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解忧,唯搞老王
走位飘忽,混乱中立
热爱挖坑,填坑另说
末流写字,污懒慢渣
我王,王右
 

【4H喻王】男友招租

【喻王】男友招租

 

生日快乐呀,文州。

#################### 

ooc

    某幢高层单身公寓。

    遮光性很好的厚重窗帘遮挡了从屋外透进大半的明亮光线,昏暗的房间里只有电脑显示屏作为唯一光源散发着白光。

    端坐在电脑桌前的王杰希难得露出犹豫不决的表情,而能让他露出这幅表情的,很明显不是什么小事。因为没有任何操作指示,电脑显示屏一直显示着属于某个婚恋交友网站上的广告页面没有更换,王杰希注视着广告的目光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深沉。

    想起上上周周末接到来自母亲充满殷殷关爱、通话时间长达一小时的来电,王杰希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他咬咬牙狠下心,拿起放置在桌面的手机,仿佛用尽全身力力照着广告上留下的手机号码去拨通那个他已经看了半小时的电话。
    难得起伏的情绪波动让王杰希意外地觉得等待接通的时间很是漫长,不过对方手机彩铃里悠扬的琴声很快就安抚了他焦躁的情绪。
    “喂,你好,额,请问你是?”可能是看到未知来电有些疑惑,接通后,对方没等王杰希出声,就先开了口。

“……额,你好。”王杰希听到这人的声音愣了一下,半晌才找回突然停顿的思维。他发现自己还是冲动了,没打好腹稿就拨通电话,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有些尴尬。

他沉吟片刻,才迟疑地开了口,幸好电话那端的人耐心很好,没有因为王杰希稍长的沉默挂断电话。“那个,我在一个婚恋交友网站看到你的广告。”

“啊?”

    电话那端传来那人尾音上挑的声音,在王杰希听来有些惊诧和疑惑的意味。

   王杰希听到这种奇怪的反应,连忙拿开电话查看自己有没有拨错号码。没有打错啊。他定了定神,缓了口气,继续和电话那端的人交谈。“额,就是那个……男友招租广告。”有些难以启齿。

    “噢,你说那个广告呀。”电话那端的人看来是想起来了,温润的声音染上点点笑意。“那请问,有什么事是我可以帮到你的吗?”

“……能麻烦你假扮我几天男朋友吗?”王杰希没注意到,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声音放轻了不少,也不知是没有底气,还是因为电话那端的人自接通电话起就一直温和的口吻。

 

 

 

    喻文州比预先约定的时间提早了十分钟到达地铁车站门口,他看着车站门口来来往往密集穿行的人流量稍稍出了神。不过当看到不远处有个穿着黑色长风衣的高挑男子在左右张望后,朝他的方向慢慢走过来,他很快回过神,并联想到一周前那通意外接到的电话。他还记得电话里听起来明显有些难为情的男声和他的特别请求。

   难道就是这个人?喻文州有些好笑地暗想,直到来人越走越近,直至看清来人的面容,喻文州惊讶地挑了挑眉。

   这个人,他认得,而且印象颇为深刻。

   也许,这就是缘分。喻文州脑海里闪过这样的念头。

   不过……

“你好,请问你是喻文州先生吗?”那个人微蹙着眉,向喻文州确认似的询问。

 

 

 

 

   一同搭上目的地是王杰希父母家的地铁,车厢内的乘客一如既往地多,两人只能委委屈屈地在车厢的某个小角落挤到一起。王杰希正好面着车窗,便看着窗外头因为列车行驶而迅速后退飞逝的无趣风景发呆,却不知道喻文州在看他。

   喻文州瞧着王杰希被墨绿粗纺毛线围巾裹住后露出的小半张侧脸,眼神透出些许趣味和温柔。他完全没想到自己一时兴起接的“工作对象”会是王杰希,这个他曾颇有好感的人。可惜,王杰希今天生疏拘谨的态度很明显对他是毫无印象,不过也没什么,毕竟他和他也就是在工作有过片面之缘。

