎失败的王杰希。

王杰希游移开视线,不敢回视喻文州。

 

喻文州幽幽叹了口气,点燃熏香,怡人的香气悄然蔓延。“杰希,我知你最近睡不安稳才趁着有些空闲时间给你调制了熏香,你可不要辜负我的一片心意啊。”

 

面对此番温言轻劝,王杰希呐呐地说不出话,只得乖乖点头。

 

喻文州走了过去,趁着王杰希没防备掀掉他的兜帽,摸了把他柔软的栗发,而后在他有些惊诧的视线中缓步离开。

 

王杰希定定看了帐篷入口半会,微叹了口气,老老实实上床歇息,枕着一股幽香沉沉入睡。

 

    

五日后,他们终于知道魔兽新底牌到底是什么。它们进化了,朝着他们不期望的方向进化了,守备力、自愈力、攻击力,甚至智商都有了一定水平的提高,更可怕的是,这些进化了的魔兽还不是少数。

 

这场战斗打得分外艰难,遍地的尸体成了阻碍双方前进的天然壕沟,杀戮间挥洒的血染红了半边天,腥气充斥在天地之间,哀嚎声、惨叫声、咆哮声撕扯着所有人的神经。长时间的持续战斗让所有人都筋疲力尽,然而没有人愿意后退、没有人愿意逃跑,只为坚守这最后一道防线。

 

高英杰、乔一帆这些小辈早早就被王杰希打发到前线给治疗帮忙,但即便如此,他们还是忙得不敢停下半分脚步,才得到包扎的负伤者也立刻投奔战场,去面对那仿佛无穷无尽的魔兽潮。

 

英杰原本想守着王杰希,营地现在没人,他想要担起护卫王杰希的职责。王杰希让高英杰和他的小伙伴到前线帮忙,高英杰有些不情愿,但最后还是听了王杰希的话两步三回头地走了。王杰希摇摇头,前线若是守不住,他有没有护卫都一样,况且成了祭司可就失去了和队友并肩作战的机会,只能呆在后方支援前场。

 

英杰,珍惜还能和队友并肩作战的时光吧。

 

再一次登上祭台,刚升起的日光把祭司柱照耀得熠熠生辉,看得人一阵眼花,浮雕的锁链和火焰似乎活灵活现起来,锁链扭曲旋转,火焰跳动,似乎在预兆着什么。

 

王杰希冷冷地看着这奇异的景象,眼睛下撇懒看,直接循着座位坐了上去。

 

战争开始,他也要投入战斗了。

 

静心,阖眼,向神求得的庞大的信仰之力汇聚到身上,墨绿色的能量自祭司袍下蔓延开来,而后像一条奔涌的绿色河流向战场流去。

    

 

 

这场惨烈的战斗持续了三天三夜,双方死伤无数。

 

王杰希缓缓睁开眼,眼睛莫名干涩得厉害。他想要动动三天都未曾动弹的身体,而后觉得身躯四肢都僵得厉害,皮肤也发麻发疼,像是被灼伤一样,他有些迟疑地低头,掀开衣袖,皮肤红成一片。

 

状态不太好……王杰希有些晕乎乎地想,他从座位上站起来,膝盖一软,眼前的世界突然倒转过来,额头重重磕在地上。

 

糟糕……可能流血了…

 

思绪断片,眼前一黑,王杰希昏了过去。

     

 

 

发现他的人是叶修。

 

叶修见王杰希悠悠转醒,慢慢从床上坐起,叶修的帐篷里只点一盏影影绰绰的灯,但王杰希那双奇异的眼眸在昏暗的光线下也显得分外明亮。

 

叶修坐在床边的一侧椅子上,刚从战场下来,他乏力得紧,极其放松地靠在椅背上,一双长腿大大刺刺地撩在床尾,手里执着一支从不离身的金玉烟杆,悠悠地吐着烟圈,看起来整个人懒散而悠闲。

“醒了?”见王杰希醒来,叶修懒散地出了个声。

 

“……嗯。”不知是不是反应迟缓,王杰希沉默片刻才从喉头里闷出一声嗯。

 

“你额头那伤口我给你上了药盖了纱布,先将就着吧,战是暂时打完了,但你也知道治疗也是忙得停不下来的,所以我就干脆没跟他们说,直接给你弄了。”

 

叶修见王杰希动了动身体蜷起腿,而后慢慢低下头,才抬手去摸自己额头上的伤口,缓慢的抚摸看起来带着几分不可置信。

 

“要不是刚好我经过那,我看那会说不定你血流光都没人把你捡回去。”叶修突然坐直身体,起身坐到床头,抬手撩开王杰希摁着伤口的手。“你干嘛呢,嫌血流的少啊。”

 

王杰希抬起眼望他,一向内敛端方的神情此时却显出一点天真。

 

“没有。”王杰希收回手,低下头。在没人注意到的角度,王杰希的眼底闪过一抹幽绿的光。

 

叶修却没停手,他伸手摸上王杰希的脸,有些疑惑地问了一句。“你的体温怎么还是有点低?”掌心下的触觉皮肤细腻柔软,但并不温暖。叶修知道,这浴血奋战的三天,王杰希虽然处在最安全的后方,但他同样付出了巨大的心力和能量才能源源不断地在后方给予他们极其有力的支援。

 

王杰希躲开叶修的手,微微恁起眉。“可能因为失血有点多吧。”

 

“要跟方士谦说声么?”叶修问。有个治疗给看看,总是好的。

 

王杰希摇摇头。“在现在这种特殊情况下,没必要麻烦他。”王杰希下了床,还有点晃,扶着床站一下就才好点。

 

“要我送你回去么?”叶修见王杰希一副虚脱的样子,不由有些担心。

 

“你才是要好好休息的那个。”听到叶修的话,王杰希顿了顿脚步,他淡淡地给叶修落下句话,头也不回地走了。

 

就不必惦念我了。

 

没有说出的话被风吹开,散落一地。

tbc

评论(6)
热度(8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