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解忧,唯搞老王
走位飘忽,混乱中立
热爱挖坑,填坑另说
末流写字,污懒慢渣
我王,王右
 

一辆drama体的车

有结婚生子设定

#############

【理论指导变为亲身教学】

“要跟我做吗?听我说了那么多次,不想试试到底什么感觉吗?”

“……好啊,毕竟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这个时候就不要背书了,太破坏气氛了。”

“那真是抱歉。”

(亲 吻、解 衣 扣)

“我说你就不能脸红一下吗?好歹我们都这么赤诚相待了。”

“为什么要脸红?又没什么不同。”

“没有不同吗?!”

“额,你身材比我好。噢,你想我夸你么?嗯,你身材真不错。”

“你这种捧读的语气,我真是一点都没被夸到的感觉呢。”

“你要求太多了吧。”

(做 前 戏)

“我这么碰你会难受吗?”

“唔……不会。”

“这样进去呢?”

“额……有点奇怪……不过还好。”

“啊……湿了,敏 感度不错。”

“正常的生理反应。”

“我要进去了。”

“嗯……啧,痛。”

“第一次不适应是这样的了。”

“……不想做了。”

“不要在这种时候突然任性起来啊。”

(再次接吻)

“进去了,我先不动让你缓缓。”

“……真的会痛啊,唔,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喜欢甚至沉迷。”

“因为等会会舒服啊。”

“……我保留怀疑态度。”

“这样弄,会难受吗?”

“……唔额,不太适应这种感觉。”

“碰这里会舒服吗?”

“呃……啊……”

“你身体的反应告诉我你在舒服。”

“……啊,慢点……”

“不行,真慢下来你才不会乐意呢。”

“……那、轻点……”

“别说傻话了。”

“啊……我、我没有说不的权利吗?”

“这种情况下没有。”

“霸权主义。”

“我看你还很游刃有余啊,那你干脆腰抬高点,腿再缠紧点。”

“不要……好累……啊……”

“我才是在做功的那个诶,我还没说累你就说了?你累什么?”

“我不能累吗?呃啊……你体力比我好那么多。”

“舒服吗?”

“嗯,舒服。”

“还有更舒服的,要做吗?”

“先让我躺会,累。”

“体力真差。”

 

 

 

“晚上有约吗?”

“……你这是在约我?”

“对啊。”

“我还以为你不会呢。”

“什么不会?”

“额,不会主动?不过这也不是很重要,只是有点惊讶你会这么问。”

“我也是有生理需求需要解决的啊。”

“……额,那如果你想解决但我不在怎么办?”

“找别人。”

“诶我不是告诉过你不是所有人都会像我那样好好做事前准备的。”

“我记得……额,那自己解决?用道具什么的。”

“……也不是不可以。”

“啊,那你今天干脆教教我怎么用吧,附近有情 趣 用品店吧?”

“……是有。”我今天一个大活人在这呢。

“那喝完这杯过去吧。”

“……嗯。”

“做好润滑,慢慢放进去。”

“嗯。”

“什么感受?”

“……没什么奇怪的感觉。”

“那我按开关了,难受吗?”

“啊,在动……唔还好。”

“要我调大速率么?”

“不要了吧。”

“这个时候口是心非可不好。”

“……啊……我只是觉得还没适应……才不想。”

“有什么好适应的,这种情况下不适应才会有别致的快感,笨蛋。”

“……呃啊,别再调大了……”

“再往里送点会舒服吧?果然,把我手指也含得很紧呢。”

“……啊,拿出去,涨……。”

“好好好,听你的。”

“呃唔……我说是让你把手指拿出去,没说把道具也拿出去。”

“你打算就这么晾着我?嗯?”

“啊……别这么突然,我……不是那个意思。”

“喜欢我这样对你还是喜欢道具?”

“额,道具和真人没法比。”

“我该说真是难得听你一句夸奖吗?”

“我没夸过你吗?”

“真心实意的很少。”

“是吗,我不记得了。”

“没关系,接下来的时间里你不用想了。”

 

 

 

 

“你是这家公司的产品经理啊。”

“嗯,公关经理,希望接下来能合作愉……唔,亲我干嘛?”

“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就别这么严肃了吧?”

“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别啊,今晚约吗?”

“不约,今晚要加班,你忘了我们早上谈的合同了么?”

“我们公司留给你们的时间还很充裕啊。”

“能早点做完为什么要拖?”