   王杰希自顾自看着窗外的无趣风景,没和喻文州搭话,折让两人的气氛莫名有些僵。车厢里还是太挤了,连稍稍转身都困难,王杰希习惯看着对方和人对话,但目前这个状况明显不太方便,况且他也不想谈话内容让旁人听了去。他貌似在看车窗外的风景,实则在想着刚才在车站门口见面的事。

   他那时刚从公交车上下来,看了眼手机确认没有迟到,就转过身往地铁车站门口的方向走去,眼眸迅速扫过在地铁车站门口进出的大片人流,最后锁定在一位穿着时尚休闲,最重要是貌似在等人的男性。而他也没有猜错,这个人就是他要找的,喻文州。

   现在想想,他为什么会那么认为,大概是觉得喻文州周身的气质和他在上周那通电话里感受到的一样,和他听到的嗓音很像,有种温润如玉的质感。说起来,他打那通电话的时候还很是犹豫,但当他听到喻文州的声音,并在与他短暂交谈过后,他就确认选这个人假扮他男朋友回家过年是一个很好的决定。然后事后回想,都有些惊讶自己当时的想法,忍不住怀疑起自己难道其实是个声控,明明都没当面见过相处过,怎么当时凭着声音就那么快给人敲定了印象。

   列车靠站,有人进有人出。报站的声音打断了王杰希的思索,他想去看还有几个站才能到目的地,转过身才发现喻文州用身体为他开辟了一个狭小但并不会感到拥挤的空间。

   王杰希有些惊讶,看向喻文州便看见他适时对自己露出微笑,并柔声询问:“怎么了?”

   活脱脱的温柔系男友典范。

   王杰希摇摇头,看完列车行驶路线表,便又转回身去,只是心里想着喻文州刚才的笑。这个人可真合适笑着啊,他想。

 

 

 

    王杰希的父母见王杰希领了人回家,那叫一个喜出望外。尤其是王母,之前才就围绕着要王杰希带个男朋友回家的主题打了足足一小时电话,本以为又是无用功。她还以为王杰希还是一心沉迷工作,无心恋爱,毕竟她可还记得很清楚以前王杰希那番让人无语的回答。

 —你不谈恋爱没有恋人晚上不会感到寂寞孤单吗?
    —我有那么多设计图要画,晚上怎么会觉得寂寞孤单?

    那时王杰希的语气,分外的纳闷和不解。

   虽然她知道他不是想气人,但还是油然而生一股想吐血的冲动。她不是不清楚王杰希是个对待工作严谨认真负责的人,但她完全没想到王杰希会这么沉迷工作、走火入魔。这话一出,她更是觉得自家儿子是个无可救药的工作狂魔。

   王父王母很清楚儿子现在的这个性向在社会里是异类的一方,要找对象不容易,但看着他的同龄小伙伴一个个坠入爱河,和爱侣共享人间烟火,而王杰希还是毫无动静、专注工作,他们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王杰希总不会就这么孤老终生吧,于是便努力托人去找和王杰希性向相同的男性,让他们接触了解,可惜王杰希都不怎么感冒。没想到这次新年刚过,王杰希就不声不响地把人领回家。

    喻文州拎着礼品盒和王杰希一同换鞋进屋,看到玄关处放着衣帽架,他放下东西后,便过去替王杰希解围巾。

    喻文州的手有点凉。当喻文州的手无意碰到他的时候,王杰希第一反应是这个,然后见喻文州动作轻柔地给自己解围巾,他顿时觉得脸上有点烧,明明感觉到的是凉意,但心里却有种被烫到的感觉。

    见喻文州扬起笑轻声询问他怎么还不放下手里拎的礼物,王杰希这才反应过来喻文州正尽心尽力地扮演着自己男友的角色,他连忙放下手里的物件,然后也学着也给他解围巾。毕竟这样才像恩爱情侣的所为。

