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
 

【喻黄王】wager(下)

ooc

赌场paro

*写文初衷仅仅是脑补觉得老王戴白手套和脱白手套的动作会很苏。

规则全部来源于百科,很多bug,见谅。

好生气哦,给自己写的生贺迟到了,不过不管了,就当没迟到吧。

写得有点急,回头再改。

###############

先前摆放在会客桌的账本都明显挪了个位置,高英杰和乔一帆看起来都把账本大致翻阅了一遍,正捧着咖啡聊天,见王杰希回到办公室,连忙起身。

“看完了?”王杰希随手一掀,把面具从脸上拿了下来,脸上的神色如同平常那般平淡得很,但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泄露了他的好心情,长腿一伸,直接坐到高英杰旁边,手里的面具顺便置到桌面。

“看完了。”

“有看出什么吗?”

高英杰和乔一帆对视一眼,开始哗啦啦地翻起账本,把他们商讨认为存疑的地方一项项列出来讲给王杰希听。王杰希边听边点头,抬眼看向紧张得连连擦汗的赌场负责人,待到高英杰和乔一帆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完,再开口:“不是说了‘做戏和做帐都要做好全套 了么’,做好可不是叫你随便整套账本糊弄我们。”

赌场负责人羞愧地低下头,他见王杰希一行也就三个人,又觉得和之前上头派专人来不同,王杰希应该只是想看看最终数据,就让财务把数据做得很好看的账本拿来,试图讨个欢心,没想到王杰希一行人不仅看得懂,还能在短短的时间内揪出一堆错处,自己真是自作聪明。

“对了,”敲打完,王杰希想起先前凝在他身上那颇有质感的两道视线,随手打开监控录像,找出那两个穿着休闲时尚的年轻人。“去查一下这两个人的资料。”

 

 

“这么迫不及待么?”黄少天一边抛着手里的筹码玩,一边问站在他身边的喻文州。

“避免夜长梦多。”喻文州从荷官手里接过兑换的筹码。那微草荷官这次肯定是要出点名,不早点出手,说不定过几天想挖的人多了,到时候再挖人就更难了。

“我去玩轮盘,你准备21点?”黄少天看了看离他们最近的赌摊,问。

“嗯,我比较擅长算数嘛。”喻文州笑着点头。

 

赌场负责人早上起床的时候绝对没想到今天会是个糟心到不行的日子,他陪着王杰希、高英杰、乔一帆去赌场附近的顶级酒店用餐回来,就立马督促财务把真账送过来给他们查看,本以为能安心候着,结果没多久又有人惊慌失措地冲进办公室。

“大哥!又有人上门砸场啦!”这次来的人是晚班的监场。

“啥?”赌场负责人傻眼了,今天是黑色星期五吗?

“什么情况仔细说。”王杰希见赌场负责人差点傻成木雕,干脆自己直接开口问。

“有两个很厉害的高手来砸场,一个玩轮盘,一个玩21点,加起来快赢了五千万了。”

赌场负责人听得都要出离愤怒了。“人呢,平时养着供着一堆高手,这时没人去拦么?”

“去了去了,”监场连忙低眉顺眼地说。“但不行,那两人是真厉害,拦不住,我们看监视器也看不出什么问题。”

“是哪两个?”王杰希挑眉,他莫名觉得会是那两个他注意到的人。

监场连忙打开监控器,调出实时监控摄像画面,找了会,给王杰希指了出来。

还真是那两个人。王杰希看着分别调出的画面里的人,颇感兴趣地勾了勾嘴角。“英杰、一帆,这次你们下去会会吧,刚好两个对手。”

 

高英杰穿过拥挤的人群,在监场的带领下进到轮盘摊,正面对上黄少天。

“你是?”黄少天见又来了个新人,但这人明显比之前都要年轻不少,忍不住皱眉,微草旗下的赌场难道已经输到只能派个小毛孩出来应付人了么?

“我叫高英杰,算是这里的掌事人。”高英杰向黄少天伸出手。

黄少天没有回握,他一把推出之前赢得所有筹码,扬起眉有些傲地笑了笑:“那你技术应该不错,来比一把?我赢了你们答应我提的交易,我输了这些筹码都归还给你们。”

“什么交易?”高英杰拧起眉。一盘定输赢,看来这个人对自己的技术非常自信。

“你们这里的荷官都是有签约的吧?”

高英杰点头。这是当然的事,微草职工制度方面相当完善。

“要是我赢了,我赢得的这些筹码换下午那个手动摇骰的荷官的契约合同。”

这是来挖角的?高英杰重新用审视的目光看黄少天,突然觉得有些眼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是谁。他看了眼赌桌上的筹码,在心里换算了一下价值,忍不住在心里嘀咕,如果是原本的荷官,不用比他能拍板当场换,只是下午上场的荷官另有其人,而那个人也不是区区几千万就能得到的。

