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
一个懒人
 

【喻黄王】wager(上)

ooc

赌场paro

*写文初衷仅仅是脑补觉得老王戴白手套和脱白手套的动作会很苏。

规则全部来源于百科,很多bug,见谅。

 

 

咚咚咚几声沉闷急促的敲门声,而后虚掩的门被大力推开,来人连屋内有什么人都没来得及注意,一进门就对这间装潢极其豪华的办公室的主人进行报告。

“大哥,大事不好了,有人来砸场子!”

“出去!谁让你没经同意就直接进来的?没看到王先生在这吗?”赌场负责人先是徒然一惊,看清来人是赌场的监场,顿时气愤不已。平时就算了,王先生在的时候还这么随意,真是太丢他脸了!

监场这时才看到坐在办公桌前的人并不是身为办公室主人的赌场负责人,而是一位气势沉稳的年轻人,办公桌桌面上摊着几本厚厚的账本,赌场负责人殷勤地躬着身站在旁边好像准备着随时为年轻人翻动账页。旁边的会客桌也放着几本账本,两个年纪看起来更年轻些的年轻人正在翻阅,只是被冲进来的监场打断了注意,于是也抬头看他。

“对不起,对不起,”监场出了一身冷汗,连忙道歉。这家赌场所属微草旗下,而赌场负责人口中的王先生毫无疑问正是微草的掌权人,王杰希。他的贸然冲撞确实非常糟糕,但他想起自己的职责所在,又忍不住开口“可是大哥……”

赌场负责人眉头一皱,想要打断监场的话,他是听清了刚才监场的话,但王先生难得来赌场巡视,他不想让王先生误会自己无能。

没想到王杰希这时开了口。

“出什么事了?”王杰希通过挂在胸前的工作证件,认出这个一脸焦虑冲进来的人是赌场的监场,他有点好奇出了什么事让久经历练的监场会如此惊慌。

“别急,慢慢讲,说详细点。”赌场负责人见王杰希没生气反倒对这事起了兴趣,连忙叮嘱监场在王杰希面前好好表现,别再丢他脸。

监场轻咳一声,定了定神,开始解释。“老李负责的机器摇骰的骰宝摊来了个高手,但老李技术不行斗不过他,已经连输了好几盘了。高手说听闻我们赌场有个手摇骰宝很厉害的荷官,他这次特地来想看看有多厉害。高手是有人陪着的,是隔壁大千赌场的老板,所以我们也没法暗地对这高手下手。”

赌场负责人一听已经连输好几盘,眉头紧皱,想要问输了多少,但碍于王杰希在跟前,不敢首先出声。

“噢,高手是哪位?”王杰希随手拿起遥控器打开实时监控赌场的摄像机,切换摄像画面,颇感兴趣地问。对他来说,有人上门挑衅倒是一件趣事。

“是这个,这个外国人。”监场连忙定睛一瞧,连忙给王杰希指出来。

“技术很好?”王杰希瞧了瞧,但他对这外国人没什么印象。

监场连连点头。

“他要找的荷官呢,怎么还不到场?”王杰希见骰宝摊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皱起了眉。

“王先生,事情麻烦就在这,那荷官前几天请假照顾他进医院的家人去了,所以我们现在没有能和那外国人较量的人。”

“没有?”王杰希挑起眉。这间赌场又不是刚开的,怎么连个高手都揽不到?

“骰宝技术好的没有……要是那外国人肯比别的,我们还能派人试试,但骰宝技术好的就那回了家的荷官最拿得出手。”监场愁眉苦脸的说。

“现在为止,输了多少了?”

