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解忧,唯搞老王
走位飘忽,混乱中立
热爱挖坑,填坑另说
末流写字,污懒慢渣
我王,王右
 

【黄王】“普通”同事

 

要互相認識的彷彿普通又不普通的那種同事關係(。

@沉溺要深需要一种气氛。 说想看之后,开的脑洞之后即兴码的,不过不成文,是很零碎的场景,写的不好不要嫌弃_(:з」∠)_

 

ooc

 

 

清晨的阳光澄澈透明,穿过玻璃窗户唤醒睡梦的人。

王杰希循着生物钟醒来,看了眼床头柜摆放的闹钟,起床洗漱。他迷迷瞪瞪地对着镜子洗漱,看到镜中人因睡衣扣子没扣好而裸了印着暧昧印痕半个胸膛还有些迷糊,低头一看才彻底清醒过来。

出了卫生间,看到昨晚在他身上“作威作福”的人还躺在被窝里睡得香甜,搂着为了下床临时塞给他的枕头,露出的半张脸平静而美好,王杰希看到他那头睡得跟狮子鬃毛一样乱糟糟的头发忍不住笑意,弯下腰在他的嘴角烙下一个轻柔的吻。

去厨房忙活一阵,王杰希就着电视播放的早间财经新闻吃完自己的那份早餐,又留了一份放到桌上,才看到彻底睡饱的黄少天从房间里出来。

“你每天都起得这么早,真是让我忍不住怀疑晚上我是不是还不够努力。”黄少天凑到王杰希身边偷了一个颊吻。

“早点起才能早点出门。”王杰希直接忽略黄少天后半句的调戏。

“我可以搭你去上班啊。”黄少天搂着王杰希的肩有些不甘愿地晃了晃他。

“我以为你还记得我们在公司是‘普通同事’。”

“啧,真是麻烦死了。”黄少天听到王杰希的提醒,顿时不爽又无奈。

洗漱完的黄少天刚坐下吃王杰希给他留的那份早餐,就看到已经换好衣服的王杰希拎着公文包准备出门。

“我先出门了。”王杰希从玄关处探出身对黄少天说。

“我们等会电梯门口见,杰希你一定要等我。”

“你待会出门别落了东西。”

 

感应门感应到有人自动打开,王杰希走进公司所在的写字楼时看了眼电梯门前的长龙,又低头看了眼腕上的表,想黄少天应该赶得上。繁忙上班时间段,搭乘电梯的人很多,王杰希排在长龙的最后。

好不容易进了电梯间,电梯门准备关门的时候,王杰希就听到熟悉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噢噢噢噢等我一下、等我一下!”

王杰希侧头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弯了弯嘴角,伸手按住开门键让人进来。

“谢谢。”黄少天对着王杰希露出一个感谢的笑。

王杰希微微颔首,没说话。

谁也不知道,视线交接的瞬间,两人已完成交流。

 

总算来了。

杰希我很准时吧,说不迟到就不迟到,还能在公司楼下看见你。

 

疏远有礼的交际往来,在旁人看来,黄少天和王杰希就是普通同事。谁也不知道,他们是一对恋人。因为公司内部不准谈恋爱的奇怪规定,他们只好假装不熟。明明早上出的同一家门,在外面就成了点头之交。

“黄少每天都卡着点来上班,也不怕迟到。”和黄少天相熟的同事也搭乘这趟电梯,看到黄少天进了同一趟电梯,笑着打招呼。

“这才叫准时。”黄少天得意洋洋地笑着用肩撞了撞同事。

王杰希神情平静地抬头望着屏幕不停变化的数字,耳里听着黄少天的声音,眼底都是柔软的笑意。

 

 

埋首在繁复的数据里一看就是好几个小时,等到王杰希再次抬首,已临近午休。王杰希看了看已经空了的水杯,决定去茶水间泡茶,顺便休息一下。整层办公室被划分为好几个部门的办公区域,几个部门共用一个茶水间。

王杰希拎着水杯,在经过最外层办公室时,用余光扫了一圈发现销售部办公室又是空无一人,眼神闪了闪,但脚下未停,还是径直朝茶水间走去。

和财务部不同,销售部的办公室除了定点打卡时能看到人以外,别的上班时间基本看不到人,毕竟销售部的人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跑业务。

王杰希也知道这一点,只是每次经过销售部办公室的时候,还是情不自禁会用余光找找看,看看黄少天在不在。

 

 

“黄少今天的爱心便当也好丰盛,有个女朋友真好啊。”同事用充满怨念的眼神盯着刚打开饭盒的黄少天。

黄少天低头夹了一筷子肉在同事眼前晃悠一圈,然后迅速放到自己嘴里,还一边吃一边不住点头。嗯,真好吃。

同事看着黄少天嘴角藏也藏不住的得意的笑,表示好想烧。

“我也要找女朋友天天秀恩爱!”另外一个同事凑过来说。“话说黄少你什么时候带你女朋友给我们看看呀。”

“现在的姑娘会做饭的就不多,像黄少那位那样肯天天给准备爱心便当的肯定更少吧。”

“唉,好想烧。”

黄少天听着同事对他羡慕妒忌的聊天,笑得眉眼都弯了。

才不是女朋友,是男朋友;嘿嘿嘿,他确实很好,你们认识他呀,就不用特地介绍了。问他是谁,王杰希啊,财务部的王杰希。

黄少天心里得意地唰唰地飞着弹幕,嘴上倒是藏得严实,嚼着王杰希准备的爱心午餐,看着同事不说话。

不过黄少天不知道,在公司那边有几个妹子也在叽叽喳喳地讨论他的男朋友。

“你们说,王杰希的爱心便当是谁准备的?”

