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解忧,唯搞老王

末流写字,污懒慢渣
我王,王右
微博id:殷喙。
 

【黄王】处处吻

ooc
____________________

Ah~你为何未曾尽兴
这塑胶的爱情 跳蚤的旅程 哦~
延展铺天盖地好本领 oh~~
这掉轨的爱情 播种的旅程 kiss

                                ————《处处吻》

############

                                       A kiss

############

 自己搞了个降调,可惜不知道放到哪给大家听_(:з)∠)_

 ao3在申请等批了,谢谢建议w

fin

查看全文

【路人王】讨好

ooc

慎,非常雷。

私设全是恶趣味。被雷到不会负责。

 

 

########################

有人不请自来到家里做客,还带了叠照片。

管家给奉上精美的茶点和红茶后,那个人才姗姗来迟地出现在自家走廊,身上还套着睡衣,一看就是刚从床上起来。

“这些就是你这段时间搜集的成果?”那个人把自家发小带过来的想用身体做交易的人的照片摊在茶几上一一翻阅过后,最后抬起头问。

“对啊,还不错吧,我把最漂亮的几个都留出来先给你挑了,别说我藏私。”发小笑嘻嘻地卖乖邀功。

“我记得你刚才让我看照片的时候,说我一直没换人是太久没见美人,所以特地去给我找的。”

“对啊,你那个叫什么来着,就他,我记得。”发小指了指捧着装满晶莹剔透水果的水果盆出现在客厅的王杰希。“都陪你多久了。我都换了四五个了,你身边还是他,你可别说你是修身养性去了。”

那个人看了眼坐在他旁边的王杰希,理直气壮地张嘴要喂,王杰希屈着白净的指把剔透的葡萄送到他嘴里,他才一口含了进去,柔软的舌尖无意地撩拨似的舔过指腹。“既然要给我找漂亮的,就起码给我找质量高点的吧。”

“我不说把最漂亮的留给你先挑了么?你看看这张、还有这张……”发小听到这话,瞬间不忿,连忙指出他话里质量高的那几个。

那个人漫不经心地瞟了几眼,不感兴趣地撇撇嘴:“我挑人不是纯看脸的,纯看脸的话,起码得比我漂亮吧,就你手上这些,我还不如自恋。”

发小一脸无语地盯着居然说着出这种话那个人,以前谁夸他长得好看事后可是会被他使手段折腾个半死,现在居然自卖自夸起来了,他半晌才挤出话。“……我靠你够了,有你这么挤兑人的么?算了算了,我这次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行了吧。”

 

“别人看到我发小过来给我送挑选对象,都会为了让我不那么快换人来讨好我的,你怎么还能安心坐在这吃饭呢?”被管家严格限制饮食,百无聊赖地用叉子戳着面前的食物,那个人突然出声问。

安安静静地坐在旁边陪吃陪喝的王杰希愣了一下,停下手里的动作,无言地看向那个人。

“是因为我太快拒绝了,你觉得没有后顾之忧?”

“你希望我做什么?”王杰希听过管家说过,这人在某些时候有点小孩子脾气,比如不顺心就有可能想找人撒气。

“怎么讨好我的事不该你自己想么?”那个人放下叉子,挑高了眉。

王杰希慢条斯理地端起玻璃杯,含了一口醇厚香甜的牛奶,扶着餐桌当支撑,缠绵吻上那个人的唇。白色的液体在唇舌的推杯换盏里沿着嘴角流下,污脏了衣物。

服侍他们的人识趣地连忙退下,特地关上餐厅门,以防他人冲撞。
白皙的身体被当做画布涂抹,那个人用沙拉酱和番茄酱在王杰希身上随心所欲作画,最后用在私密地方的紫红咬痕盖章烙印。被逐渐升高的体温融化的酱料由最普通的调味品变成特别的美味,在主动的摇曳扭动逢迎中被慢慢舔掉吃光。

玩得有些久,也玩得太疯,两人瞧了眼被体液和食物弄得乱七八糟的餐厅,直接起身去浴室,只是苦了要打扫的人。

王杰希穿着浴袍从浴室出来,看到那个人早早就爬上了床,披着那头湿漉漉的长发。

“要吹头发吗?”王杰希知情识趣地找出风筒,准备服侍那个人。

没想到那个人瞥了眼风筒,立刻扭头拒绝。“不要,吵死了。”