“老李连续输了五盘,已经两千万了……”监场注意到赌场负责人的表情,越说越小声。

“两千万可不是什么小数目啊,是这间赌场好几月的纯利进账呢。”王杰希想着刚才看的账本盘算着,带着白手套的手指敲了敲桌面,而后莞尔一笑“这场较量有隔壁赌场的参与,那我们肯定是不能输的了,既然没人上,我就替一次吧。”

赌场负责人看王杰希从皮椅坐起身,解了披在肩上的黑色长风衣,坐在会客桌的其中一个年轻人连忙起身上前接过,而后赌场负责人见王杰希斜眼看他。“去把你们的荷官服拿一套给我。”

赌场负责人这才明白王杰希想要做什么,心上一喜,他当然知道身为掌权人的王杰希出手有多难得,急忙出去为王杰希效劳。

“别忘了拿那荷官的工作证件,做戏和做账一样,都要做全套。”王杰希在赌场负责人出门前一刻,不轻不重地提醒敲打。

 

赌场负责人送来全套荷官服,白色衬衫、黑色修身小马甲、黑色西裤、同色平底休闲鞋,还有一副半遮脸的带有墨绿微草徽章花纹的铜制面具。面具是微草赌场特有的服饰特色,也是人身安全的一种别致保障。

办公室配套的小型衣帽间,换上荷官服的王杰希看着镜中的自己,微微昂起头理了理领子,而后拎起半覆上脸的铜制面具按在脸上,遮住那极具特色的眼,只露出线条精致凌厉的唇和下颌,再戴上工作证件,完毕。

王杰希走出衣帽间,扫视办公室里的几个人一周,才开口:“英杰、一帆,你们留在这继续看看账本,我下去赌场看看,就当放松一下。”

“好。”高英杰和乔一帆点头应答。

“带路吧。”王杰希看向赌场负责人和监场,他们连忙点头上前引路。

“等会别喊错了。”王杰希悠悠跟上,提醒一句。等会他可是作为赌场荷官出现,而不是微草的掌权人。

 

 

 

“别吵了,人来了。”监场推开拥挤的人群,让王杰希和赌场负责人得以进到骰宝摊。

王杰希打量了一番正得意洋洋地站在骰宝摊前和隔壁赌场老板交谈的外国人,还是没什么印象。不知技术到底是怎样的,他在心里一边想着,一边开了口:“是这位客人指名,想和我较量么?”

“对,是我,听说你是这个赌场里骰宝技术最强的,今日特地过来较量。”外国人操着不甚熟练而有些怪模怪样的普通话回应。

“欢迎指教。”王杰希微微提了提嘴角,而后慢慢脱下白手套,把白手套放置到赌桌一侧,屈起纤长的指拎起骰蛊和骰子。“较量现在开始可以吗,这位客人?”

外国人倨傲点头。

“这位客人请下注。”王杰希按着一位尽职的荷官的言行说完,便随手把骰子朝天一抛,三颗骰子如同天女散花般散开,眼都没跟着骰子的抛物线移动,就拎着骰蛊轻巧地在身前划了个圈,就这么直接把那三个骰子装了进去,手腕轻巧急促地晃动,带得骰子撞击骰蛊发出清脆的哗啦啦声响,而后又是朝天一扬,骰蛊连同骰子一起被抛到天上,而王杰希头也没转,似乎是知道精确位置在哪,另一只手随意在空中一抓,骰蛊和骰子便稳稳落在手掌中,而后手腕又一动,骰蛊再次被上抛,这次在空中利落地自体旋转几周,最后稳稳落在赌桌。

围观的赌客都对王杰希露出的这一手摇骰技术赞叹不已,在现如今机器操控赌具是主流的情况下,拥有一手好技术的荷官是少见的,尤其还是这么一手华丽酷炫的技术。他们看到的是王杰希摇骰的花样繁多,好看又刺激,于是情不自禁地发出惊叹,而一直面露傲色的外国人则有些表情严谨起来,思考片刻才下了注。

他把筹码压在小,三六四,十三大。

围观的赌客知道这外国人先前连赢了五场,于是纷纷跟着下注。

“买定离手。”王杰希提醒。脸上的面具遮掩了他看到外国人下注时挑起眉的神色,这个外国人技术还不错,听得出来,虽然可能也有运气成分,不过自己的技术更胜一筹。曲起指节拎起骰蛊前,藏在骰蛊后的尾指若有若无地敲了两下赌桌桌面。

