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阵磨刀
拖延症重症患者,寻求积极治疗
 

【黄王/16H】梦中人

ooc

黄王跨年活动

 

 

很多人不知道,黄少天是有超能力的,不过就连黄少天他自己最开始也不知道自己有超能力。

 

幼儿园的小孩是会被要求午睡的,即使是每时每刻都精气神满满的黄少天也不能例外。他抱着软呼呼的小被子眨巴眨巴打量对面床小伙伴流口水的睡颜,当幼儿园老师的视线望过来,他才舍得闭上眼睛装睡,不过大概是枕头太舒服,装着装着他也睡着了。

 

他迷迷糊糊地来到一个无比陌生但美好的地方。蓝澄澄的天空下,圆圆的小脑袋上反扣着黄色的小帽子,他背着去春游的蓝色小背包站在田间小径好奇张望。路旁摇曳的花是用糖浆浇成的,远处的香草味雪糕山散着冷滋滋的甜,牛奶泉咕咚咕咚地冒着泡,云朵般的棉花糖飞到他面前叫他上来。噢他知道这是什么,是老师说的大圣的筋斗云!他连忙用小胳膊小腿爬了上去,棉花糖等他站稳,就咻地一下子飞向远处的目的地。等他下来的时候,棉花糖座驾已经被富有好奇心的他咬了好几口,他心满意足地蹦了下来,抬头就看到小伙伴正抱着奶油蛋糕吃个不停,而且这块奶油蛋糕正是从旁边用巧克力做栋梁的蛋糕屋拆下来的。

 

难怪睡得流口水,黄少天恍然大悟。等等,也就是说他进到小伙伴的梦里了?

 

黄少天没有贸然上前惊扰吃得欢快的小伙伴,而是悄悄用手指饼做的手杖向香草味的雪糕山进发。毕竟夏天,当然是要去吃雪糕啦!

 

等到睡醒的小伙伴神神秘秘地和黄少天分享这个甜蜜的梦,黄少天才明白自己是真的无意识进到小伙伴的梦里了。

 

他还小,没能完全掌握自己的能力,所以他一路长大,一路也磕磕绊绊进过不少人的梦里,去到过有着玻璃鞋的黄金宫殿,在荒野郊外被留着长辫子的僵尸追着跑过,跳过东非大裂谷去看地球核心,还试过在闯进战火纷飞的战场后全身而退。直到他打起网游进了战队,遇到神秘的方世镜,在方前辈的殷殷教导下,他才完全掌握。

 

黄少天很少用这超能力,因为他无意窥窃什么,不过他偶尔也会用用。比如现在,他看着隔壁睡着四号队友的房间陷入了沉思。

 

世邀赛赛前集训忙碌紧张,每位队员都超负荷地承载着压力,王杰希更是这样。

 

被要求放开打,说起来轻巧,要做到却不是容易的事。他的年龄,他的意识,他的手速,都不是可与以前比拟的。带着镣铐跳舞了那么久,突然叫他脱掉镣铐,竟会让他一时之间连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摆,毕竟感觉太轻,轻得仿佛要脱离地心引力,况且常年压抑打法的意识也不是一时半会能改变。

 

另一方面配合他的队友压力也非常大,作为对手的分析是不少,但作为队友的配合还没磨合好,就比如张新杰还没适应王杰希天马行空的飞行轨迹,日常在治疗还是放弃治疗中纠结。

 

打得实在是别扭,王杰希叹了口气,放下握着鼠标和按着键盘的手,说了句抱歉,离开座位。看到王杰希推门离开训练室,从梦外的世界来的黄少天从一直藏身的暗处走出来,慢慢放轻脚步跟了上去,他可不能让王杰希发现异常。

 

王杰希有些疲乏地站在洗手池前,弯下腰用手将透明微凉的水泼到脸上,被沾湿的额发可怜兮兮地垂下,泛着水光的唇莫名透着点白,让他看起来有些狼狈,也让后跟进来的黄少天心疼。他伸手轻轻环住王杰希的腰,俯下身与他胸背相贴,身体的热度透过薄薄的衣料传过去。

 

王杰希先是微微一惊,但熟悉的六神花露水香味让他意识到这个突然抱住自己的人是黄少天,原本紧绷的身体和神经一下子就放松下来。“偷跑出来没事吗?”他轻声问。

 

“怎么觉得我是偷跑出来的呢,在你心里我是这么坏的么?我们队比你们队早打完些,在那边看回放边交流呢,我正好看到你出去,想着反正也是中途休息,就出来找你了。”黄少天附在他耳边说。

 

“我影响到你了?”王杰希声音略微一沉。他知道自己最近表现得不太好,是也引得黄少天担忧让他跟出来的吗?

 

“你别生气,我只是想给你做个手操。”黄少天连忙抓着王杰希的手,把他的手握进手心。“我不担心你做不到,只是有些你没注意的细节,我想帮你注意到。你最近没好好做手操吧,手不觉得疼么?”