王杰希无奈,只好去浴室翻出条毛巾给那个人擦头发拭干水分。这次,那个人欣然接受。

温柔地按揉头皮的力度很舒服,王杰希看着那个人慢慢露出猫似的表情,而手指轻轻搔过发间的感觉也很像在撸猫。他突然觉得自己在照顾一只猫。

“和我一起睡吧。”那个人等王杰希回到床上,拽着他的小臂对他说。

 

 

一夜好梦,再醒之时,那人已经回公司处理公事。而王杰希则被告知晚上需陪那个人参加一个宴会。

王杰希心下微讶,他虽有跟过那个人参加宴会,但也是一前一后赴约,以便掩人耳目。这次的陪伴,那个人是要他以什么身份出现?

王杰希提前换好参加宴会的礼服等候,看那个人踩着急促又从容的脚步准时回到家,慢斯条理换上管家早已准备好的礼服,看他梳开长发,露出泛红的耳垂。

“少爷,您是发烧了?”在一旁等候的管家注意到这个细节,上前询问。

“一点点而已。”

“那今晚的宴会还参加吗?毕竟您需要休息。”

“没必要。”

很重要吗?王杰希看着那个人长身玉立的模样,在心底问。他知道这次宴会的主办方对那个人来说其实才是攀附方。

当那个人以自己投资的游戏战队王牌的身份介绍自己,王杰希才明白那个人的用意。世邀赛的成功举行让国与国的战队切磋愈发流行。

看着那个人站在自己面前,和外国战队的老板热切又友好地沟通,王杰希有些茫然,又觉得自己应该懂得什么。

为什么?

出了宴会大厅,王杰希忍不住问。

微草好歹是我的投资项目,偶尔还是照拂一下吧。那个人轻飘飘地回了一句。

照拂一下会做到带病赴宴吗。王杰希不敢往下想。

“这么了?发现我也会关心你们游戏战队的事很感动了?”那个人挑眉。“那你要讨好我吗?”

“好啊,但你还在生病呢,还是以后吧。”王杰希假装自己没看到那个人瘪起的嘴,他笑了笑,藏起自己纷乱的心思,脚步一动,借着身形重叠的瞬间,垂下浓密的羽睫,凑过去煽情舔吻那个人,和他唇舌交缠。

到底是谁在讨好谁。

 

 

查看全文

【黄王】赶

工作时间闲暇偷偷码个甜饼渣,有bug见谅。
ooc

#########

黄少天开着剑客小号在荣耀里游荡,像个毫无可去之处的孤魂野鬼。

他先是照着网上不知哪位专攻休闲玩法的神人所集合整理出来的游戏美景攻略到处游玩截图,但是相比旁人的成双成对鸳鸯交颈,而他的截图上极美的风景里只有他小号木呆呆的脸,看上去孤苦伶仃可怜极了。

被游戏情侣刺激到的剑圣大大瘪着嘴操纵着小剑客冲进游戏副本,剑光一闪唰唰刷就把蹲在副本门口守卫的小怪们给清了个精光,然后他就直奔boss,来了个跨级单挑。

正当他把boss吊起来当出气筒打,游戏秘境也被他搅了个天翻地覆的时候,静静躺在桌面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专属铃声悦耳又动人,他立刻甩开鼠标接听电话,不管小剑客被他抛弃之后,就被愤怒的boss戳了个透心凉。

“杰希杰希杰希!你终于舍得打电话给我啦,和家人去旅游玩的开心吗?累不累?还有想不想我?!”也不等电话对面的人开口,黄少天就立刻絮絮叨叨了起来。

“我等会回来,飞机11点降落。”王杰希听黄少天念叨完,抿着嘴角笑道。

“好啊好啊,我来接你!啊不是,你们不是计划要去一个月吗?”

“全家出行计划是半个月,剩下的是我父母的蜜月时间,所以我能回来了。”

“噢噢,原来是这样啊。”黄少天忍不住感慨王家父母可真有个性啊,也恩爱非常。

他也想和王杰希去度蜜月,最好去圣托里尼,一同在纯白之城的清晨醒来,拉开窗帘就能看到世界上最美的日出,看金灿的阳光在蔚蓝海面上跳跃,波光粼粼,仿若仙境。

“我记得你之前办的希腊签证还没过期?”王杰希突然问道。

“啊,应该没有。”

“那你收拾几件衣服,跟我一起搭下午1点半的飞机吧。”

“……去哪?”

