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阵磨刀
拖延症重症患者,寻求积极治疗
 

【喻←王】我不说

换个画风

 

ooc

 

夹杂大量个人私货和理解。

 

有些许来源于《喜欢一个不可能在一起的人是什么体验》

 

 

 

* 一个冷静理性到极点的老王

 

 

 

王杰希有一个喜欢的人。

这件事,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

 

连他自己也说不清,他是怎么喜欢上那个人的。只是在梦里看到那人和自己如恋人般相处相恋,醒来循着模糊断续的记忆,王杰希才恍然自己喜欢上那个人。大概这就叫魂牵梦绕。

心事难说,不知对谁说,也不知怎么说。王杰希也没怎么纠结,很坦然就接受自己对那人有意,但也仅仅是有意,他并没想到要去做些什么,去尝试接近那个人。

我远远看着就好了。王杰希对自己说。

令人烦扰的情爱之事放在一边,王杰希也只想专注微草、专注荣耀、专注胜利。

 

 

不过当那人出现在面前,王杰希的视线也会悄悄在无人察觉到的情况下投注在那人身上。看那人挺直的背,被风吹拂过的发,握着笔的手指,垫着纸张的手背,优雅的坐姿,微抿的唇……不是整体地观察,而是部分地、细节地偷瞄,就看一眼,看一下,然后就把视线收回去。视线有点黏,但却黏了很多线。

偶尔看那人侧头和身旁的队友交谈,明明离得有些距离,但耳边却似乎响起那人温雅的嗓音。刚开始还以为是自己耳力太好,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几次,王杰希才反应过来这仅仅是错觉。

中毒太深。王杰希自嘲。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低调、严肃、寡言。这既是王杰希作为队长的威严所在,也是他个人性格的冷色。

可能有人会在悠闲之余,好奇揣测过王杰希的感情生活,但不会有人去亲自询问。是尊重,也是疏离。

王杰希也没想过要与他人分享自己的情感心路,因为没必要。

 

 

这种事情怎么跟他人说呢?

说我暗恋一个人。

一个不可能在一起的人。

为何不能在一起?

我觉得不能。

 

我觉得。这个理由,足够充分。

所以他不说。

 

 

世联赛集训的某夜,王杰希梦到自己和那人的故事。

会坐在一起看电视,会一起去超市购物,会在饭桌上互相给对方夹菜。阳台上晾晒着两人的衣物,鞋柜里放着两人一起去买的鞋子,家里的用具都是成双成对,一蓝一绿。

真是温馨美好。然而是梦。

王杰希诡异地在梦里保持着清醒的认知,漠然点评。

 

第二天,王杰希捧着餐盘,明明看到那人旁边还有空座,却脚也不停地走了过去。

不要给自己留有幻想。王杰希对自己说。

 

 

但夜里,梦里的自己和那人的同居生活仍在继续。

他们会坐在沙发上交换一个甜腻的吻,也会有激烈却不伤人的争吵,他们会冷战,也会和好。就像天下间最普通的恋人一样,没有丝毫差别。

王杰希有点羡慕。

这个心情,他否认不了。

 

 

白天和那人做着队友,训练、比赛、复盘、交流。

夜晚的梦里却成了恋人,相知相伴,耳鬓厮磨。

王杰希在难得的休憩时间瞄了眼那人的唇,暗自笑了笑,撇开了头。

即使在梦里曾无数次亲吻过那人的唇,见面也什么都做不了。

这就是现实。

 

 

梦和现实的交错和隔离,让王杰希有些心力交瘁。

白天他做得很好,没有跨越一个队友应该的界线。

但夜里,他不想入眠,再去梦那些不可能的事。

但心是不可控的,梦也是。

只好昏昏沉沉地入睡,昏昏沉沉地认清自己是在梦里。

 

 

集训紧实忙碌得能压得人喘不过气,不过幸而也有给人喘息的时间。

比如一个下午的休息。

王杰希独自一人出了门,却无意间被一个卖花的小姑娘缠上,被迫带回了一支花。

一支含苞待放的玫瑰。

明明不是情人节,怎么还会遇上这样的事。

王杰希噙着无奈的笑,给这支花找来了一个装着些许清水的容器。

 

 

队友笑问这花的由来,王杰希没隐瞒照直说,当队友问怎么不送人的时候,王杰希眨了眨眼睛,他觉得自己嗓子有点哑,他说:让人误会就不好了。

花养得很好,绽开的时候层层叠叠的花瓣肆意舒展、娇艳欲滴。

王杰希听着旁人遗憾地讨论它顶多再开一两天就会开始枯萎。

心里却想着,要是自己的这份感情也能这么快殆尽就好了。

那他就不需要再受折磨了。

 

 

距离是想要隐藏爱意的人最好的保护色。

世联赛,冠军。

庆贺,而后是分离。

王杰希藏着苦涩又甜蜜的小心思,在机场里目送队友一个个离去归队。

不是不遗憾,不是不想挽留。

但是不能。

距离远点也好,那样就不需要努力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什么才是现实了吧。

梦里梦到他的机会也会少点吧。

王杰希望着起飞的飞机暗自猜想。

 

 

回家陪陪家人,和父母聊聊天,关心弟弟妹妹。

王杰希的休假温馨而平静。

有喜欢的人了吗?看着假期仍窝在家里看书的妹妹,王杰希突然问起。

王妹妹抬眼看他,眼神冷静,微微点头。

那怎么不去找他?

他有喜欢的人。

王杰希缄默片刻。你确定?

我是他的好朋友,他告诉过我。

那他知道吗?

不知道。我没想过要告诉他。告诉他,也只会让他难做而已。

王杰希沉默地笑笑,摸了摸自己妹妹的头发。

诶,我们是一类人。

 

 

所以,我不说。

暗恋是一个人的狂欢,戴着面具,无人知晓。

自导自演,自娱自乐。

自怜自哀,自作自受。

 

 

 

End

 

 

 

Ps:为什么王杰希没想过要向喻文州告白,因为这篇文的设定里,喻文州是直的。

直扳弯这种事,王杰希不会去做的。

 

那喻文州到底知不知道呢?

    王杰希想过,但这不重要。

 

怕你知道

怕你不知道

怕你知道却假装不知道

 

评论(9)
热度(187)
© 黑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