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解忧,唯搞老王
走位飘忽,混乱中立
热爱挖坑,填坑另说
末流写字,污懒慢渣
我王,王右
 

(1)

他仿佛溺水的人见着浮木一般攀着身上人的肩背,双腿缠在人的腰间,生怕被潮水吞没似的。

但他确实是在被潮水吞没,这场洪灾是由身上人施予的。

爱如潮水。

欲是红潮。

 

(2)

呼吸不畅,气息凌乱。

竭力想要维稳的声线,无意泄露的呻/吟。

逗弄的取笑,身体交/合的撞击。

一听就知道在做什么事了。

他听着话筒传来那边的声响,面无表情地挂掉电话。

两个人的声音,他都熟稔得很。

一个前男友,一个现男友。

他早就该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了,想起现男友之前仿若不经意的关于前男友的询问比较,他露出苦笑,真是辛苦现男友委屈自己当他男朋友呢。

他只不过是踏板,平凡平淡平庸平平无奇都可用在他身上。而那两人却是水平相当,匹配地足以被称为天生一对。

手机铃声惊慌失措地响起,他看着屏幕中央跳动着前男友的手机号码,沉默了一会,卸掉手机壳取出sim卡,随手一抛送进路旁垃圾箱。

再见吧,

或者说,再也不见。

 

以工作忙为由而许久没联系的恋人突然发短信说想明日下午4点在某咖啡厅见面。

思念已久的人一口答应,特地调整工作安排只为赴约。

满心欢喜提前到达,没想到恋人半小时后姗姗来迟,而且身旁还有个人。

“我和他在一起了,所以分手吧。”恋人刚一落座,就直接明了地说。


欢喜化为羞辱,恼怒之极的人静了半晌,看了眼置在桌面的两杯掐着时间点单而现在却早已凉透的咖啡,他快手拎起杯把冲着现在是过去式的恋人狠狠泼过去。

“你发什么疯,不知道什么叫好聚好散吗?”恋人被气到不行,身旁的人赶紧帮他擦拭衬衫上的污渍,边好言相劝,只是眼角嘲讽的笑意怎么也藏不住。胜利者的骄傲。

“我应该重新点一杯滚烫的来泼你才对。”他站起身,声线和消极冰冷的情绪一同沉到底。“如果是分手这种无聊事,你应该直接发短信告诉我,而不是约我出来浪费我时间。”

 

任务系统背景。

被迫接受主脑发布的强制性任务,a需要穿越到不同的世界,在一次次穿越里找到自己的爱人b并将其救出,如果失败,则进行下次穿越,直至任务成功。要在陌生的世界里存活已非易事,在偌大的人世里找到b更是难事,而若b深陷苦难要将其救出更是难上加难。

a失败过无数次,比如没能在异世存活,没认出b,和b错过,意外害死b,看着b在面前惨死而自己无能为力,救出b前因意外功亏一篑等等。

a承载着每一世的记忆穿越,叠加的失败给予他的挫败感让他无比痛苦,五花八门的目睹自己和b的死亡场面的记忆更让他痛苦得自残甚至自杀来试图摆脱这场没有尽头的噩梦。

颓废了许久的a在一次穿越,看着爱上他的b在被不接受异样情感的愤怒众人送上绞刑架时还坚强地露出微笑安抚他,a泪流满面。

和知道自己使命的a不同,b是没有任何使命和前世记忆的,但他受a的牵连,在不自知的情况下一次次穿越,遭受各式灾难。

a想明白他再不拼搏,b就要陷入一次次惨死并且永远无法停止的结局,于是a即使再痛苦也一次次爬起来,直到终于救出b,两人才得以解脱。

 


a和b是年少在杂志认识的笔友,两人互有书信来往,然后从交流读书意见逐渐到包括生活琐事,这时两人是友达以上恋人以下的暧昧期,一次b夸a的字很好看,于是下次收到a的信除了原有的书信还夹了a练古篆的字帖,并且收了不少,直到因为升学压力还有家庭搬迁,两人才断了联系。b的表哥c去b家翻出字帖问是哪个火辣小姑娘给寄的情书,b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后来a和b考上了两人以前书信里憧憬过的大学,进了同一个专业,两人互有好感成了恋人,a和b课外一起学小语种(大概是学霸的情趣?),然后一次班级聚会,b仗着大多数人听不懂,大庭广众一本正经用极少人懂的语言给a唱小黄曲,曲子很明快,声音很苏,人人快把b夸上天,而a被撩得脸红耳赤但没法炸毛。

后来a去b家玩看到a收藏的字帖,有些惊讶地说这不是我以前小时候的笔迹么?