“圣托里尼。你做的出行计划书我看到了。”

能在你生日过去前到达圣托里尼就好了。

能赶上吧。

fin

查看全文

【叶喻王】灯下黑(下)

ooc

慎:雷 感情病态

 (上)

#################################

 

散落一地的烟蒂被鞋底全都碾平,皱巴巴地像是叶修终于等到房间里的人走出来的心情。

王杰希脸色淡淡的,穿着深色的睡衣,纽扣系得整整齐齐,连最顶上的那颗也没有遗漏,和平时叶修在家里见到他的样子没什么不同。而喻文州身上则是穿得随时能出门应酬一样,才从床上起来,就已经衬衫西装外套长裤和领带一件不少。

看他们习以为常地一同起床,叶修突然想明白为什么他觉得最近家里的套子的款式换得飞快,因为除了他还有人在用。

“早上好呀,挺持久的,录音笔都差点录没电了。”叶修架着二郎腿坐在立起的行李箱上冲他们打招呼,修长的指间还夹着根新点的香烟。

“谢谢夸奖呢,倒是叶前辈在这一坐就是半个晚上,没着凉吧?”喻文州弯了弯嘴角,一张嘴就是关心的话,但是现在是怎么听怎么刺耳。

“你知道我回来了?”叶修注意到喻文州见到他并没露出什么意外表情,像是一早就知道他在屋里,倒是王杰希在看到他时有稍稍瞪大过眼睛。

“前辈的选位不错,不过房间里的电视屏幕也很不错。”喻文州微微侧头像是想回头看房间一眼。

王杰希转头看了喻文州一眼,皱了皱眉像是在责怪身边人的没有节制。“难怪我说不是说好的中途休息,你怎么就突然又兴奋起来。”

叶修沉下脸。明知道他回来了,他这个同事还能继续搞他的人,他是不是该夸这个同事的心理素质极强。

“那你挺了解我家的。”叶修深吸了一口烟,然后伸手掐灭。他从行李箱站起身。

“还好,来的次数不算多,还不能说很了解。”喻文州谦虚地说。

“好玩吗?”

喻文州听到叶修用烟嗓说了这句话,他忍不住又笑了。“你进来的话,会更好玩。”眼看着叶修朝他们走过来,他的心里隐隐升腾奇怪的快意,肾上激素在攀升,他在期待刺激。

“王杰希。”

叶修站到他们面前,喊那个可能是昨天做到太晚还不大够睡的人,因为王杰希在叶修喊他后,有些困倦似的打了个呵欠。

“怎么?”

“只要你说你是被骗的,我就原谅你,当无事发生。”

王杰希一时没明白叶修在说什么,直到他看到喻文州冲他晃了晃那条系在他脖子上的深蓝色领带,他才明白叶修话里的意思。

他瞥了叶修一眼。

“喻文州又不抽烟。”

“所以你的意思是……”

“你不需要给我找借口。”

 

 

叶修终于发现哪里不对,王杰希太过坦然的态度让他觉得怪异。他想起手机锁屏的合照,感觉自己似乎快要抓住什么答案。“王杰希你想做什么?”

“想做什么,不是很明显么,出轨啊。”王杰希皱了皱眉,像是不懂叶修这个问题问的是什么。

“我是说你到底想做什么?”叶修盯着王杰希,一字一顿加重了读音。

王杰希皱着眉看叶修,沉默了半晌,拧开头不看他。失策了,他以为叶修碰到那样的情况会冲进来抓奸的。是他还不够了解叶修么?

叶修很清楚,王杰希在回答不出问题和不想回答的时候,总会摆出冷暴力不合作的粗暴态度。看王杰希甩给他的冷硬脸部线条,他骤然断了半拍呼吸。他大概猜到王杰希想要做什么了。

“或者你想我做什么?”叶修捏着王杰希的下巴,强行把他拧回来。

王杰希看着叶修阴沉下来的脸色,轻声说:“我想你应该进来。”

“你是想我和喻文州一起搞你?”叶修笑了笑,带着风雨欲来的阴郁。“还是你想我大叫说你太恶心了要和你分手?然后你就能顺势答应分手了是吗?”