   王母瞧着喻文州,那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她觉得吧,这小伙子长得高,虽然和她家傻儿子比起来是矮点,面目端正白净,操着口温柔腔调的普通话,说起话来有礼也不失亲昵,这行为处事和周身气派也成熟沉稳,一看就是有过社会历练的。跟她进厨房那是一点也不露怯,不仅炒菜前的各种准备搭得上手,拿起锅炒菜的架势也很有范。这一通看下来,她竟是挑不出半点毛病。

   王杰希看着王母欢欢喜喜地拉着喻文州和他说话,而没像先前那样见他孤身一人回家过年便开始数落他,他忍不住在心里偷偷松了口气,结果一抬眼就对上自家弟弟妹妹颇有兴致的在他和喻文州之间来回打量的目光。王杰希心里忍不住顿时就响了警铃,这假扮男朋友的事可不能露馅,而且任重道远。

 

 

   这半天的相处下来,看着喻文州施展各种神通把王杰希的父母弟妹都哄逗得服服帖帖、高高兴兴,看得王杰希忍不住感慨,喻文州这人可真厉害,难怪敢挂个那样的广告。

   不过一想起那广告,王杰希忍不住笑了,眉梢染上柔软的笑意,引得正和和美美坐在一起吃饭的家人连连望他。他当时还想着这打广告的人说什么“本着‘君子有成人之美’和‘助人为乐’的原则”,口气可真大,但现在这么一通瞧,他是心服口服了,也不知这人是怎么练出这般厉害的待人接物。

   他这边在感慨喻文州的厉害,倒不知父母那边瞅着他瞧着喻文州浅笑起来的模样,那不住探寻的隐秘目光终究是放了下来。他们也不是看过租个男朋友或者女朋友带回家过年的新闻,本来见喻文州这般好还有些怀疑,但一瞅王杰希这瞧着男朋友便开心起来的模样,他们就觉得不是了。他们都年轻过,也都是过来人。看着他就能微笑起来,恋爱中的幸福就是简单而不自知。

   吃饱喝足后,一家人转移阵地到客厅看电视喝茶聊天嗑坚果。喻文州露了一手,给王父沏了一道潮汕功夫茶,引得王父大笑说以后多来到家里陪他喝茶,喻文州微笑点头。一家人热热闹闹地聊着家常,一没注意,时间就在不经意间溜得飞快。王杰希喝完手中杯里的最后一点茶,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才发现已经晚上九点多快十点了,他迟疑了一下,轻轻推了把喻文州,把表凑到他面前,眼神询问他要不要走?

   这两人的小动作被一旁的弟弟妹妹看了个彻底,他们连忙出声挽留,哥你那房是双人床,文州哥住得下,而且这么晚别走了。王母也出了声,就是,又不是没房给你两住,就别这么晚还回赶了。不过,他们的挽留就被王杰希说他们明天还要上班的话给堵回去。

   一时僵持。

   行了,放这两孩子回去吧,反正他们都在这工作,以后周末有空多过来就是。最后王父一锤定音发了话,放了两人回去。

   王杰希傻眼。

   等等,这是要发展成长期业务的节奏?

 

 

 

   喻文州跟着王杰希出了家门下了楼,路过小区公园,看着王杰希步履稍急一直走在前面,喻文州笑了笑,放缓步调,打量周围小区的景色。

   这个地方,他很喜欢。

   前面的人……他把视线转向前面有着瘦长身影的青年,他也很喜欢。

   不对,顺序反了,明明是爱屋及乌才对。喻文州低笑着,在心里做了个决定。

   被王父一锤定音打懵的王杰希,被楼下的凉风吹了个透心凉,发热的头脑冷静下来,想好了要说什么,就转过身想和喻文州说话,结果转过来才发现喻文州落了他一大截的距离,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走得太快了。

   看着喻文州慢慢走过来,王杰希决定以后的事还是以后再说吧,还是先感谢喻文州帮他度过这次危机。“那个,你转账想用微信还是支付宝?”他从衣兜里掏出手机准备转账。

   但是下一刻他就被喻文州抓住了手腕。

 “我不想要之前说好的薪酬了,作为交换,给我一个机会。”喻文州笑了起来,在暖黄的路灯照耀下,他温文尔雅的笑分外迷人。“给我一个追你的机会吧。”

   喻文州顿了顿,加了个主语,驱散王杰希眼里升腾而起的疑惑。“王杰希,可以吗?”

