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
 

【叶王】No Game No You

ooc

AU

求评论(害羞 

############### 

 

叶修记得很清楚,他和王杰希是怎么相遇的。

 

那天是阴雨绵绵的天气,密密细雨滴答滴答地下得让人心烦。

 

叶修撑着一把黑色长柄雨伞,他持着伞的角度很低,伞面遮挡了他大半张脸,用两根手指勾着重重的袋子,慢悠悠地走在年代久远而规划不好的破旧老城区狭窄的小巷里。

 

看着因为排水不好而已经开始积起水的地面,叶修思考了一下,选择绕路走捷径。就是这一个无意间作出的选择,让他遇到了王杰希。

 

顺着平日的路线,突然转了个方向拐进一个狭窄的胡同,那是个死胡同,堆了不少被抛弃的物什,看起来乱七八糟的,一般人都不会靠近,但叶修知道那是一条可以走的捷径,翻过那面墙回家,比他平时按着常规路途回家的距离近多了。

 

叶修轻轻踩着已经铺着一层薄薄的水的地面,水不太干净,细小的木屑泥沙混在里面冲刷着鞋尖,绕开一个被遗弃很久的破旧真皮沙发的时候,他看到了从沙发背后露出了一双被黑色西裤包裹的腿,那腿摆放的姿势,让人自然而然地联想到像是有人悄无声息地躺在水里。

 

叶修瞧着那双长腿,思考他是要装作看不见直接离开,还是看看再说,沉吟片刻绕到沙发背后——

 

他看到一张苍白无血色的脸,眉头紧皱、眼睛紧闭,看起来不太舒服的样子,而他身上湿得隐约有些透明的白色衬衫小腹处染着浓厚的血色也证实了这一点。被雨水打湿的头发贴在额前,潮湿的布料黏在身上勾勒出纤细线条,看得出他想要隐藏自己而蜷缩起身体躲在沙发后面,最后却昏迷晕倒在肮脏的水里,整个人看起来极为可怜。

 

叶修看着这个人的可怜相,叹了口气,看着小腹那明显是枪伤的伤口就知道这人明显是个麻烦,但他没法放着一个还有救的人不管。

 

于是,王杰希就这么被捡回家。

 

 

 

 

王杰希被身上的伤痛撕扯着神经在昏迷中悠悠转醒,睁开眼望着头顶灰白的墙发了会愣,然后被头顶明显是天花板的景色吓得从床上挣扎着起来,不甚清明的思维艰难地运作——

 

他这是被抓住了还是被救了?

 

“别乱动,我的包扎技术不太好,你小心扯到伤口。”一只温热的手按住他的肩头,一把懒洋洋的男声出现在他旁边。

 

王杰希这才注意到旁边有人,他转头去看,望进一双幽深沉静的黑色瞳孔。

 

这是他和叶修第一次的四目相对。

 

“你是……?”王杰希犹疑地开口,他发现自己已被换上干爽的衣物,小腹的伤口用纱布好好裹着,虽然手法有些粗糙。这么好的待遇,实在不像是被敌人抓住。

 

“一个路过的好心人。”叶修随口回了一句,手上稍稍一用力,把王杰希重新按回床垫上。

 

王杰希躺在床上,侧着头看叶修走进厨房又出来,手上拿着一个冒着氤氲热气装满水的玻璃杯,然后放到床头柜上。

 

“等水变温了,你就起来喝点水吧。”

 

“……你不怕吗?”王杰希在叶修进厨房的时候,大致扫视了一遍屋内的情况,昏暗的光线,凌乱的家具,看起来是个落魄独居者的家。

 

“怕什么?”叶修坐回摆在床前的椅子,习惯性翘起二郎腿,听到王杰希的问话,挑了挑眉。

 

“……你帮我包扎伤口,应该看得出我这是枪伤吧,你救了我不怕遇到麻烦吗?”王杰希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嘶哑发抖,不知是因为身上的伤,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叶修定定看进王杰希的眼底,清澈见底的琥珀色瞳孔,温暖得如同被太阳暖化的蜂蜜颜色,在他受尽苦难时还在担忧是否会连累到他人。

 

叶修沉默了一会,坐直身,伸手揉了一把王杰希的头发,发丝柔软,手感很好。“好好养伤,然后安静离开,就不会把麻烦带给我。”

 

王杰希的养伤生涯,和与叶修的同居生涯就莫名其妙开始了。

 

 

 

 

 

