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虎】虎杖悠仁中诅咒了

有伏虎、钉虎(百合)、五悠、宿虎

OOC

剧情梗概:虎杖悠仁中了变成女孩子的诅咒

 

------------------------------


跃至空中把咒灵击杀的虎杖悠仁轻飘飘地落回地面,他正兴高采烈地想转头和小伙伴分享胜利的喜悦,就被胸前突如其来的沉重压得身体前倾,下意识低头一看,禁不住惨叫出声:“哇!发生什么事了?!”


钉崎野蔷薇被虎杖喊得脑仁疼青筋冒,一边收起咒具,一边不耐烦地走过去:“莫名其妙叫什么啊?”


虎杖眼眸含泪地转过身向可靠的小伙伴求助:“钉崎,怎么办啊,我好像变成女孩子了?”


钉崎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穿着有红色兜帽的高专校服的樱粉色头发的少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性别转换原因,身高大跳水变得只比自己略高些。她迟疑了一下,伸手狠狠地掐了把少女柔嫩的脸颊。


“哇钉崎,好痛啊!放手啦!”虎杖试图从钉崎的“暴行”中挽救自己,捂着自己被捏得泛红的脸想要躲避,而不是拍打她的手。


“不是梦啊。”听得少女连连喊痛,钉崎才回魂般收回手,指尖还残留着方才如果冻般柔软有弹性的肤感。


“觉得是梦的话,为什么不是掐自己啦?”虎杖忍不住吐槽。


“掐自己会痛啊。”钉崎理所当然地说。“发生什么事,你怎么莫名其妙变成女生了?”


“我也不知道啊。”虎杖摊手,一脸茫然。


“虎杖应该是中诅咒了。”伏黑惠终于插入话题。他站在钉崎身后,偏着头说话不看她们。


“诶!还有这样的诅咒吗?”虎杖大惊。天啊,怎么会有这么恶趣味的诅咒?!这种诅咒有什么有用啊?又不能伤害到人!不对,它在精神上伤害了我。他沉思。


“是什么时候被诅咒的?”钉崎问。


“啊不知道诶,”注意到钉崎头上的黑线,以及一脸恨不得给她来上一拳的表情,虎杖连忙深思自己是不是有错漏的细节。“除灵的时候真没觉得身体有哪里不对的,是打完架之后……”


“嗯?什么?”钉崎疑惑,注意到虎杖悄悄消声。


“就……胸前突然变得好重,才注意到的。”虎杖小声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跳跃落地时胸前两团脂肪震动,好像和身体分离的感觉,太奇怪了。


钉崎愣了一下,视线随着虎杖的话转向少女的胸口,被完全称得上波涛汹涌的高耸弧度惊得倒抽一口冷气,宽松的制服完全被前胸高高顶起。好大。连她也忍不住感叹。这么大,这合理吗?!


“如果是那样的话,说不定是最后那只咒灵搞的鬼。”伏黑根据虎杖的话推测道。


“那它已经被我们祓除了啊!”虎杖先是一喜,接着又有些茫然。“那为什么诅咒还在生效?”


“可能是诅咒的咒力还没消失。”伏黑猜。


“诶,那怎么办啊?”


“额,回去问老师怎么解决吧。”沉默了一下,没能想出处理方法的伏黑无可奈何地说。


“那我们现在就回学校吧。”虎杖连忙说。


“不行!”钉崎大声说。“虎杖你先跟我去商场买点东西。”


“诶!钉崎想逛街么,下次再陪你吧,我想先回学校。”


“才不是!”钉崎看着虎杖困惑的表情,感觉自己要被这笨蛋气死。“白痴,去买件内衣啊!你打算就这么真空回去吗?!”


“啊……不要了吧。”虎杖忍不住拒绝。变成女孩子,还要穿女孩子的衣服,也太可怕了。


“什么叫不要啊,你看看自己的尺寸,怎么可以不穿!”钉崎训斥。“不要忘了我们今天出任务的时候提前让伊地知先生回去了,等下是坐地铁回学校。”


虎杖被说得哑口无言。


伏黑飞快地扫了虎杖一眼,被呼之欲出的胸围烫到似的,隐藏在黑发下的耳垂变红了。他想起自己今天白衬衫打底,当机立断脱下自己的高专校服上衣扔给虎杖。“钉崎说得没错。先穿这个挡挡,然后去商场吧。”


被伙伴敲定行程的虎杖只好乖乖听话跟着走。他看着伏黑和钉崎走远的身影,连忙想跟上,就被因自身变得娇小而不合脚的鞋子绊了一脚。


“等等!”


