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解忧,唯搞老王
走位飘忽,混乱中立
热爱挖坑,填坑另说
末流写字,污懒慢渣
我王,王右
 

【喻王】Super Psycho Love (三)

百日王受活动时开的连载,说起来也有段时间了,被一位姑娘问及还更不更,有些愧疚地默默捡起来写。求感想求评论,么么哒

前文链接: (一) (二)

##############################

西幻paro

ooc

年龄操作有

一堆乱七八糟的私设

文不对题

吸血鬼喻x魔法师王

剧情废,感情也废,慎入。

##############################

 

 

(10)

“你要找的东西在这里?”不可置信地望着面前这座在夜色里也极为高大的密林城堡,王杰希猛地转身面向喻文州,询问的声音冷得能凝成冰。

 

 “对,在这座城堡的地下室。”面对王杰希的质问,喻文州坦然回答。

 

“你打算怎么拿?”王杰希冷声问,深山密林寻宝和深山密林里的城堡寻宝是两回事。

 

“你应该猜得到呀,”喻文州笑了笑,“杀人,哦不,吸血鬼,然后拿走,就这么简单。”喻文州温着声线慢斯条理地说。

 

王杰希嗤笑“这么简单,你怎么不自己动手?”

 

“吸血鬼有可怕的速度,尖利的爪牙,自愈能力也相当不错,这让吸血鬼有着极强的单兵作战能力。”

 

“什么意思?”

 

“你知道这个城堡里有多少吸血鬼吗?”喻文州抬手指了指城堡,微微笑了一下。在王杰希看来,这笑很是危险。

 

“这里住着一个隐世的吸血鬼家族噢。”喻文州的尾音微微上翘,不知是因为兴奋,还是什么。“杀一个、两个、三个、十个都还好,但是几十上百,就我一个动手,容易有漏网之鱼。”说着,喻文州向王杰希伸手,并迈了一步。

 

王杰希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喻文州低笑。“人类魔法师的魔法有着相当强大的群攻能力,所以我需要借助你的力量,杰希。”

 

原来是为了这个,不是因为自己的奇怪身份。听到喻文州这么说,王杰希心里悬在半空的石头才终于落了下来。“那为什么选择我?”

 

“听闻你的老师对吸血鬼很感兴趣,我想用吸血鬼的资料和你做交易,你应该不会拒绝的。而且你这次吸血鬼任务经历也可以和你的老师分享呢。”

 

林杰会对吸血鬼感兴趣,还不是因为自己。王杰希听到喻文州的解释,心里苦笑了一下。他抽出腰间的魔杖。“我知道了,你要我怎么做。”

 

喻文州站在城堡门前,手放在把手上正准备推开,他听到王杰希的问话,转头对王杰希笑了一下:“用火来设一条隔离带防止低阶吸血鬼逃跑,你做得到吧?”

 

“明白了。”

 

唰地一下,熊熊火焰燃起并逐渐连成一线,将城堡包围起来。

 

 

 

(11)

喻文州准备推开门的那一刻,门被从里推开,几只枯白的手臂猛地伸了出来,试图抓挠喻文州。喻文州早有准备,轻巧往后一跳,躲开攻击,稳稳落在王杰希身旁。

 

王杰希皱着眉看向大开的城堡大门,低阶吸血鬼涌了出来,他转头看了眼喻文州,他的嘴角正挂着诡谲的笑回望。

 

“我突然想起来,夜晚可是吸血鬼的狩猎时间啊。”王杰希的声音又冷了几度。

 

“我只是想看看杰希的能力。”喻文州温温柔柔地笑着回答。

 

“呵呵。”

 

王杰希冷漠地扫了坑他的喻文州一眼,收起魔杖,拔出藏在腰间的匕首,嘴里快速流利地念出一串魔咒,小型火焰唰地直燃在离他稍远的几个低阶吸血鬼身上,同时挥舞着匕首向离他较近的低阶吸血鬼攻去。

 