叶修是个看起来懒散、随心,实际上细腻、认真的人。这是王杰希住在叶修家里,和他相处之后得出来的看法。

 

他想要下床的时候,叶修总会出现在床边,扶他起来说是怕得他动作大拉扯到伤口;他明明看见客厅摆着烟灰满了没倒的烟灰缸,却从没看见叶修在他面前抽烟;他明明在厨房看到门口垃圾箱里塞着几个还没来得及扔的泡面空桶,但叶修却在吃饭的时候,端出几个菜和饭,美名其曰“补充营养”。

 

王杰希觉得叶修很神秘,他没有一份要每天去上班的正式工作,但也不像是因不愿工作而赋闲在家的宅男;他曾无意窥见他宽松的衣物下有着一副矫健的好体魄,宽阔的脊背上还有一条长而明显的伤疤,但他气质平和,不是那种会滋事生非的人;他有一双极好看的手,捏着烟卷的时候,握着菜刀切菜的时候,有一种行云流水的美,让人想要猜测他若是拿起别的物件是不是同样有着别致的美;他有时候会搬张小凳子坐在窗前,叼着烟望着外头静静坐上一会,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过,王杰希从来没有问过。

 

王杰希对于自己目前的糟糕状况心知肚明,毕竟在那些想要他命的人还没看到他的尸体前,他们是不会终止对他的追杀的。对于他来说,不管叶修是普通人也好,亦或者曾经不是,都没有什么不同,起码叶修现在只是个普通人,而他不想扰乱叶修本应平静的生活。

 

他们原本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只是在偶然的命运交错里相交了。

 

叶修对他的态度不亲近也不疏离,王杰希也藏起自己的隐忧安然住下,于是两人就这么简单地相安无事地处着。

 

 

“伤好了,我等会走。”

王杰希看着叶修从厨房里端出最后一盘菜,在餐桌另一端坐稳,突然开口。

 

叶修刚挟了根四季豆放进嘴里,听到王杰希的话,他抬头看了眼王杰希,点点头,咬碎嘴里的豆子咽下。

 

“一路顺风。”

 

两人没再展开什么交流,静静地吃完了早饭。叶修把碗端去洗,再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家里除了他自己,已经没有第二个人了。

 

 

 

 

 

再次相遇,又是在老城区的小巷里。

 

还是撑着那把黑色长柄伞,黑色的伞面遮挡着午后热烈的阳光,叶修有些不得劲地松了松系得有点紧的领口,心里感叹这夏天真是一年比一年炎热了,就听到一阵混乱的脚步声从远处而来,还有几声零散的枪鸣。

 

叶修皱了皱眉,心下随意猜着是哪家黑势力在白天也这么猖狂,左右看看周围,收起伞,转到一栋小楼的后方轻轻松松爬上二楼然后从窗口进到荒凉的仓库。他蹲在窗台前,小心翼翼地观察路面的情况,然后他一眼就认出那个跑在最前面的人,是王杰希。

 

王杰希对这个老城区四通八达的小巷还是比较熟悉的,他左拐右拐地绕路跑,已经甩掉不少人,只剩下两三个人还在对他穷追不舍,而且其中一个人手里还拿着枪。不过这人枪法不太好,好几发子弹都没打中他。

 

叶修叹了口气,想着王杰希可真是能惹事啊,这追着王杰希的人他认得,还不是同一个黑势力的,居然结成联盟一起追杀王杰希。叶修像猫一样翻过窗台从二楼跳了下去,追着王杰希跑的人浑然不觉,他抬起伞尖对准拿着枪的人的后背,还没超过五十米的距离,摁下开关,伞尖突然打开露出枪口,消声装置将枪鸣声掩盖到最低,置人于死地的子弹从里面射出,敌人被秒,直接倒地。

 

那些人这才发现后有埋伏,转头一看,才发现叶修拎着伞懒散地伫在小巷中央,伞尖还冒着机械剧烈摩擦产生的点点热气。剩下的两人对视,不知该先去解决叶修,还是解决还没抓到的王杰希。

 

正僵持着,本已藏身好的王杰希不知从哪突然跳出,一个飞踢将两人踹翻在地上,行凶者的刀飞了出去撞到墙上掉落,他三下两下便将其中一人牢牢扑倒在地上怎么挣扎都起不来。叶修也将另一个人摁到,准备听候王杰希的发落。

 