b愣住,突然明白为什么他们能那么快就情投意合,了解彼此。

兜兜转转,缘来是你。

 

ab网上相识相恋,a很喜欢b,对b各种好,而b渣,一边和a柔情蜜意,同时一边花a的钱到处花。东窗事发后,b果断分手,先发制人侮辱a,说以前是看a可怜才答应在一起,a根本配不上他。a黑化,认识到以前的自己爱得像条狗,不爱了。a是电脑技术宅,先前b花a的钱时,a知道b的各种个人信息,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什么的,a就用自己掌握的黑客技术通过身份证号码去查b的各种信息,威胁会去把信息公开,让别人看看表面完美的b的内里有多肮脏;然后又用电话号码去定位b,打电话发短信去恐吓他,b被拿捏着把柄不敢报警,也不敢出去泡,只能日复一日地蹲在家里,最后差点被逼疯。a收到b的哭求电话,知道他的心理防线崩溃了,满意收手。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1.渣人者总被教训
2.要注意保护个人信息

 

a和b是高中大学同学,且暗恋b多年。b基本没什么空窗期,现任换得很勤,所以a没正面表白过。b知道a的心思,但他没疏远a,而是一直吊着a。

b这次被甩,心情郁闷去酒吧喝酒泄愤,喝到半醉,一个人没劲,就把a叫过来陪酒。a听b一时颠来倒去絮絮叨叨自己有多爱前任,一时列举罪证前任有多不好,嗯嗯应几声然后陪他灌酒,喝得脸红人晕。a陪着b痛苦,痛苦自己一直被这个花心的人放置在安全距离,不能得到。a思绪漂浮,突然想到“安慰失恋的人有效关心不是告诉他天涯何处无芳草,而是陪他发泄,正想自己做得怎样,又想若是问他需不需要新恋情,他可以自荐,这样算不算有效关心,然后意识到会这样想的自己真的很贱。

之前点的酒被喝得七七八八,b说没喝够,a准备去再叫点。突然c出现,拎着一杯调酒说送给a,a喝得有点断片,傻乎乎地接受,c见状干脆强吻告白,说他入学之后就关注着a,知道a没在交往的对象,要a接受他。

“………”(这是懵逼的a)

“………”a居然被人瞧上了,以后还能吊着他吗?噢,c在看我,这是挑衅的意思?(这是半醉的b)
“………”呵呵,b看什么看,以后a就是我的人了(这是特意选择b在场时对a告白的c)
后续:各种修罗场后,a喜欢上c,于是c抱得美人归。但是相处后,c发现自己喜欢的是a喜欢b时的痴情,a转为喜欢他让他觉得a变了,于是c要求和a分手。(喜欢这样的结局吗?

 

受(嫌弃推):你能不能不叫我小孩,还有别用抱小孩的姿势抱我。

攻:你比我小,叫你小孩有什么问题?

受:我又不是你生的,干嘛非要喊我小孩= =

攻:(帮解衣服扣子)……你要是我生的,我才不会对你做这样的事。

 

Q:你到底喜欢他什么?

A: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告诉你让你喜欢他,然后撬我墙角吗,嗯?(挑眉)

 

兄弟年上


知道和直面是两回事。

画面比文字更有冲击力。

当那人内心最深处的黑暗记忆在他眼前重演上映,恐惧的浪潮瞬间将他淹没,歇斯底里的尖叫冲破喉咙。

手边的可乐杯被推倒跌落到地面,蔓开一地的水,惊恐地后退却被身后的椅子绊倒狼狈地跌倒在地,钝痛从尾椎处开始灼烧,却无法驱赶令人害怕的画面,无意识地往后挪动,却撞到了背后冰凉的墙壁,无路可逃,看着满手鲜血的人狂笑着向他一步步逼近,嘶哑尖叫、无力颤抖。

“哥哥、救我…救我!”
      

温暖的拥抱,有力的臂膀,低声的安抚,笼住这副孱弱年轻的身体。

“别怕,我在,我会保护你的。”
     

平静终于降临。

一个柔软的吻轻轻落在犹自带着泪痕的沉睡的稚嫩脸孔。

“原谅我明知你会遭受这般痛苦也带你出来,但亲爱的弟弟,我们无法永远躲避黑暗,只有直面它,才能找到不恐惧它的方法。”

 

脑洞设定:金主攻x影星受

梗概:金主本身就很貌美风情,他是攻,包养影星受,然后按他喜好的,甚至是自己那套模板去调教,调教好了就养起来宠

详细:

金主长发长相偏阴柔文雅,家世优良,他爸有个成熟妩媚风情的姨太太,然后金主是被这个女人养大的,所以他也能很风情


影星是武打出道的,容貌偏硬挺俊朗,但感情戏不太好,戏路比较窄,也没什么特别好的影视资源,算是小红…


两人聚会相遇,金主看过影星的电影,对他有点兴趣,就说包养他给他资源…影星一时被金主外貌蛊惑(他以为金主是在下的)就答应了


后面金主看影星的狗血偶像戏看笑了,就教他怎么感情细腻、怎么风情(怎么教是重点),无形中也拓宽了他的戏路,于是他的星途也是越来越顺…


后面好像没什么好写了…除非狗血点,就是影星被包养的事被踢爆,金主才发现原来影星已经是自己的心尖尖(…好冷

 

一个床上场景:两人做完之后,影星开玩笑说别人都是恨不得把人养到藏起来,你倒是欢喜我出去拍戏;金主说:我乐意看你倾倒众生,反正你最深处的风情只有我能懂 


 


能get到什么萌点吗?(心虚)

 

abo

星际军部paro(?)