“我可没有这么说。”王杰希双手抱臂,微微昂起下颌。“不过你居然这么在外面坐了一晚上,再能忍受的人也不会这样,这说明你根本不爱我,分手吧。”

叶修被王杰希的倒打一耙给气笑,抓着他的肩膀把他按住。

“我只是怕控制不住我自己。”叶修看到王杰希颈侧的吻痕,一时有些痛恨王杰希容易留下痕迹的肤质,虽然他平时很喜欢。“你不怕我提着菜刀进去?”

“你可以试试啊,不过你找得到吗?”叶修根本就没进过几次厨房。

王杰希对他翻了个白眼。

“不要试图激怒我了,王杰希。”叶修摇着头叹息道,凑过去想要堵住他的唇。

结果吻到的却是宽软的掌心。

是喻文州的手。

“打扰一下,我好像听懂了一点。杰希你主动约我原来不是因为喜欢我啊,真是让人难过呀。”喻文州抽回手有些歉意地对叶修笑了笑,而后对王杰希换上有些委屈和遗憾的表情。

“你不是对叶修很感兴趣么?”王杰希都懒得正眼看喻文州做戏般露出的表情,冷然地扫了他一眼,摆明一副他就是做的交易,所以谁也没欠谁。“你旁敲侧击关于叶修的问题,我可是大部分都回答了。”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他可没想到王杰希会这么直白,对待他跟处理烫手山芋一样不留情面。他看了看叶修,又问王杰希:“你知道他今天回来?”

“不知道,所以这段时间才天天把你往这带,不然去酒店就好了吧。”王杰希看了眼客厅柜台的闹钟,“股市快开盘了没空奉陪,你们聊。”然后径直钻进厨房,端出一壶刚泡的绿茶进书房,最后干脆利落关门。

叶修没有去把王杰希拦下来,既然他弄明白王杰希想做什么,反正人在这,慢慢解决剩下来的事就好。

 

“感觉如何?”叶修问喻文州。

“有点可惜呢,本来想抓住叶前辈的弱点,没想到先给人利用了。”喻文州耸了耸肩。他挺想看叶修暴怒的样子的,平时在公司为了抢项目提成互相较量算计,他都没见过叶修彻底失控的样子。

“你在他面前也是喊我叶前辈?”叶修挑了挑眉,他在公司都没听过喻文州这么喊他,而现在听起来也太可爱了。

“当然不是。”喻文州弯了弯唇角,岔开了话题。“你们这是在闹分手?然后把我扯进来?”

“他单方面想分手而已。”叶修有些头疼,他知道王杰希大概是厌烦被名为爱的镣铐锁在原地了,谁让他们的在一起其实源于一次赌约,但是叶修假戏真做了,他怎么会轻易放王杰希走。

“那有必要弄这么一出么?”喻文州都要惊叹王杰希清奇的脑回路了。

“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分手也一样,他给不出我令我彻底死心的答案,我不会答应分手。”叶修突然觉得瘾劲有点上身,掏出烟盒看了看,还剩了两支烟,递了一支给喻文州。

喻文州明白叶修的意思,他们都不是得到模糊拒绝就放弃的人,总是会寻根问底。他接过叶修的烟,想了想笑了:“那不然跑路?”

“他又不是小孩子,怎么会为了一段感情放弃他在这座城市打拼下来的一切。”

叶修掏出打火机点燃自己嘴里的烟,然后用叼在嘴里的烟去给喻文州点燃。

“所以你抽完这支烟,有多远给我滚多远,要搞定一个王杰希对我来说就很麻烦了。”他低声对喻文州说,听起来像威胁。

“不要。”喻文州在叶修动怒前,先笑了出声,听起来很愉悦的样子。“我现在除了对叶前辈很感兴趣,对杰希也很感兴趣啊。”

 

 

“上午的盘结束了吧,”叶修推开了书房的门。“距离下午开盘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来谈谈。”

“三个人?”王杰希坐在人工力学的转椅上转过来,看到在房门前站着的两个人,他挑了挑眉。

“对啊,杰希,你该不是以为那么点东西就够了吧?这交易完全不公平,所以我不会说交易结束了的喔。”

 

 

 

 

fin

查看全文

【叶喻王】灯下黑(上)

ooc

慎:雷  感情病态

#############

黎明前的夜晚

 

tbc
#############

(下)

