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解忧,唯搞老王
走位飘忽,混乱中立
热爱挖坑,填坑另说
末流写字,污懒慢渣
我王,王右
 

【叶喻王】灯下黑(下)

ooc

慎:雷 感情病态

 (上)

#################################

 

散落一地的烟蒂被鞋底全都碾平,皱巴巴地像是叶修终于等到房间里的人走出来的心情。

王杰希脸色淡淡的,穿着深色的睡衣,纽扣系得整整齐齐,连最顶上的那颗也没有遗漏,和平时叶修在家里见到他的样子没什么不同。而喻文州身上则是穿得随时能出门应酬一样,才从床上起来,就已经衬衫西装外套长裤和领带一件不少。

看他们习以为常地一同起床,叶修突然想明白为什么他觉得最近家里的套子的款式换得飞快,因为除了他还有人在用。

“早上好呀,挺持久的,录音笔都差点录没电了。”叶修架着二郎腿坐在立起的行李箱上冲他们打招呼,修长的指间还夹着根新点的香烟。

“谢谢夸奖呢,倒是叶前辈在这一坐就是半个晚上,没着凉吧?”喻文州弯了弯嘴角,一张嘴就是关心的话,但是现在是怎么听怎么刺耳。

“你知道我回来了?”叶修注意到喻文州见到他并没露出什么意外表情,像是一早就知道他在屋里,倒是王杰希在看到他时有稍稍瞪大过眼睛。

“前辈的选位不错,不过房间里的电视屏幕也很不错。”喻文州微微侧头像是想回头看房间一眼。

王杰希转头看了喻文州一眼,皱了皱眉像是在责怪身边人的没有节制。“难怪我说不是说好的中途休息,你怎么就突然又兴奋起来。”

叶修沉下脸。明知道他回来了,他这个同事还能继续搞他的人,他是不是该夸这个同事的心理素质极强。

“那你挺了解我家的。”叶修深吸了一口烟,然后伸手掐灭。他从行李箱站起身。

“还好,来的次数不算多,还不能说很了解。”喻文州谦虚地说。

“好玩吗?”

喻文州听到叶修用烟嗓说了这句话,他忍不住又笑了。“你进来的话,会更好玩。”眼看着叶修朝他们走过来,他的心里隐隐升腾奇怪的快意,肾上激素在攀升,他在期待刺激。

“王杰希。”

叶修站到他们面前,喊那个可能是昨天做到太晚还不大够睡的人,因为王杰希在叶修喊他后,有些困倦似的打了个呵欠。

“怎么?”

“只要你说你是被骗的,我就原谅你,当无事发生。”

王杰希一时没明白叶修在说什么,直到他看到喻文州冲他晃了晃那条系在他脖子上的深蓝色领带,他才明白叶修话里的意思。

他瞥了叶修一眼。

“喻文州又不抽烟。”

“所以你的意思是……”

“你不需要给我找借口。”

 

 

叶修终于发现哪里不对,王杰希太过坦然的态度让他觉得怪异。他想起手机锁屏的合照,感觉自己似乎快要抓住什么答案。“王杰希你想做什么?”

“想做什么,不是很明显么,出轨啊。”王杰希皱了皱眉,像是不懂叶修这个问题问的是什么。

“我是说你到底想做什么?”叶修盯着王杰希,一字一顿加重了读音。

王杰希皱着眉看叶修,沉默了半晌,拧开头不看他。失策了,他以为叶修碰到那样的情况会冲进来抓奸的。是他还不够了解叶修么?

叶修很清楚,王杰希在回答不出问题和不想回答的时候,总会摆出冷暴力不合作的粗暴态度。看王杰希甩给他的冷硬脸部线条,他骤然断了半拍呼吸。他大概猜到王杰希想要做什么了。

“或者你想我做什么?”叶修捏着王杰希的下巴,强行把他拧回来。

王杰希看着叶修阴沉下来的脸色,轻声说:“我想你应该进来。”

“你是想我和喻文州一起搞你?”叶修笑了笑,带着风雨欲来的阴郁。“还是你想我大叫说你太恶心了要和你分手?然后你就能顺势答应分手了是吗?”