王杰希抬起头看了叶修一眼,还是那双幽深沉静的黑色瞳孔,静静望着他不动声色。王杰希垂下头,从叶修的角度能看到他露出一段白皙纤细的颈项,纤长的手指精确地握上地上两人人的颈骨,看着那两人因为被掐着气管吸不到气脸色变红又变白,手脚由剧烈挣扎到最后静静躺在那,昏迷了过去。

 

叶修站起身,伸手戳了戳王杰希的发旋,引得王杰希抬头望他。叶修抬起伞柄,伞尖对准昏迷的两人。

 

“砰”得两声,两人再没生命迹象。

 

“还能动吗?要是能动,陪我把尸体和现场清理干净。”叶修看着王杰希身上的刀伤还流着血,敛着眉问了一句。

 

“没事,我可以。”王杰希站起身,他小声说:“麻烦你了。”

 

 

 

 

 

清理完现场,王杰希跟着叶修回家。

 

“在我这住下吧。”叶修对他说。

 

“嗯。”

 

“这回不怕了?”

 

“……我知道你……前辈……”王杰希呐呐着说。

 

叶修从茶几的烟盒里拎出支烟,刚叼进嘴里,就听到王杰希这么说,他有些惊讶地看了王杰希一眼,又收回视线。“你有跟警方联系还搞得这么狼狈?”

 

“冒了次险,不过收获巨大也值了。”王杰希浅浅笑了一下。

 

“接下来怎么办?”

 

“警局那边在收网清场了,我再躲躲就好。”

 

“那留下来吧。”

 

 

这次,王杰希在叶修这住得很安心。

 

他从同事那边知道,叶修其实是警方的线人,以前也是警察,还是很厉害的前辈,可惜后来因为一些错误被辞退,辗转当了线人。

 

一个线人,一个卧底。

 

两个人都是麻烦,谁也别嫌弃谁。

 

为了避开潜逃的黑势力的追捕,两人窝在家里都不怎么出门,一心一意地藏起来去过‘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过寻常日’的生活。

 

情愫渐生。

 

不知是谁先对谁有了好感,是谁迷了谁的心,王杰希和叶修就这么你来我往地暗自揣测着对方的想法,然后在同住的不知第十几天,两人滚到了床上。

 

叶修解了王杰希的扣子,看着他红着脸乖乖躺在自己身下,顿时觉得下腹疼得紧。

 

“你真的愿意吗?”叶修俯下身,亲了亲王杰希的眼尾,认真问。

 

王杰希咬了咬牙,支着手臂撑起身吻上叶修的唇。

 

衣物扯落,两人赤裸着抱在一起,润滑扩张进入。叶修看着王杰希露出隐忍而满足的表情,再也无法忍耐。

 

雪帐落下,床被颠簸翻腾,喘息隐隐传出。

 

 

 

可惜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竟让一小股潜逃的黑势力查到了王杰希,打破了两人平静安宁的小日子。

 

“这边。”

 

叶修拽着王杰希的手一路狂奔,在老城区的大街小巷里左逃右窜。幸亏这路因为以前规划得不好路窄,小汽车只能慢慢走,而且开起来一不小心就能蹭到什么边角,所以来追他们的人都是用跑的,但他们并不能指望着单靠这样就能摆脱来势汹汹的追兵。

 

离老城区出口还有不到十分钟路程的时候,叶修突然急急忙忙对王杰希说:“你引开他们一段,我去那边车库开辆车出来,做得到吗?”

 

王杰希还没来得及思考叶修居然有车这个问题,眼角扫到追他们的人离他们越来越近,连忙点头,和叶修兵分两路。

 

在王杰希带着几个零散跟在后头的追兵跑出旧城区的时候,叶修开着一辆黑色越野车追了上来。他开了车门,一手握着方向盘,探出半边身去拉王杰希,一把把他拽进车里,关门踩油门,扔下几个懵逼的追兵扬长而去。

 

“要去哪?”王杰希坐在副驾驶大口喘气,手按着胸口平复心跳,这次突袭真是太遂不及防了,而且那些人明显是最后一波反扑的临死挣扎,脸上都带着不计后果的疯狂。

 

“警方那边联系得上吗?”