查看全文

【黄王】撩

脑洞来自一个放飞的污梗楼,看到之后念念不忘得紧,这次终于写出来了~

 *被屏重发

·R18

·ooc

·极其放飞

ps:看完请不要怼我


 ####################

(长微博图片):

(长微博图片):魔术师

(长微博图片):成年人

####################


我爱老王,我也是爱黄少的(小声)


查看全文
查看全文

【叶王】深宫锁(上)

*被群内想看叶帝和王皇后给刺激的产物

不过我想他们应该不是想看这样的_(:з」∠)_

ooc雷文

#################

 

偌大的宫房漆黑一片,安静得没有丝毫人气,也瞧不见半点燃灯的光,只有悬在前殿的宫铃被风吹得摇晃才有叮当响声,一看就像是个被遗弃了许久的地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儿就是传说中的冷宫,也就后宫的人才知道住在这的人是当今皇后,而这也是当今皇帝下令无关旁人不得靠近的地方。

 

这宫房平日就没什么人气,毕竟守在这的也就着当今皇后,和规格完全不是身为皇后应有的寥寥几个伺候皇后的小厮。而近日天还没完全黑下来,王杰希就早早把伺候他的人打发到后头休息,剩他孤身一人能揣着点近似于无的自由去做点什么。

 

夜风吹得有些凉,王杰希褪下日间不得不穿的繁复的后宫服饰换上了轻便的衣着,攀着爬上了宫房,踩着那琉璃瓦,坐到殿顶上。他旁边置着个圆盘,里面有一壶酒,一个小酒杯,还有支挂着红缨的竹笛。他也不知他为何突然想这么做,大概是想离天更近些。

 

被墨染得发黑的幕布上挂着轮圆月,平日里稀疏的星不知道今日是在哪黯淡了光,王杰希寻了半晌也瞧不到踪影。看得久了竟觉得有些渗人,但也好歹是个象征着团圆的月。

 

不知娘亲和小妹过得怎么样,也不知家里对她们好不好,王杰希心想。

 

远目望去,遥遥望到其他宫殿挂着的宫灯都燃起了灯,亮堂得很,也愈发显得这座宫房的昏暗清冷。

 

王杰希悠悠叹了口气,屈着纤长的指拎起白玉壶给自己斟了杯酒,看着白惨惨的月光跟着澄澈的酒倒进这杯中,他凝视了片刻,像是从这水面瞧到他想看到的画面,突然勾了勾嘴角,才仰起头一饮而尽。

 

这酒很醇,也很呛,刚一入喉,王杰希就皱起眉,但他还是抿着唇咽了下去,而后将酒杯斟满,又是一饮而尽。

 

王杰希喝得有些醉了,他把壶里最后的半点酒都倒进嘴里,手一松,那白玉壶就掉回圆盘晃悠了下才站稳。他抓起置在盘内小妹给他制的竹笛,手里摩挲着那娘亲亲手给他编织的红缨,眼里瞧着那白惨惨的月慢慢失了神。

 

这天地这么大,怎么就仿佛没有他半点容身之处呢?

 

王杰希摇摇晃晃地站起身,风把他身上的衣袍吹乱,也把他随意束起的墨发吹散。往前迈了一步,琉璃瓦在他的移动下发出碰撞的声响,他忍不住乘着夜风使起了身法,飘忽的身形和走位竟如羽化而登仙。

 

只是在他轻飘飘地落在前殿,踮着脚尖踩在房檐准备借力又起,他被不知从何处来的人握住了手腕,一张近乎陌生又有些熟悉的脸阴沉地出现在他面前。

 

是叶修。

 

看清来人,王杰希有些惊愕地瞪大了眼,被醉意熏染的神经寻回些许清明,于是才迟缓地意识到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自然也不敢再做什么抵抗。

 

宽大的掌裹着王杰希纤细的手臂,把他握得生疼,只能被叶修硬是拽回宫房。

 

叶修看着漆黑一片大门紧合的宫房脚步一顿,扫了眼王杰希,干脆驭着轻功带着王杰希破窗而入,而后把他扔到塌上。底下垫着的明黄色的绸缎和皇帝起居的地方铺设得基本一样,只除了上面绣的是凤凰,而非腾龙。

 

我的皇后,你这是要去哪?