流畅地穿梭在意图攻击他的低阶吸血鬼间,匕首快准狠地从下往上地往吸血鬼的咽喉刺去。有的吸血鬼被王杰希的攻击吓得退却了脚步,也有吸血鬼仗着身体自愈能力好挥舞着尖利的骨爪冲向王杰希。

 

深紫的指甲尖一看就知道染着毒,王杰希冷眼仔细观察吸血鬼的移动攻击路线,以其诡谲的身法躲开他们的利爪攻击,虽然一寸短一寸险,但他并没有一味躲避,而是看准时机就在可攻击距离内挥动匕首在吸血鬼身上留下足以影响他们行动的伤口。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灵敏移动的身影,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他倒是没想到王杰希身为一名魔法师居然也拥有相当不错的近战能力。他所认识的魔法师都是远攻型好手,但近战过弱,没想到王杰希倒是给了他意外的惊喜。

 

“这次真是遇到宝了呢。”喻文州瞧着王杰希利落攻击敌人的背影,低声自言自语。

 

“我也不能旁观啊,”喻文州看着远处向他涌来的吸血鬼,微微笑笑,伸手张开手指而后微微蜷起,高阶吸血鬼的威压从他身上漫不经心又悄无声息地蔓延开来,像洪水一样席卷全场,低阶吸血鬼被这威压压制得迟缓了身形,喻文州瞬间移动出现在他们面前,毫不留情用纤长苍白的手指扭断他们的喉咙。

 

然而喻文州并不知道在他散开威压的瞬间,王杰希原本灵巧游移的身形艰涩地顿了片刻,挥动匕首的刀尖离最近的吸血鬼只有毫米之差,王杰希在电光石火之际想明白是什么影响了他,眼神随即幽暗几分,狠狠咬破下唇唤醒自己,在喻文州注意到之前,狠厉摆动上臂将匕首捅穿对他张开利牙的吸血鬼的上颚,腐朽乌黑的血洒了王杰希一脸。

 

“我们进去吧。”喻文州重新握住大门门把,姿势优雅地仿佛要去参加一场宴会,语气柔和地转头对跟在他身后的王杰希说,王杰希随意抹了一把脸,没注意到喻文州若有所思的眼神落在他沾染了血液的唇上。

 

喻文州突然觉得,王杰希沾染鲜血的时候,倒是显得比平时的淡漠更为动人。

 

王杰希不置可否地点头。在这场任务里,他只是个执行者,照做就好。

 

喻文州瞧着王杰希略有些敷衍的脸色,轻轻笑了起来,手腕用力,门被拉开,而后第一个迈入这座城堡的前厅。

 

长长的红毯,晃动的烛光,昏暗的前路,看不清的深处似乎有人轻轻哼唱起一支缥缈却又诡谲的歌。

 

“弄虚作假。”王杰希迅速扫视了一遍这空旷的前厅,不屑地冷哼一句。

 

喻文州听到王杰希这句话,笑了。“你说得对,不过这其实是他们的礼节,毕竟原本是我们阻挠了这次盛宴的举行。”

 

“不出来吗,我的老朋友?”喻文州笑着掀开兜帽,露出那头银色的长发和妖异的面容,优雅的声线放大到让屋内的主人都足以听到。

 

高高的阶梯上悄然出现了几位衣着华丽的吸血鬼,他们身上的高阶吸血鬼的威压猛然地冲到喻文州和王杰希面前试图镇压他们。

 

王杰希低下头,垂落的额发和头发阴影掩去他变化的神色,若他是人类,他便不会受到影响,但偏偏他不是,而是一个正在一步步沦为全无理智可言的最低阶吸血鬼的半人半吸血鬼。

 

“喻文州,当年让你跑了,这次你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可不会放过你。”身披狐裘大衣拥有死白肤色的吸血鬼用着嘶哑的声线伸出干瘦的手指边说,边对着喻文州居高临下地指指点点。

 

“是吗?你们可真是有够不自量力的,连我的实力和来意都没搞清楚就说这样的话,可真不怕被打脸啊。”喻文州不动声色地往前迈了一步,汹涌的威压瞬间如同最可怕的海啸一样向阶梯上的吸血鬼拍去。