 

受是omega,靠着实打实的军功一路升至少将,性情冷淡,在某些方面容易妥协。

攻是alpha,同为少将,性情暴烈、大A主义,对受一见钟情。

受发情期的时候,被攻撞见,心怀诡念的攻帮受解决发情期的时候,顺手把他标记了。

两人就这么在一起了。

算是先婚后爱。

攻爱受爱得要死,在日常生活里对受可以说是极为照顾、万般疼爱,但是他在床上有个很不好的性癖,他是个性 虐 待 狂,在床上把受折腾得很惨。

受咨询过心理医生,得知在某种程度上,这也是攻表达感情的一种方式,受就半推半就地接受了。

一次工作,受因为前几天被攻在床上折腾得身体还没完全好,任务差点失败,被某个歧视omega的上级alpha狂批狠骂。

攻从旁人那边得知此事,猜到受失败的原因,很是自责。

他尝试了很多次,但还是没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性 虐 欲,思前想后,他拜托别人搞了一个项圈和对应的按钮。这项圈能在摁下按钮时瞬间产生高压脉冲,击晕带项圈的人或导致其休克。

而后攻在受生日的时候,把项圈作为礼物送了受,让受帮他带上项圈,把控制自己的权利给了受,让受控制自己。

“我竭力想要控制自己,但我还是伤害了你,对不起。我希望你能驯 服我、掌 控我,我爱你。”

梗和碎碎念


住院想到的梗

 


被生病的小护士传染了感冒。

空气传播还有吻。

小护士x病人

 

 

住了很久院还没被安排手术

原因是医生看上病人了

医生x病人

 

 

白大褂配嫩绿色衬衫

绿色……杰希

白大褂下面有穿还是没穿

污白大褂

医生x医生

 

 

医生说话的声音有点小,凑近

 
 

(还有一定的环境外因)还是听不太清,再凑近

 
 

说话的热气喷到脸上,抬眼,狡黠的笑容

 
 

医生x病人

 

 
 

#######

给我术前讲解的医生讲话声音就很小(男的,长得也算白净俊秀),可能是出于对病人隐私的尊重,讲得比较小声。

但说实话,我听得很费力。(注:我不聋)

 
 

如果不是看在他的姓让我想起小邱非的份上,我就说他了(叹气

 
 

然后我突然发现可以发散联想成梗,记下。

 

 

你瞒我瞒

关键词:利用 聋哑 渣贱

设定:
攻是中产阶级出身,一心想入上流社会,相貌英俊,擅长伪装。
受是世家出身的小公子,相貌清秀,性格善良天真,小时候出过意外变成聋哑人。

两人在大学相遇,受念的是美术系,攻念的是金融系。攻从他人口中知道受的家室和性格,认为这是一条进入上流社会的捷径,于是开始接近、相识、追求,步步为营,最后成功把受追到手。受把攻介绍给家人,攻在受和受家人的指引下开始进入上流社会,并在他人面前得以展现自身卓越的能力,一步步走向成功。在他人眼里,攻是靠受家世的势力才有如今成就,攻无法直接脱离,不甘心的攻看受越发不顺眼。

片段:
看着面前的人穿着一身明显才从外面宴会回来的定制礼服,面上依旧端着一派的风度,表情柔和,嘴里不住开合说着些什么,用漂亮的手和纤长的指构筑的舞蹈来表达他想要述说的含义。

他说,最近忙忽略你了,有没有想我?

嗯,想你。

他坐在沙发上仰望站在他面前的人,乖巧微笑点头。

看着面前人对他露出一个清浅的笑,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发,转身离开,回二楼的房间。

目送上楼梯的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想着刚才那个人的表情,一直保持着乖巧微笑的人垂下头,收紧手握成拳。

他喜欢的人真是厉害啊,能一边笑着一边说着和表情完全相反的话。对了,他嘴里说的话也和他手语表达的意思完全不一样。

他说,你怎么还不去死。

我也很厉害啊,明明用唇语看懂他在说什么,还能笑着陪他演戏。

一滴泪顺着脸颊滑落,但无人能看清他的神色。

 

 

他明明能与常人一般说话无异,但偏偏遇上那个人,遇上那个人的时候就像被毒哑了似的只见张嘴,却听不见半点声。

你疑惑地看他,他抬了抬嘴角,望向身旁的人,凄凉地笑笑,你才恍然。

他和那个人长得那么像,表情寡淡些就活脱脱是同一个人,但对于身旁的人来说,还不够,那个人的声音更柔和清亮些。

于是每每听着他说话,身旁的人便忍不住皱眉。

他见的次数多了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于是当那个人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就习惯性地没了声,乖乖当个哑巴。

评论
热度(31)
© 殷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