 

叶修冷着声音问他,俯下身和他眼对眼,墨色的眼眸翻滚着王杰希读不懂的怒气。

 

王杰希完全没想到他一时兴起,竟会招来叶修。

 

这个自他进后宫这么久后,才第二次见面的皇帝,他名义上的夫君。

 

他垂下眼帘,沉默了许久才回答叶修的问题。

 

禀告皇上,臣妾只是在练轻功,因为很久没用过……

 

他怕自己会忘了。

 

忘了自己所会的东西,忘了自己曾经年少时闯荡江湖曾有过的而现在全然失去的东西。

 

他被锁在这太久了。

 

叶修摩挲王杰希的脸庞,看他躲避的眼神,像是猜到他在想什么,伸手抬高他的下颌,微凉的唇印了上去。

 

那就忘了吧。叶修徐徐解开束在王杰希劲瘦腰身上的腰封,低声对他说。身为我的皇后,你本来就不应该知道那些东西。

 

 

tbc

 

 

 

查看全文
查看全文

【喻黄王】蛛网(14)

预警,慎入

ooc

黑吃白

#####################

前文链接:(1)(2)(3)(4)(5)(6)(7)(8)(9)(10)(11(12) (13)

###############################

长微博: (14)

###############################

好久不见

篇幅较短(心虚)

 ……又被屏蔽了,气

tbc

 

查看全文

【喻周王】螳螂

狗血雷文脑洞

极其ooc,预警

非abo,同性能结婚生子

tag首杀 w

 ##############

喻王是大学同学,一个金融,一个法学,大一辩论赛相识,互有好感后很快两人就谈起恋爱,解决生理需求也是正常的感情交流。快大四毕业的时候老王有了,两人感情深厚,就干脆结婚生子了。
因为怀孕生子照顾小孩,王的人生轨迹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而喻则是在投行打拼几年,当上了高级经理。(职业事业之类的bug就忽视吧
因为投行工作非常忙,王和喻见面越来越少,两人感情变淡,唯一的联系仿佛就剩下两人的孩子。
一天打扫房间的时候,王找到以前在大四的时候收到的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工作邀请信,又想想现在两人的生活状态,发现两人的差距越来越大了,而且两人现在又没什么感情,于是王想离婚了。
但是王意识到一件事,假如离婚了,法院会把孩子判给谁?王很清楚他目前这种全职爸爸的职业,在法院看来,是很难争得过喻。
他一方面联系上以前的学长,去律师事务所实习,重头再来。(律师证在他怀孕生子照顾小孩那段时间考下来了),一方面他思考还应如何给自己增加砝码。
然后他想到一个歪路。
设计喻出轨,让喻主动放弃和他争(他不在意喻是因为出轨方不喜小孩,还是喻愧疚,只在乎结果)。他对喻是还有感情,但是不足以继续维持一段在他看来已经名存实亡的婚姻。
周是王的高中学弟,对王有着年少的憧憬,而这源于老师的夸奖。后来和喻王考到同一个大学,不过周大一,喻和王大四,也很少交集。但王为了孩子的健康会经常带小孩出去散心,于是经常碰到周,两人也慢慢熟了。
周知道自己对王有特别的想法,不过他一直克制自己,努力当一个能让王开心放松的港湾,也逐渐了解到王的痛苦、烦恼和打算。于是他自告奋勇,因为他想为他解决烦恼。
王本来是想花钱雇人去做这件事的,但当他听到周的自告奋勇,明明不想拖人下水,但他还是鬼使神差地答应了。因为他觉得周能做到,性格腼腆可爱,长得非常好看,还是喻手下的实习生,两人相处的机会多得很。
老王从周那里得知,喻周两人感情开始暧昧,一边等待更多证据,一边心痛,虽然他也不明白自己到底心痛什么。
后来老王准备来个抓奸在床,破门而入的时候,才发现喻早就知道这件事是他策划的,而告诉喻的人是周。

end

结尾支线一:喻王线

喻对王还有感情,利用孩子把杰希留在自己身边

“我会用尽手段让法院把孩子判给我,而你,如果跟我离婚的话,以后都别想再见到他了。”