 

王杰希被喻文州这不分敌我的攻击影响得脸色一白,天知道他感受到喻文州这次放出来的威压时只觉脊背和膝盖一软,差点想跪伏在喻文州身后。若不是他咬紧牙关、捏紧手中的匕首,冰凉的金属触感一阵又一阵地刺激着他,说不定他就会这么臣服了。

 

“杰希,对上他们,你害怕吗?”喻文州没转头,低声笑问,于是错过了王杰希不自然的脸色。

 

“……与其问这种问题,不如告诉我我要是烧掉这个大厅会不会影响你寻找要的东西。”王杰希盯着喻文州那头过了腰的银色长发,端着冷淡的声线回道,越发深沉的呼吸不动声色地掩盖身体的异状。

 

“呵呵,放心吧,不会。”喻文州笑着稍昂起头,优雅地扬起手,手腕落下的瞬间,他诡异迅猛地出现在阶梯上,待那几个吸血鬼发现他的时候,那纤长有力的手指已然插入站在最后方的吸血鬼的喉咙中,咕噜噜的黑色血液被他抽出手指的动作带得飞溅而出。

 

王杰希低声念着咒语,右手握着匕首,左手按着放在腰后的魔杖,一颗颗跳动的焰球迅疾地冲向吸血鬼,精准地避开喻文州,落到敌方的吸血鬼身上。

 

杀戮盛宴的最高潮,开始了。

 

 

 

(12)

“任务算是结束了吧?”

 

闻着浓重腐朽的血腥味,王杰希皱起了眉,他没看喻文州,而是假装漫不经心地打量着被他烧得出现不少损毁的大厅。他的心跳有些快,他觉得这场打斗下来,能量和体力都消耗巨大,而且他觉得心底隐隐出现了一丝名为不安的浮躁。

 

“陪我去趟地下室拿东西吧,何必这么急着离开?”喻文州瞧着王杰希的侧脸,抿紧的唇看起来有些苍白,让他想起刚才看到他的唇沾染到鲜血时的艳色。

 

还是那时候比较好看呢,喻文州分了心神想道,但转念又想,这应该是吸血鬼的独特审美吧。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他一时还真想不出该怎么拒绝。

 

“走吧。”喻文州笑着抓着王杰希的手腕,引着他向前方的地下室走去。

 

王杰希看了眼喻文州冰凉的手指,不知是有意无意刚好搭在他的脉搏上,下意识想挣脱掉,却又怕喻文州觉得怪,只好僵着身体跟着喻文州往前走。

 

 

 

“这就是你要找的东西?”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从一个宝箱里取出一个小巧的物件,古朴的设计带着诡异的能量波动,还有一卷破旧的羊皮卷。

 

“嗯,这是吸血鬼的家徽哦。”喻文州大概此刻是心情极好,有些俏皮地歪了歪头笑着告诉王杰希。

 

“……家徽有什么用?”王杰希皱了皱眉,他虽有搜寻过吸血鬼的资料,但始终得知浅薄。

 

“一般来说没什么大用,不过家徽若是被外人得到,说明这个家族是该亡了;一个吸血鬼的家族会有不少分支,一个家徽的损毁代表这个家族的一个分支的消亡,家徽正是担当告知的责任。”喻文州凉薄地笑着,仿佛刚才带着王杰希去毁灭一个家族的分支的人不是他。他的手指轻轻一用力,这枚家徽便在他的指间烟消云散。

 

 

“任务的奖励我会尽快寄出去,希望你的老师会喜欢。”

 

“按约付酬即可。”就此别过。

 

王杰希深深看了喻文州一眼,转身离开。

 

喻文州重新戴上兜帽,临走前想起王杰希利落攻击的身影和唇上的那抹艳色,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笑。

 

杰希,有机会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tbc

 

 

写着写着,发现和以前的构想不一样了呢(瘫瘫)
另外,喻总长发及腰,可以嫁了(x

评论(11)
热度(56)
© 殷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