“又怎么了?”


“鞋子不合脚,让我系个鞋带。”虎杖想要蹲下,被胸前被地心引力牵引向下的重量骇住,迟疑地定在原地。


伏黑看出虎杖踌躇的原因,他让钉崎先去打车他们晚点跟上,走过去蹲下帮虎杖系紧鞋带还挽高过长的裤脚。


虎杖低头盯着伏黑后脑翘高的发梢,莫名想起在被开玩笑时他会毫不留情地给自己后脑勺来上一掌,忍不住内心感叹伏黑对女孩子比较温柔。


 


他们三人打的士直奔商场。


一进门,钉崎就熟门熟路地领着虎杖找导购小姐量尺寸。伏黑稀里糊涂地跟在后面,被面前琳琅满目的商品晃花了眼,才反应过来到自己已经进到店里面,但又不好意思刻意出去,只好瞄了瞄周围环境,找个没什么人的角落默默坐下。


虎杖红着脸被导购小姐用软尺量来量去,他全程不敢低头,像提线木偶一样按着导购小姐的要求抬手放下,听到报出的尺寸数值也是一脸懵懂,显然不懂那代表的含义。


站旁边的钉崎已经做好要照顾这个显然还不知所措的家伙的准备,听到导购小姐报出尺寸后,直接把人推进更衣室,要虎杖在里面呆着。反正那个笨蛋又不懂,还是她来挑吧。拿什么穿什么,不准不乐意!


虎杖捏着那软软的衣物,听到钉崎递了东西进来后就帮关上门啪的一声,意识到狭小昏暗的更衣室又剩他一人,紧张得狂咽口水。怎么办,刚才有句话他没敢说出口。他不知道该怎么穿啊,虽然在寝室张贴着詹妮弗劳伦斯的比基尼海报,但不代表他就对这类衣着有所了解。毕竟他喜欢看,不代表他会想穿啊。


他鼓起勇气去看钉崎给他挑的内衣,大概考虑到他其实是男生,没有蕾丝花边之类的装饰,颜色也是很朴素的黑,这让他感到好接受些,并且很快就弄懂大致的穿法。他闭着眼脱下自己的高专校服,摸索着把吊带提到自己肩上。


“小鬼,发生了什么事?”两面宿傩突然在虎杖的脸上裂开眼睛和嘴。他在生得领域百无聊赖地昏睡,醒来发现小鬼的身体和灵魂有不相容的异状,这才出来看看。


“啊,不要这时候出现啊!”虎杖惊声尖叫。


两面宿傩被虎杖的惊慌失措的尖叫吓了一跳,刚想讥讽说些什么,猩红的眼球被更衣室内的穿衣镜内上半身一览无遗的肉色春光转移注意力。


“额……你中诅咒了?”诧异过后,宿傩一时想不起自己方才讽刺要说的话,干巴巴地问。


“对啊,快闭上眼!流氓吗你。”虎杖气急败坏地低吼,手忙脚乱地扯起背后的带子想要扣上。这时他还听到伏黑在一门之外的有些紧张的声音。“虎杖,怎么了?!”


虎杖赶忙说什么事都没有,没听到伏黑的回应,正有些担心地想开口搭话,就听到导购小姐在外面说话的声音。


“小哥,里面是你的女朋友也不能随便进去啊。”


“但是……”


“没有但是,顾客有什么问题,让我们来处理就行,你还是在外面稍等一会吧。”


听到逐渐远离的脚步声响起,虎杖情不自禁地舒了一口气。


“这么弱小的诅咒你怎么还能中招?太令人不愉快了。”被指责成流氓的宿傩不爽地在他脑海嘀咕抱怨。


“弱小你就帮我处理啊!”虎杖咬牙切齿。被看光的人还没表达不满呢。


……只剩残余咒力的诅咒有什么好祛除的。宿傩啧了一声。他又不是咒术师,干嘛要帮小鬼解决。“你还是快把衣服穿上吧。”


虎杖露出被戳到痛处的表情,气鼓鼓地在原地跺脚,最后心不甘情不愿地小声说:“我不会啊。”背后的扣子怎么都扣不上。


宿傩这时候也说不出话来了。小鬼这是在向他求助吗?抛下自尊的求助固然令他感到愉快,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穿啊,现代人的衣着可不在他经验范围之内。


幸好这时候等得不耐烦的钉崎来敲门,打断这令人尴尬的沉默。


“怎么还没出来?”