   王杰希没立刻回答。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无法拒绝这个人笑着的时候说出的话啊。

 

fin

 

 

 

 

番外一则

    当王杰希再次从电脑收藏夹找到并打开那个男友招租广告的时候,他已经和喻文州正式交往一个月了。

    坐在一旁的喻文州看着那页面上的粉红色广告,忍不住笑了出声。

    之前因为打赌输了,被损友逼着在婚恋交友网站发了个男友招租广告,没想到却意外等来了自己有过好感的人的电话。

    大概这真的就是上天注定的缘分吧。喻文州忍不住想。“你当时怎么就打给我了?”他边问,边撩开王杰希耳际的发轻轻在他颊边烙下亲吻。

“只有你注明接男单啊。”王杰希没有动,这一个月的相处下来,他已经很习惯喻文州时不时名为增进感情实则吃豆腐的亲昵举动。

“真不浪漫的回答啊。”喻文州低笑。

“那你说个浪漫的。”王杰希斜眼看他。“比如……说说你那时怎么突然就不要工资?”王杰希明显很好奇,只是一直没问,这次他打定主意要好好问问。

“想知道?”

“嗯。”

“那先主动点,亲我一下。”喻文州诱哄。王杰希平时还是比较内敛,所以他忍不住想逗他。

王杰希瞪他一眼。

   见王杰希不肯主动,喻文州干脆揽上他的腰,凑过去往他唇上啃了口,又狎昵地舔了舔,才依依不舍地放开。

“你还记得‘jessie4号’吗?”

“嗯?那是我公司的香水系列产品,我当然记得。”

“我很喜欢你给那款香水瓶的设计,现在想想,就和你的人给我的感觉一样。”

    王杰希愣了一下,因为从事的行业不同,工作上的事他们很少有交流,喻文州应该是不知道那款香水瓶是经他手设计的才对。

“那款香水的广告是我们公司接的,我是当时的项目负责人。”喻文州有些俏皮地冲王杰希眨眨眼。“我对你的设计,可是一见钟情啊。”

    王杰希遂不及防被打了个直球,他张了张嘴,试图说什么,却半天找不回自己的声音。他想说自己怎么不记得有见过他,但他很快又手足无措地意识到,自己的心在为原来他们的缘分这么早就开始而雀跃不已。

    观摩你的作品,我触摸到了你灵魂的一部分;假扮你的男朋友,我触碰到你生活的一部分。你的每一部分都让我无比心动,这就是我想追你的理由。

    喻文州笑着想,伸手把王杰希揽进怀里。

(完)

 

另附上广告

【男友招租】
春节将至,佳期如梦,本着“君子有成人之美”和“助人为乐”的原则,出租本人为广大单身男女排忧解难,广告如下:
名字:喻文州
昵称:鱼
特点:颜值中上、气质温雅
业务:陪见父母、逛街、唱K、电影、吃饭(可喝酒,三杯止,多则另计)、泡吧、运动等
尺度:牵手、普通拥抱
时间:大年初三开始接任务,若确有强烈需求可提前(但适当加价)
优点:1. 天文地理、诸子百家、琴棋书画,均有涉猎;
2. 懂德英双语,有丰富出差出访经验,可陪出游出国,家中有外宾也可顺利接待;
      3. 可辅导亲戚家小孩寒假作业(小学—初中);
      4. 市内包邮(省内需适当补贴油费,国内需支付来回路费);
价格:私聊
电话:188xxxxxxxx
备注:接男单

 #################

梗很可爱,但我写得不可爱,见谅。
感谢阅读w

评论(10)
热度(281)
© 殷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