 

王杰希一愣,突然觉得黄少天宽大的掌心的温度令他仿佛感受到何为冬日暖阳,手劲一松,任由黄少天拉着他纤长白皙的指按着步骤给他活动手指。

 

“不然容易抽筋哦,好了,放你回去吧。”看王杰希情绪重新恢复稳定,黄少天在他颊边偷了一个吻。“你先回训练室,我晚几分钟再回去,免得那帮单身狗嘀嘀咕咕。”

 

王杰希轻笑出声,他点点头先行一步。

 

 

黄少天目送王杰希回到训练室,训练室门悄无声息地阖上。

 

突然破裂的墙壁上出现黑洞漩涡,长长的通道逐渐崩塌,落石纷纷砸下。黄少天舒了口气,他插兜站在这暗无空间的最后一块砖上,昂着头眯起眼看顶上的变化。

 

天花板碎裂后露出墨蓝的天幕,沉得叫人喘不过气,弯似刀的月亮诡异地迅速升至海平面,遥遥望去竟是悬在大海旁一座高高的悬崖上,无数砂砾构成的沙滩一眼看不到尽头。

 

冰冷的月光像镭射光一样照在黄少天前行的路,他抬眼一看是通往悬崖的路。路旁影影绰绰的阴影随风摇晃,仿佛在暗示无法想象的危险。

 

明知山有虎,又何必偏向虎山行呢,只要换条路能到达目的地的话。黄少天闲庭信步地走到悬崖底下,甩了甩手臂做下热身运动,就干脆徒手爬上去。说起来在梦里,他做过的极限运动也真是不少。

 

黄少天爬得不算快但很稳,在山石嶙峋的山崖斜面仔细地辨别攀爬的路。梦里的他不知疲倦,胳膊的肌肉随着他反复攀爬的动作绷出好看的线条,汗液流过他锐利明亮的眉眼也无法让他停歇。

 

手指抓住悬崖平面的那一刻,黄少天松了口气,以为接下来能看到王杰希在等他。虽然这里的月亮不是很美,不过对的人在身边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结果等他翻身爬上来,气喘吁吁地躺在地上好一会,也没见王杰希过来拉他起身,也就只好自己起来,结果抬头一看傻眼了。

 

在空荡荡的悬崖上,除了他再也瞧到第二个人影,只有个黑沉沉的棺材半身留在悬崖半身悬在空中。黄少天倒吸一口冷气。王杰希的梦是什么情况啊?这也什么逻辑啊,摆个空棺在悬崖边上是要干嘛?

 

海浪沉默地拍打着峭壁,也吞没了黄少天呼唤王杰希的叫声。在无其他线索物的清下,无奈至极的黄少天只好走到棺材旁,死死地盯着它做心理活动,没什么好怕的,说不定王杰希就在里面呢。他做了完全的准备,深呼吸蹲好马步,手臂谨慎地举至胸前,结果还没怎么用力,棺材盖就被他推开了。

 

黄少天屏住呼吸往里一看,一直悬在半空的心放了下来。王杰希侧着身睡在堆满箱底的天鹅绒里,重重玫瑰花瓣覆盖在他半赤裸的身体上。看起来像童话故事,只是王杰希究竟是白雪公主,还是睡美人呢?

 

左看右看也找不到能充当苹果的物件,接下来大概是要上演睡美人的剧情,在吻醒王杰希的时候迎来美好结局,他想。

 

黄少天弯下腰去亲吻爱人的嘴唇,用充满爱意的吻将他唤醒。

 

王杰希如他所料醒来,睁开眼的瞬间月光映入澄澈冰湖的眼眸中,黄少天看到了他眼里的漫天星辰,也看到了自己。

 

王杰希懵懵懂懂地睁开眼,看到出现在他梦里的黄少天,他笑着向黄少天伸出手。黄少天趁势把他拉起来,想让他离开这黑沉沉的棺材。却不料王杰希的起身令重心发生改变,棺材突然倾斜而后滑下山崖。

 

彼此的手似乎要就此松开,王杰希推了一把黄少天,黄少天却还是义无反顾地跳了下来,要牵住王杰希的手。

 

王杰希无奈地摇着头笑了笑,他后背的蝴蝶骨穿透皮层野蛮生长,生成华美圣洁的羽翼。他展臂拥住黄少天,凌空和他接吻。

 

一丝初升的日光刺破连天的夜幕,梦似乎该醒了。

 

王杰希在明媚的阳光的笼罩下醒来,他揉了揉眼睛,伸着懒腰想起昨夜的梦,都是好预兆,于是乐不可支地笑了起来。

 

洗漱完换好衣服直接出门,看到黄少天站在隔壁房间的门前等他,王杰希走过去拉住他的手。

 

再艰险的困境,你也会出现在我面前,而只要有你在就没什么好怕的,所以一起走吧。

 

 

fin

评论(3)
热度(146)
© 黑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