“女朋友吧。”

“没见过他女朋友呀,感觉他也不像有女朋友的样子。”

“你该不是想说是他自己准备的便当吧。”

“……如果是这样,好想嫁。”几个姑娘互相对视,达成一致意见。

 

 

王杰希再次拎着喝空杯的茶水杯去茶水间,这次碰上了回公司拿客户资料的黄少天。黄少天看起来很渴,王杰希刚进门就看到他捧着一大杯水咕噜噜一下子喝了大半。

“杰希,等会我还得去见个客户,晚上就不能和你一起回家了。”黄少天喝了个痛快,才停下,顺手擦了擦嘴边的水渍,想想要说的事,才开口。

“嗯,那我下班就不等你了。”王杰希把水杯放到一边,伸手给黄少天理了理有些歪的领带。“在外面跑得领带都歪了,要注意形象。”

“好。”黄少天抓着王杰希还放在自己的领带上的手,低头亲了一口他的指尖。

 

 

厨房油烟机运作吹散各种炒菜的香味,闻得刚下班的人饥肠辘辘、归家心切。

黄少天回到家,就闻到厨房里传来一阵香味,勾得他馋虫蠢蠢欲动。他随手把脱掉西装外套扔到沙发,就趿着拖鞋钻进厨房。

王杰希低着头正看着火候,手里捏着铲子慢慢推着转圈,淼淼的蒸汽腾起模糊了他的侧脸。

黄少天从王杰希背后环住他的腰,他很喜欢这个姿势,这个可以把王杰希整个人都抱进怀里的姿势。

“回来了。”王杰希侧头看了他一眼,随手把手里的铲子换成筷子,夹了一筷子菜要黄少天试试咸淡。“我这个新做的菜怎么样?”

“好吃,你做什么都好吃。”黄少天真情实感地赞美。

王杰希有些无语地瞄了黄少天一眼,他比较想听有用的意见,而不是空泛的赞美。

“对了,杰希你听我说啊,”听到王杰希嗯了一声表示有在听,黄少天立刻继续话题。“我下午去见的那个客户,问我有没有兴趣跳槽去他那儿诶,他那公司和我们现在的公司福利啊薪水和我们公司都差不多,而且我问他啦,他那边可没有我们公司不准公司内部谈恋爱的破规定,就这点来说,我觉得挺好的。”

“还在怨念啊。”王杰希有些哭笑不得。

“对啊,公司这点好讨厌,搞这么个破规定,让我想和你见个面都得偷偷摸摸的,烦死了。”

“我们在公司见面的时间也不多啊。”王杰希觉得没什么,反正他们两人,一个蹲办公室,一个在外头跑,本身能在公司见的时间就少。

“秀恩爱都不行,我那些同事他们天天让我把给我做爱心便当的女朋友带给他们看,我好想当他们面好好秀一波恩爱哦,不能说都快要憋死我了。”黄少天继续倒苦水。

王杰希听笑了。“噗呲,你们不跑业务的时候就聊这些,你们有够无聊的。”

王杰希话里满是嫌弃,但他的耳廓却是红了,站他身后的黄少天看得很清楚,忍不住凑过去咬了口。

王杰希习惯了黄少天平日里偶有的毛手毛脚,看着菜的火候够了,稳稳关火。“好了,吃饭吧。”

 

王杰希关了大灯准备睡觉,留了盏床头灯给还在洗澡的黄少天。

黄少天一身湿气钻进被窝,然后长手一揽就抱着王杰希躺进被窝,凑过去对着雪白的颈子就是一口。

王杰希表示真的不懂为什么黄少天在外面跑了一天业务,晚上精力还能这么充沛。

“你够了,明天还要上班,别在别人看到的地方留印子。”

“干脆跳槽吧。”

“……”

 

 

 

春宵一刻值千金,不直播了吃狗粮。

 

 

fin

 
几个没写进去的脑内片段:

 老王是财务部的,虽然他不是出纳,但他也对黄少每月能领多少工资清楚得很w
黄少表示好想申请把他的工资汇进老王的工资卡里,反正他用的是老王银行卡的副卡。
  

洗手间“偷情”,黄少推着老王在洗手间的小隔间里要亲亲,差点被发现。老王表示太刺激了,而且他并不太喜欢洗手间这个约会地点,还是跳槽吧(x

 

 

 

 

 

 

 

 

 

 

 

 

评论(5)
热度(129)
© 殷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