“……扣、扣不上。”里面传来虎杖欲哭无泪的声音。


啊,对哦,这个笨蛋不会穿,应该挑前扣式才对。钉崎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但她懒得换了,直接让虎杖开门让她进去。


“诶……”


“闭嘴,抬手,弯下腰。”钉崎命令道。


“不是再扣下扣子就行了吗?”虎杖闭着眼睛僵硬地按着钉崎要求去做,满脸通红地问。


“才不是,你都没穿好。”钉崎忍不住翻白眼。拜面前的少女的身高缩水了不少所赐,她不用费劲抬高手,纤长的手指细细调整内衣的位置让其发挥好托起的作用,然后才去扣黑色细长带子上的三排扣。


虎杖感觉这穿衣过程犹如酷刑,好不容易熬过一波,正想去拿挂在衣架上的高专校服,就被身后女孩子有点惊讶的声音和微凉的指腹在腰间轻轻滑过的触感弄得浑身颤栗。


“咦,原来你有腰窝。”


虎杖感觉耳边响起水烧开的鸣叫声,大脑霎时像气球一样升至空中嘭得炸开,害臊得急忙把钉崎推出去,不顾钉崎反应过来的骂声,急冲冲地把衣服套上,终于出来了。



 

终于踏上学校归程,虎杖心下松了一口气。不知道是不是正赶上下班的时候,乘坐地铁的人变多,人挤人的情况也变得常见起来,连他们三人都被挤得分散开。


真的好挤啊,是不是应该在外面吃完晚饭避开晚高峰再回去比较好。虎杖浑然不知危险地感慨。


伏黑眼神冰冷地盯着站在虎杖身后的上班族成年男性,贴得太近了,虽然很挤但显然没到要被迫维持宛如情侣般的过近距离。他出声唤他,示意有位置让他过来自己这里。“虎杖,过来!”


虎杖循声望过来,明白伏黑给他留了位置,欢快地挤了过来。


伏黑狠狠瞪了眼脸色发青的上班族,握住虎杖的肩要他转身背对自己站好。傻瓜,不要面对面地站啊!他内心恨恨地说。


他伸长手臂从虎杖脸颊边穿过撑在车厢墙壁,给身前完全没有自己现在是女孩子意识的家伙留出一个方便站立的空间。


地铁走走停停,人潮变得拥挤,慢慢地又变得稀疏。傍晚时分,他们终于离开地铁站,踏上回高专的半山小径。


伏黑一直提心吊胆的心情也总算松懈下来,刚才人多的时候他被迫和虎杖贴在一起,柔软轻甜的熟悉香气穿过微小的距离钻进鼻间,让他差点当场石化。


现在想想那股味道是什么呢?伏黑看着樱粉色头发少女迈着轻盈的脚步走在最前,钉崎走在后面的画面,隐隐有些恍惚。啊,是水蜜桃的味道。他突然想起,当时和虎杖去超市采购生活用品,有一款水蜜桃味的沐浴露刚好在搞特价活动,就一人一瓶买下来了。


原来桃子的味道是这样啊。伏黑低下头笑了笑。明明自己也用的同款,怎么平时就注意不到,虎杖和自己勾肩搭背时闻到的香气也是这样呢,但他都没有太多心思一探究竟。


直到今天……原来他早就将那股味道记在心里。

 


 

忙里偷闲的五条悟在学校门口等候多时。他接到伊地知的消息知道学生们出完任务后自己回来,但似乎是出了什么事,离预计归来时间晚了好久都还没回来。


他没个正形地靠在墙边玩手机,突然余光扫到一抹樱粉色。


“悠仁,你们终于回来啦,老师等你们好久了哦!”五条转过身露出笑容,向终于回来的学生热情打招呼。


“五条老师!我们回来了!”可爱的学生兴冲冲地回应他。


转过身来的五条悟嘴角挂着一如既往散漫的笑,但眼罩下的眼睛流露出惊奇的意味。最捧他场的学生还是那么可爱,但明显娇小玲珑凹凸有致的身材变化让他有些惊讶。


“老师,我中的诅咒能祓除吗?!”可爱的学生仰着脸向他求助,眨巴着亮晶晶的琥珀眸子,像只讨要主人怜爱的小狗。


“哈……原来还有这样的诅咒吗?”五条悟兴致盎然地弯下腰凑近不设防的学生,食指一勾拉下他的黑色眼罩,冰蓝色的眼眸将他稚嫩柔润的脸庞映入其中,宛如在阅读一本颇为有趣的书,澄澈的眼中出现愉快的笑意。


“不用祓除,”他笑嘻嘻地宣布,吐露出的温热气息落在和他极近的学生脸上。“残留的咒力大概明天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到时候会恢复正常啦。”


“太好啦!”虎杖欢呼雀跃。他终于安下心来。有老师这句话,他就不用担心啦!