“我可没有这么说。”王杰希双手抱臂,微微昂起下颌。“不过你居然这么在外面坐了一晚上,再能忍受的人也不会这样,这说明你根本不爱我,分手吧。”

叶修被王杰希的倒打一耙给气笑,抓着他的肩膀把他按住。

“我只是怕控制不住我自己。”叶修看到王杰希颈侧的吻痕,一时有些痛恨王杰希容易留下痕迹的肤质,虽然他平时很喜欢。“你不怕我提着菜刀进去?”

“你可以试试啊,不过你找得到吗?”叶修根本就没进过几次厨房。

王杰希对他翻了个白眼。

“不要试图激怒我了,王杰希。”叶修摇着头叹息道,凑过去想要堵住他的唇。

结果吻到的却是宽软的掌心。

是喻文州的手。

“打扰一下,我好像听懂了一点。杰希你主动约我原来不是因为喜欢我啊,真是让人难过呀。”喻文州抽回手有些歉意地对叶修笑了笑,而后对王杰希换上有些委屈和遗憾的表情。

“你不是对叶修很感兴趣么?”王杰希都懒得正眼看喻文州做戏般露出的表情,冷然地扫了他一眼,摆明一副他就是做的交易,所以谁也没欠谁。“你旁敲侧击关于叶修的问题,我可是大部分都回答了。”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他可没想到王杰希会这么直白,对待他跟处理烫手山芋一样不留情面。他看了看叶修,又问王杰希:“你知道他今天回来?”

“不知道,所以这段时间才天天把你往这带,不然去酒店就好了吧。”王杰希看了眼客厅柜台的闹钟,“股市快开盘了没空奉陪,你们聊。”然后径直钻进厨房,端出一壶刚泡的绿茶进书房,最后干脆利落关门。

叶修没有去把王杰希拦下来,既然他弄明白王杰希想做什么,反正人在这,慢慢解决剩下来的事就好。

 

“感觉如何?”叶修问喻文州。

“有点可惜呢,本来想抓住叶前辈的弱点,没想到先给人利用了。”喻文州耸了耸肩。他挺想看叶修暴怒的样子的,平时在公司为了抢项目提成互相较量算计,他都没见过叶修彻底失控的样子。

“你在他面前也是喊我叶前辈?”叶修挑了挑眉,他在公司都没听过喻文州这么喊他,而现在听起来也太可爱了。

“当然不是。”喻文州弯了弯唇角,岔开了话题。“你们这是在闹分手?然后把我扯进来?”

“他单方面想分手而已。”叶修有些头疼,他知道王杰希大概是厌烦被名为爱的镣铐锁在原地了,谁让他们的在一起其实源于一次赌约,但是叶修假戏真做了,他怎么会轻易放王杰希走。

“那有必要弄这么一出么?”喻文州都要惊叹王杰希清奇的脑回路了。

“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分手也一样,他给不出我令我彻底死心的答案,我不会答应分手。”叶修突然觉得瘾劲有点上身,掏出烟盒看了看,还剩了两支烟,递了一支给喻文州。

喻文州明白叶修的意思,他们都不是得到模糊拒绝就放弃的人,总是会寻根问底。他接过叶修的烟,想了想笑了:“那不然跑路?”

“他又不是小孩子,怎么会为了一段感情放弃他在这座城市打拼下来的一切。”

叶修掏出打火机点燃自己嘴里的烟,然后用叼在嘴里的烟去给喻文州点燃。

“所以你抽完这支烟,有多远给我滚多远,要搞定一个王杰希对我来说就很麻烦了。”他低声对喻文州说,听起来像威胁。

“不要。”喻文州在叶修动怒前,先笑了出声,听起来很愉悦的样子。“我现在除了对叶前辈很感兴趣,对杰希也很感兴趣啊。”

 

 

“上午的盘结束了吧,”叶修推开了书房的门。“距离下午开盘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来谈谈。”

“三个人?”王杰希坐在人工力学的转椅上转过来,看到在房门前站着的两个人,他挑了挑眉。

“对啊,杰希,你该不是以为那么点东西就够了吧?这交易完全不公平,所以我不会说交易结束了的喔。”

 

 

 

 

fin

评论(27)
热度(266)
© 殷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