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解忧,唯搞老王
走位飘忽,混乱中立
热爱挖坑,填坑另说
末流写字,污懒慢渣
我王,王右
 

【路人王】TRADE

ooc
########

窸窸窣窣地从床上起来,赤 裸的皮肤摩擦光 滑的床单,被折 腾到半夜的疲 累自筋骨蔓延到全身,被反复穿 刺的激烈快 感仍残留在体内,转化成诡异的空 虚。

王杰希弯下腰捡起昨天扔到床底下的队服短袖衬衫,领口的纽扣经过猛力拉扯后摇摇欲坠地挂在上面,注意到这点,灰蓝的瞳孔隐隐沉寂了颜色,伸指抚过又略开理顺一夜未折叠形成的衣服褶皱,才起身穿衣,套头把衣服穿进去,伸臂穿过衣袖,衣摆一点点顺着流 畅的腰 线下坠,遮掩掉吮 吻 舔 咬 留下的痕迹。

可能是太累了,系好衣扣站起身时大腿还在发抖,腿部内侧皮肤上被捆绑留下的擦 痕还没消去,印在脚踝处的指痕淤青因为冷白的肌肤底色分外显眼,幸好将扔在床底的运动长裤套上也能全部遮掩,最后捡起被扔在房门不远处的队服外套穿上,长长的袖口正好盖过手腕处被捆 绑出来的红痕。

用衣服密不透风地藏起所有秘密,一出门后,他又是那个不易接近的王杰希。

王杰希垂下眼,又抬起眼,眼里的冰湖恢复成平静无波,覆盖掉昨夜的波涛汹涌。

一支白到有些透明的手摸上他的腰。“你要去哪?我说了你可以走了吗?”

王杰希转过头去看那个人,他紧抿着唇,但脸上露出有些顺从的神色。他很清楚,床上的那个人是微草最大的投资商,他不能得罪他。

“昨晚表现不错,和之前相比,坚持的时间变长了。”那个人笑着夸他。“看来你有听我的话去锻炼。”

王杰希不予置否。

那个人很清楚王杰希在床下和床上的不同,对于王杰希的这种反应,他也没有动怒。

“过来吧,把衣服脱了。”他笑着说。

fin

评论(18)
热度(247)
© 殷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