 

“联系得上,但是他们那边说暂时挤不出多余的警力,要我们等会。”

 

“那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了。”叶修笑了笑,而后看着后视镜眼神一冷。“有人开车跟上来,大眼系上安全带,我要开快点了。”

 

方向盘一打,油门一踩,车便疯狂加速,幸亏叶修驾驶技术过硬,才能在湍急的车流里穿梭自如。

 

有拦截的车被红绿灯阻隔,只能不甘心地看着黑色越野车离他们越来越远;但也有开得快的车不顾撞车的可能硬是压着红灯线闯了过去,牢牢跟在王杰希他们身后。

 

“要开出城区吧。”看着越来越少车辆的车道,王杰希转头去看叶修。

 

“虽然我反应够快,但是在人多的地方还是开得心惊胆战啊。”叶修把着方向盘,有点无奈。

 

“嗯,撞到人就麻烦了,那些人撞到人也不好。”王杰希用视线描摹着叶修的侧脸。他知道这次他们可能在劫难逃。

 

“你还是那么……”听到王杰希的话,叶修轻轻笑了。“面前这条高速公路路是新修建的,你说上不上?”

 

“上吧。”王杰希下了决定。

 

黑色越野车开上高速公路,风驰电掣,后面紧追不舍。

 

“你猜我们还要跑多久?”叶修调了一下后视镜,让他边看路后面的状况,边能看到从镜中看到王杰希。

 

王杰希沉吟了片刻,摇摇头。这中间可能发生的意外太多,他难以给出猜测。

 

叶修看着王杰希脸上并不惊慌的神情,微微笑了,凑过去偷吻他的嘴角。

 

我爱你。

 

杰希,我没有告诉你,车上的油已经不多了,而且这条高速公路联通的是一条才建设了一半的过海大桥,我们将会葬身海底。

 

王杰希有点脸红,看着叶修嘴角勾起很得意的样子,原本紧绷的心一下子就松了下来。他解了安全带,整个人挪过去抱住叶修。

 

黑色越野车在叶修油门踩尽的情况下,以最高速行驶越过断桥,飞了出去。

 

我知道啊,这个桥的情况。

 

不求同年同月生,只求同年同月死。

 

能和爱人生同裘死同穴,已是万幸。

 

 

车以抛物线坠入海中,车门打开,叶修和王杰希都没系安全带,他们抱在一起被甩了出去,坠入海中。

 

砸开水面落入海中时,王杰希痛得闷哼一声,海水涌进嘴里,夺走他的为数不多的空气。叶修凑过去抱紧他,吻住他的唇,给他渡气,缠绵得就像他们在小屋内那样相拥而吻。

 

但王杰希反把气渡了回去,用难得霸道的态度。他很痛,他猜自己的脊椎应该已经断裂了,在落入海面的那一瞬间,但他很庆幸是自己先落水,而不是叶修。他想他活不了多久了。

 

两人在海里沉浮,叶修把王杰希抱得更紧,看着近在咫尺的王杰希还和他唇贴着唇,但那双奇异的眼睛弯成微笑的弧度,像是在安慰他一样。

 

在昏暗的海水里明明应该看不出来,但叶修觉得微笑着的王杰希的眼角好像流了一滴泪。

 

然后——

 

王杰希在他面前化为虚影,在他怀里慢慢消散,最后连一点光消失不见。

 

“任务失败。”

 

在陷入昏迷的最后一刻,叶修听到系统这么对他说。

 

 

 

叶修睁开眼,平躺着半个身浸在营养液里,望着闪烁着电子光的虚拟仓舱门,沉默了片刻,才推开门出去。

 

这是二十五世纪,一个全息网游盛行的时代。

 

叶修看了看墙上挂着的钟确认时间,去厨房给自己做点吃的。营养液虽然营养是够,但缺乏传统食物的美味,人们若是有时间,还是会喜欢自己下厨。

 

叶修忙活了一会,从厨房里捧出一碗香气喷喷的排骨面,打开电视听着新闻坐在客厅吃。家里只有他一个人,有点声陪伴终究是好的。

 

吃完饭,叶修便去睡了。虽然躺在虚拟仓里也是休息,但神经始终连接着网络,并不能替代人体所需的真正睡眠。

 

第二天。叶修起床洗漱后,又把自己送进虚拟仓。

 

这是他第一千零一次进到这个场景。

 

灰暗的天空,阴雨绵绵的天气。

 

他撑着一把黑色的长柄伞,拎着重重的袋子走在老城区的狭窄小巷里。

 

他在等一个人的出现。

 

那个人,叫王杰希。

 

 

 

fin

 

 

 

 

 

 

 

 

 

 

 

 

 

 

 

 

 

 

 

 

 

 

番外:

 

叶:不管重来多少次,我都一直爱你。

 

王:即使重见时我们是陌生人,我也会无数次爱上你。

 

ps:相恋是意外触发剧情,非主线剧情。

 

评论(31)
热度(159)
© 黑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