结尾支线二:周王线

周为什么会告诉喻,是因为他要等他们感情完全破裂,不管喻会不会带走孩子,但那时候王就真的是一个人了。

“你是我一个人的了,你放心吧,我不会像喻前辈那样对你不好的。”

结尾支线三:喻周王线

喻周觉得老王太难搞了,于是达成共识合力把王给搞了,就此维持奇怪的三人关系

 

查看全文

【蓝雨王】旧账

ooc
觉得眼熟很正常,只是以前的东西又写了一点
我先自挂个东南枝【。】

 

########

被蓝雨的人围困在走廊,又被推挤着走进黄少天和喻文州用钥匙打开的会议室,极为宽绰的空间,提前被清理得一干二净的宽敞会议桌让他瞬间明白蓝雨的人到底想做什么。

“我以为事情早就过去了?”王杰希挑眉。

“那是你以为。”黄少天耸了耸肩,他抬起手要王杰希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让我们吃下这么个闷亏,被其他队嘲笑,还不让我们讨债,王杰希你也想得太美了。”

王杰希沉下脸,他的队员是什么时候被带到这的。

“我想王队现在会愿意和我们达成共识。”喻文州笑着说。

王杰希交叉着两条长腿,双手抱臂靠墙站着,冷哼一声明显不忿。他转过头去看自家的队员,脸上无一例外都挂着慌张的表情。他凌厉的神色顿时缓了下来,不想再吓到他们。

“让他们出去。”他对蓝雨的人说道。

“这可不行,你已经违背过一次规则,惩罚是怎么样的你应该很清楚。”喻文州摇头。“不过柳非姑娘是该出去。“他顿了顿,看向自家队员。”小卢你送她出去吧,然后你明天再回来训练。”

被点名的柳非愣了一下,她有些慌张地看了看身边的队友,队友都低着头没有看她,直到被小卢握住手腕带出会议室,她才反应过来抑不住心底的惊愕去看王杰希。

她听过传言,猜得到所谓的惩罚是什么。

“别害怕,就当一场梦。”王杰希注意到她的视线,他抬起食指竖在唇间,是安抚,也是要她谨言。

大门被阖上,无关人员全部退场。

“你们想怎么样?”王杰希微微扬起下颌。

输了的败将,逃过一次又掉入陷阱,也只能任由胜利者用他当作胜利的祭祀品。

“你们觉得呢?”喻文州一时拿不定主意,想听听队员的意见。

“女装?王杰希腿这么长,感觉穿裙子会挺好看的。”黄少天上下打量王杰希,盯着他的腿看了半晌,想起王杰希曾在全明星活动,因为角色扮演换上了王不留行的白色紧身裤和黑色长筒靴,忍不住恶趣味地给出主意。

“哪有裙子啊,蓝雨又不像微草有妹子,黄少你这让我们一时间去哪找裙子噢?”

“对啊,总不能现在找柳非去借裙子吧,才把人送出去。”

大家三言两语地讨论了起来。

喻文州拍了拍手,示意他们安静,他扫了他们一眼。“裙子的话,我寝室里有一条,放在挂在门后的纸袋里,宋晓能麻烦你去拿过来么?”

离大门最近的宋晓点头,出门去拿。

“卧槽队长你为什么要在寝室藏条裙子?”黄少天问,旁边的人纷纷点头。

“给我妹买的,准备夏休给带回去,”喻文州看了眼王杰希,似乎在用眼睛测量他的身形。“没想到在这时候用上了。”

“没关系吗?”郑轩开口问。很麻烦的话,干脆换种玩法吧。

会议室离喻文州的寝室很近,所以宋晓很快就回来了。

“没关系,再买一条就是了,她又不知道礼物不一样。”喻文州接过宋晓递过来的深蓝色吊带轻纱长裙。“倒是王队穿女装的景色比较难得一见,我非常期待。”

黑色的裤子被扔到地上,不知为何身上的墨绿色队服并没有被脱下,而是直接被胡乱套上裙子,赤裸的双腿被抬起从上往下穿,细窄的裙身卡在腰胯,细细的吊带被硬是拽到肩上,勒出深深的衣褶。

“王队这个样子倒是有种落难少女的感觉呢。”喻文州笑了笑,凑过去在王杰希干燥的唇上亲了一口,颇有些调戏人的意味。


“王队,上次让你们跑了,这次可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你们了。”




屏蔽什么呀!

查看全文
© 殷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