接着他就被火冒三丈的钉崎扯离原地,拽到一旁接受教训。“五条老师没有距离感就算了,你现在是女生,要懂得保持距离啊!”


虎杖当然懂得男女有别离,但本来是男生的他和同性就没太多距离意识,即使现在变成女生,他一时也反应不过来。“明天就恢复了啊。”他可怜巴巴地捂着脑袋求饶。


“是呢,明早就会恢复呢。”五条悟轻飘飘地重复了一次,大步走过去环住自己可爱的学生的肩,当面调出手机摄像头问他:“悠仁要不要拍照留念啊,毕竟是很有趣的经历呢?”


虎杖愣了一下,被五条悟说动。他虽然有些尴尬自己突然变成女孩子,但并不等于他讨厌这次意外。手机屏幕里拍摄中画面的女孩子冲自己露出甜美明媚的笑颜。


“好啊!”他略略歪头笑着说。


五条悟愉快地收下和可爱学生一同拍摄的照片。当然不止他和悠仁的,无力阻止的钉崎和伏黑也出现在这次意外经历引发的纪念拍照里,这些有趣的照片躺在手机相册成为他珍贵的宝物。


“说起来,变成女孩子的悠仁的头发有些长呢,感觉可以扎起两个小揪揪,会很可爱呢。”五条悟触碰少女落在颈后的柔软发梢。


“那就要买发圈吧。”虎杖跟着他的思维走。“哎呀,还是不要了,反正明天就都用不上啦。”


“……都?”五条悟注意到虎杖的用词,若有所思的目光在他身上流转,瞬间明白虎杖的言下之意。


“真是辛苦了,早点回去休息吧。”他揉乱少女的发,终于舍得放开自家可爱的学生。

 


 


终于回到寝室的虎杖面临新的难题。


他是直接睡觉呢,还是洗完澡再睡?他当然习惯洗完澡再睡,只是今天情况有些特殊。或者明天再说反正第二天就会恢复呢,但是晚上不洗又会感觉很奇怪。他心中的天平摇摆不定。


沉吟再三的虎杖决定像今天更衣室那样闭眼作业。但当他站在浴室里准备将自己脱个精光的时候,才想到贴身衣物他可能不会脱。 


钉崎是怎么帮他穿的?虎杖想不起来。


“小鬼你又怎么了?”被虎杖内心碎碎念刷屏到烦躁的宿傩在他脑海里问。


“……今天买的衣服应该怎么脱?”虎杖低声问。


宿傩一脸无语。他怎么不知道原来这家伙这么愚蠢,但考虑到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他会被一直无意识骚扰。


“蠢死了,不准叫,也不要说我耍流氓。”宿傩威胁道。平直的背上裂出两道口子,两只健硕的手臂从中伸了出来,轻松地解开那两道细长带子的扣。


虎杖感到胸前紧裹的衣物终于松开,呼吸也变得轻快起来。他露出如释重负的笑。


背后完成任务的手臂慢慢消失。“快洗洗睡吧,吵死了。”宿傩不屑地说。


虎杖心情极好,难得不跟他闹。


 

 

第二天。


收到要接新任务消息的三人组在教室等五条悟的到来。


虎杖一见到迟到的五条老师就冲了上去。“老师,我还没恢复啊!”他紧张兮兮地抓着老师的衣袖,那是无意识的依赖。


“喔?”五条悟有些惊讶地吹了声口哨。他俯身观察自己学生身上的变化,单薄的唇勾起轻佻的弧度。“悠仁干脆就当老师的女朋友吧,这样就不用担心变不回来的事啦。”


“诶,老师不要开玩笑啦!”


“玉犬!”


“我的钉子呢?!”


“不要打小鬼的注意!”



Fin

 



提问:

第二天的悠仁学会贴身衣物的穿法了吗?不会的话,他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呢?


评论(26)
热度(2991)
  1. 共120人收藏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