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
 

【高王】适才适用

上海卷:谈被需要的心态

生活中,人们不仅关注自身的需要,也时常渴望被他人需要,以体现自己的价值。这种“被需要”的心态普遍存在,对此你有怎样的认识?

 

#############

 

 

这年的盛夏特别沉闷,连往年鸣叫得撕心裂肺的蝉都哼唧哼唧不怎么爱出声。窗外的爬山虎密密麻麻地攀了半个宿舍楼楼面,傍晚本就暗淡的光线艰难从间隙里穿进去,房间愈显昏沉。

高英杰无端走了个神,但手里却没停下帮王杰希收拾行李。这是他特别向王杰希申请的。微草在这个赛季里遗憾地结束征程,王杰希的退役倒计时也迎来了终止。

队长宿舍还是那间队长宿舍,只是高英杰曾经熟悉的属于王杰希的私人物件都被整整齐齐地收进了行李箱,偌大的房间在他没注意的时候变得空荡荡的,让他一瞬间不敢认。

其实没什么要帮忙的,因为王杰希早把要放进行李箱的东西收拾了个七七八八,只是高英杰问出这样的提议,王杰希就顺势同意了。他知道王杰希同意的理由,大概是以为他需要私下的心理辅导。或许他真的需要,但说到底他只是想能和王杰希多待会。

那是他唯一能把握的机会了,仗着王杰希的宠爱。

“队长,东西都收拾好了。”弯下腰将行李箱的拉链拉到顶端,竖直放好、抽出把手,高英杰转头对王杰希轻声说。

王杰希今天没穿队服,队服被他亲手叠好放在行李箱的深处,穿的是白色修身短袖衫和黑色长裤,很好地勾勒出他挺拔修长的身形。高英杰心想,那是他难得见到的王杰希的模样。

“谢谢,辛苦你了。”王杰希坐在光秃秃的床架上安安静静地看高英杰收拾行李。他以为高英杰会在背对着帮他收拾东西的时候,和他说些什么,可能会带些隐忍的克制,甚至还可能带些哭腔,但这一切都没有。而是像个大人一样,将所有情绪藏在心里。

也许高英杰今天过来帮他收拾行李,就是想用行动告诉他,他真的长大了,不再会轻易哭,而且还能很好地照顾别人。逐步成为队伍的守护者,无论线上还是线下。

行李箱的滚轮在地上骨碌碌地响,高英杰抢着拉行李箱,陪王杰希离开这幢他自第三赛季出道后就一直居住的宿舍楼。

王杰希略略走在前面,高英杰像往常一样稍慢半步地跟在他后面,如同木恩义无反顾地追随王不留行。

也许这是他最后一次这么跟着王杰希了。高英杰将前面白衣黑裤的身影收进眸中,重重刻进心底。

他记得年少时在电视里对魔术师的惊鸿一瞥,记得他在网游用魔道学者初现天赋时被人无意提及王不留行的突然悸动,记得他偷偷去现场结果被场上下对微草队长的无比崇拜所震撼,也记得他进入训练营终于见到王杰希的兴奋和激动,更记得他在某日深夜起床清洗内衣物时终于意识到自己对王杰希情感的转变。

这个人在他心里拥有着无数的代名词,是他憧憬的人、他的前辈、他的队长、他的教导者、他暗恋的人。但他始终不能为他冠上他最想给予他的身份,他的恋人。

终于到了微草门口,高英杰再也没有理由不把行李箱交出去,只好让王杰希轻巧地从他手中接过行李箱把手。微凉的手指无意划过温热的掌心,触觉稍逊即逝,但也令他无比怀念。

谁让他说不出口。印象是最容易又最难改变的东西,他在王杰希那里留下好的后辈的印象,就一直小心翼翼地维持着,没想到这后辈印象却成为横亘在他勇敢迈出那一步的阻碍。

王杰希从始到终都只把他后辈看。王杰希关心他,重视他,宠爱他,只是因为他是最适合成为下一任微草队长的人。对此,他心知肚明。

不过他更不能忍受王杰希得知真相后的疏离,他想他是没有办法在承担那样的打击后还能心无旁骛地成为微草的支柱,所以选择生啃咽下随时可能腐化变质的果实去成为一个被王杰希信赖重视的继任者。

最后事实也证明,王杰希对高英杰是做到适才适用。

王杰希需要他肩负起微草,他就竭尽全力去做,因为他在被王杰希需要着,这就足够了。

 

fin

 

评论(3)
热度(9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