“怎么样?”见高英杰没出声,黄少天出声提醒。

“答应他,英杰。”戴在高英杰右耳边的耳麦出现了一把低沉的男声,给他下指示。

高英杰愣了下,出声按照王杰希的话答应。

荷官见两人同意,逆时针转动轮盘,并把象牙球放在轮盘面让其顺时针旋动。

高英杰看着象牙球在转盘里旋转,看着它的运动轨迹、转动速度以及先前掷球的力度,飞快地通过心算推测大概的停止位置,沉思了片刻,投了四注。21 2 25 17,其实这四个数的位置非常接近,在同一个区域,只是高英杰不敢确定象牙球最终会停在哪个数字的小方格里。

而黄少天看着高英杰投的注,有点惊讶这小孩的推算本事的厉害程度,不过他的水平和自己比起来还是有一定差距的,而且也有点谨慎过头了。黄少天捡了个筹码,随手一甩,那筹码跟有意识似的,稳稳落在了2。

高英杰见黄少天下了注,但等了半分钟都不见黄少天再下第二注,惊诧地猜测难道黄少天只下一注?自己下注多,比率当然比只下一注的黄少天高,但是相对的,赔率要比黄少天低得多。

要一盘定输赢,又只下一注,这个人要不是真有本事,就是骄傲自大到极点。

轮盘和象牙球摩擦碰撞,象牙球的旋动慢了下来,逐渐变缓,而后停在了2。

高英杰看着黄少天得意的表情,懵了一下,才真切意识到自己输了。

 

通过监视器来回切换画面观看较量的王杰希,颇有兴致地从办公桌抽屉拎出一副牌摊到桌面摆出扇形,在通过安装在高英杰和乔一帆身上的窃听器听到黄少天和喻文州提出的要求时,眼睛略微睁大了些,又眨了眨眼睛才确定自己没听错。他低笑两声,一手将牌瞬间叠成一叠,然后手腕一扬,便将所有牌甩到半空,天女散花一般,直到有了明显颓势由直飞变为下落,同时张嘴咬着手套把手抽出来,眼睛只花费零点几秒的时间就扫视完所有牌,然后随手一抓,把所有的A,J,Q,K都抓到手里,这时才有第一张牌落了地。

 

另一边,乔一帆和喻文州的较量也进入了尾声。五局三胜制,乔一帆和喻文州各赢了两盘,现在在进行最后一盘。

这盘是乔一帆坐庄。

荷官发牌,喻文州拿到两张明牌分别是A和6,合计17点。

乔一帆低头看着手里的明牌5和桌面的暗牌,沉思了片刻,选择拿牌,拿到3。乔一帆笑了笑,他想这次他能赢。

但事情出乎他的意料,喻文州竟然选择补牌,并且连续补了五张,全是A。而他中途就放弃了要牌,因为要爆了,而喻文州则在五轮牌之后,拿到了21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没有丝毫办法。

乔一帆很清楚,喻文州肯定是换牌了,但是五轮下来,他都没看出喻文州到底是怎么出千的。有苦难言。

他输了。

乔一帆抬起头,结果却撞上了人群里高英杰的眼。他突然想起来,刚才他也答应了喻文州提的要求。

 

 

高英杰和乔一帆失魂落魄地回到办公室,办公室里只有王杰希一人坐在沙发,端着杯热气腾腾的西山白露悠悠地喝着。实时监控画面没有关,可以知道监视器仍尽职地工作着。

“老师……”高英杰低头小声说。乔一帆没有说话。

“知道那两个人是谁吗?”

高英杰摇头,乔一帆呐呐地说出了答案,喻文州。刚才较量前,他和那个人问候时,那人给出的答案,只是他记得这名并不是世界或是中国赌坛排名里的任何一个人名。

“英杰,和你较量的人叫黄少天。这么说,你应该知道是谁了吧。”王杰希看着高英杰抬起头回望他,知道他想起黄少天到底是谁,便转头去看乔一帆。“一帆,喻文州是蓝雨的掌权人,没参加过任何世界性的比赛,你不知道也正常。不过他和黄少天师承同一个人,赌彩实力由此可以略推一二。你们输给他们,很正常。”

高英杰和乔一帆沉默片刻,重重点头。他们要正视失败,不为失败而一昧痛苦,而是从中汲取成功的能量。

“可是……那个赌约。”乔一帆想起他和英杰之前答应的交易,有些焦虑。

“没关系啊,他们要的是那个摇骰技术很厉害的荷官,等那荷官从医院回来,就让他过去好了。”王杰希有些狡黠地笑了一下。“契约合同我已经让人去转给蓝雨了,合同上的名字和当时佩戴的证件的名字是一致的,所以我们微草可是正当完成了交易。”

高英杰和乔一帆看到王杰希难得活泼的模样,有些恍然,联想到蓝雨的黄少天和喻文州到时发现货不对板时说不定会露出的生气表情,胸中的郁闷之情一扫而光,两人噗呲一声笑了。

 

不管是什么赌局,庄家从来都是最大的赢家。

拿我当赌注,问过我的意见了吗?

王杰希看着监视器里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人在较量结束后汇合对视而笑的表情,两指夹着的扑克牌随着手腕一抖,瞬间飞了出去,牌面直接把摆放在办公桌面边缘的花瓶里的月季花苞整个切掉。

花苞从桌上一路掉到地上,花瓣散落一地。

这就是下场。

 

 

fin

评论(19)
热度(189)
© 黑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