“……”早点做完是很好,但是没必要加班做啊,工作狂魔。

“这几天早上觉得不是很舒服想吐,所以今天请假去看医生。”

“啊,是生病了?”

“怀孕了。”

“啊?……我没弄错的话,你的床伴一直只有我吧,所以孩子是我的?”

“应该是吧……只是我没弄明白都做好防护措施了,怎么还是怀了?”

“额……极低概率事件,不代表不会发生。防护并不是百分百有效的,你仔细看看说明。”总不能说我偷偷拿针扎破了吧。

“……我知道我运气不是很好,但没想到在这种事上都这么不好。”

“话说……你都知道你怀了,怎么还喝酒?”

“因为准备去打掉,所以没必要那么在意。”

“打掉???”

“对啊,不然生下来么?我的人生规划可没有未婚生子的路线。”

“有个孩子不好么,虽然你已经做好未来规划说是不担心未来的事,但是有个人给你养老送终总比一个人好吧。”

“话是怎么说,但是生育抚养并不是……”

“我可以帮忙,毕竟孩子是我的。”

“我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噢,关你什么事。”

“额,我只是觉得阻止一个生命来到世上的做法很残忍。”

“……你先对你未曾谋面的千万子孙道歉吧。”

“不要在这种时候发挥你的毒舌本事。”

“……不过想想未来的不可预测,你的建议是有几分道理。”

“……你的看法真是一如既往理性得过分。反正孩子生下来吧,有需要我可以帮忙。”

“预产期就在这几天了吧。”

“嗯,是。”

“你有没有考虑过孩子的户口问题。”

“嗯,考虑了,欠了点人情债,未婚生子上户口是比较麻烦。”

“……你就没考虑过用最简单的方法解决问题吗?”

“啊?”

“我们结婚就好了,这样孩子的户口问题就解决了,反正孩子确实也是我的。”

“……你发烧了?不烫啊。”

“没发烧,别拿这种眼神看我……以后离就好了。”

“额……婚姻法很麻烦的。”

“提前做好准备就没问题,这方面我有专业处理婚姻案件的律师人脉,请他给我们做规划就好了。”

“是么?那我先考虑考虑吧。”

“解释一下,没用过的怎么会漏水?”

“发现真相了么,对,是我弄的。”

“所以从怀孕到结婚,都是你给我设的套?”

“嗯,生气吗?”

“气过了……但是我没弄懂你的动机。”

“我……你怎么到这时候还这么蠢啊。”

“你这是人身攻击。”

“难道不是吗?我都和你在一起多久了,你都没明白我的感情。我喜欢你啊,但是你的人生规划里只有你自己没有别人,我只能不择手段把你绑在身边。”

“不择手段……包括结婚前签的那份协约?”

“这方面反应就这么快,对,协约里的条件实际上全是对我有利的。”

“这么喜欢我?怕我跑掉么?……不过你其实是在恨我吧,对我这么下黑手。”

“……你喜欢怎么理解就怎么理解吧,反正你别以为可以轻易离开我。”

“……需要我换个身份角度看你吗?”

“啊?”

“比如恋人的身份角度,去尝试……看看能不能喜欢你。”

“我对你的情商抱有深切怀疑。”

“……那你还自虐什么?”

“算了,你能想到这点也不错了。”

“搞不懂你的想法。”

“你知道我喜欢你就好。”

fin

某天午休时昏昏沉沉莫名想到的故事,看起来有头有尾也算完整。

被套路的主角从故事的开头到结束感情方面都相当地冷感,所以两人关系的改变全都是靠另一位一头栽了进去的主角去推动的。被套路的主角是一个相当独立的人,在自我意识方面,他不需要他人的认可,也不太需要他人的陪伴,是一个能独自走好一生的某种意义上很强大的存在,非常能给人安全感,这也是吸引另一位主角的原因。因为感情淡薄的缘故,所以很早就打定主意当个不婚主义者,但没想到一次相遇后,有人想进入他的生活,成为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另一位主角,有过很多走肾不走心的伴侣,自我认知和感情方面一直处在漂泊的无所依靠的状态,直到遇上被套路的主角,才发现世上有人能那么沉稳自主地过着自己的日子,相当喜欢他在身边的安稳感,感情一头热地栽了进去。作为曾经的交心好友,他很清楚被套路主角的冷情冷心,于是给他各种下套,让他再也离不开。

评论(2)
热度(57)
© 殷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