开蛊:四四三十一,大。

外国人皱起眉,自己这局就赢了两注,这是怎么回事?刚才在机器骰宝摊,可没出现这种情况。

“要继续吗,这位客人?”王杰希出言询问。

“哈哈哈,再输你们赌场可就要赔两千五百万了。”隔壁赌场老板没注意到外国人严肃起来的脸色,对着赌场负责人放声嘲笑。

赌场负责人在揭蛊时倒吸一口冷气,但一想到这荷官的真实身份是王杰希,他很快又冷静下来。说不定王先生是想放长线钓大鱼,他想。于是对于隔壁赌场老板的挑衅,他也只是冷冷地剜了他一目,没像平时暴怒。

“继续。”外国人说。

白色衬衫衣袖露出的细白手腕轻巧晃动,五指有力灵动地虚握着骰蛊摇晃,抛空,旋转,又是一次绚丽夺目的摇骰技术的展现。

外国人紧皱着眉,再次下注,围观的赌客效仿他跟着下注的仍是不少。

筹码:四五二十一,大。

揭蛊:一三六十,小。

外国人倒吸一口冷气,一注没中,比刚才还要糟。他抬起头死死打量带着面具的王杰希,但瞧不出王杰希有什么丝毫表情变化,他还端着尽职的荷官的身份,轻声开口询问:“这位客人,要继续吗?”

外国人咬了咬牙,点头。

又是一次令人眼花缭乱的花式摇骰,看得围观的赌客惊呼连连。

外国人咬着拇指思考的时间明显比先前长,不过还是赶在王杰希出言提醒前下好了注。

这次跟着外国人下注的赌客明显比先前少。

筹码:三四六十三,大。

王杰希轻轻提起嘴角,揭蛊。

五五五,围骰,庄家通杀。

外国人不可置信地看着这基本是极小概率才出现的场面,正出神,又听得王杰希再次有礼的询问,瞬间仿佛坠入冰窟。

这个人的技术远在他之上,再比下去,他会输得一塌糊涂。

“这位客人,还要继续吗?”王杰希慢条里斯地询问,但他仿佛是猜到外国人的回答,慢慢拿起放置在赌桌一旁的白手套,再次戴上。“不过,我想没必要再继续了吧。”

王杰希戴好白手套,转身准备离开前,暗暗在赌客群扫视一周,瞧到两位穿着休闲时尚看起来像是度假来玩的男性年轻人时视线停了一瞬,想着刚才较量时身上感受到的颇有压力感的视线,嘴角微微勾起,没再说什么,直接离场。

隔壁赌场老板气个半死,正想指责王杰希身为一个小小的荷官居然如此嚣张,但立马被脸色难看的外国人拦了下来。两人拉拉扯扯地说了半天话,把筹码全部返还,随即离开。

这两人气势汹汹地来,最后灰溜溜地走。让旁人看了一出好戏,也不知今晚会有多少人拿这较量当做一番好谈资。 

 

 

“那个荷官技术真不错。”混在赌客人群里围观了整场较量的黄少天颇感兴趣地盯着从骰宝摊离开的背影。

“我记得濠江那边先前想要个骰宝技术能压阵的荷官吧,说是旁边新开的赌场拉拢了个厉害的,吸引不少客流。”同样围观了整场较量的喻文州侧头问和他同行的黄少天。

“对,怎么,对这个荷官感兴趣?”黄少天挑眉问。

“你都夸他了。”喻文州笑着说。

黄少天是什么人,要是对职业赌彩有点研究的人都能立刻给出答案,世界赌坛前一百排得上名号的高手,在国内排名更是排在前列。而现如今,和喻文州一起共同执掌蓝雨,暂且从赌场退了出来。这个微草出身的荷官,能得到黄少天的一句夸,实力肯定是不错的。

“技术不错,虽然不太清楚有多厉害,”喻文州笑了笑。“但是现在蓝雨缺人,我当然想挖人试试。”

“从微草挖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笑得一脸成竹在胸的样子,忍不住打击一下自己的小伙伴。

“那把你扔去濠江那边压阵好了,他们肯定热烈欢迎。”喻文州歪头耸肩,眼里闪过笑意。

“别别别,你来说说你的计划吧。”黄少天敛起放松的神色,进入商讨公事的状态,稳声说。

 

 

 

 

tbc

评论(7)
热度(16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