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解忧,唯搞老王
走位飘忽,混乱中立
热爱挖坑,填坑另说
末流写字,污懒慢渣
我王,王右
 

【all王】荒漠〖2〗

ooc

异世界西幻背景, 一堆bug(哭哭

关联(或者叫可攻略?)角色≥5

想剧情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已经在发展中的故事,不用从头写真是太好了。感情发展缓慢,见谅。

 

跪求评论,给窝爱滴支持⊙ ◇ ⊙

###################

 

王杰希阖着眼嗅着空气中越发浓烈的血腥味,心里揣测最前线的战斗究竟惨烈到什么地步,又抬眼望向挂在空中最高处的太阳,王杰希心知这一波凶猛的魔兽潮还将要持续很长的一段时间,直到太阳落下才有可能缓下来,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被长长袖管遮盖的手,手腕细得要命,肌肤越发地苍白,能清晰看到皮肤底下布着青蓝的血管,抬起手扯了扯盖在自己头上的兜帽,躲在阴影下的脸也不太有血色,但镇定内敛的神色让见到的人都情不自禁地把有关担忧的话藏在嘴里。

 

他转过头和跟在自己身侧的弟子高英杰,温声说:“英杰,你和你的伙伴准备一下等会去前方帮忙,治疗估计需要人手。”

 

高英杰乖巧地点点头,看到王杰希转身准备离去,连忙唤他:“老师你……”

 

“我去祭司柱那边,你去忙吧。”王杰希知道高英杰想问什么,解释道。

 

“好的,老师慢走。”

祭司柱,大型魔力增幅道具。白色的竖状石料,上面浮雕着长长的锁链和扭曲成奇形怪状的火焰图案,最上面还有月亮和太阳的图案。王杰希走上祭台,抬手摸了摸立在最中间的祭司柱,触手冰凉,想起林杰曾告诉过他祭司柱的真实用途,嘴角不由勾起一个凉薄的笑。然而在这个战场,它的用途非常有用。

 

王杰希绕着祭司柱走了一圈,面向最前方战场的那面石料被内凹雕出一个花纹繁复的座椅让人就坐,王杰希坐了上去,眼睛扫了眼湛蓝到纤尘不染的天空,阖起眼进入假寐状态。

 

富有生命力的绿色能量从祭司袍下蔓延开来,越过祭台,向最前方的战场爬去,在王杰希精神力的指引下,能量被分成一股股向需要的队友流去。祭司柱的增幅作用,能让祭司身上得到的信仰的神之力增幅几十倍,跨越数公里也能到达队友身边。让祭司这种一旦假寐进入魔力震荡状态就成了活靶子的职业,远离危险的前方,在后方也能支援队友。

 

夜幕降临,战事和缓进入收兵状态,魔兽潮渐渐退去。

 

王杰希睁开眼的时候,最精锐的队友已经从前线退下,后尾交由后勤部队清扫。

 

月光之下,方士谦独自一人抱臂站在祭台下,像是在等王杰希。不过按照以前的规矩,巫医就应随身侍奉在祭司身旁,只是方士谦和王杰希都不怎么拿以前的规矩当回事。

 

“怎么了?”王杰希起身,下了祭台。夜风吹过,吹得人有些冷,王杰希悄悄捏了捏手。

 

“听英杰说你用祭司柱了,就过来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王杰希扫了方士谦一眼,发现他面色平淡得不像是刚从战场下来。

 

“过来看看你累不累,需不需要治疗。”方士谦看着王杰希白色的兜帽下露出小半张脸,尖尖的下颌看得他眉头紧皱。

 

“啊?我只是在这坐着而已,你们在前线打了一整天,才叫累吧。”王杰希听得有些好笑,他摇摇头,冲着方士谦随意地摆了摆手,准备回自己帐篷。

 

“王杰希。”

 

“嗯?”

 

“……没英杰跟着,等会可别忘了吃饭。”方士谦见王杰希转身看他,沉默了片刻,才开口。

 

“好,我知道了,等会过去。”

 

 

 

王杰希到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吃上了。烟火缭绕和食物的香气,让人真切地觉得自己暂时脱离了那个血腥的地狱,回归人间。人零散地三五成堆,风吹开一片欢声笑语。

 

王杰希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他还没想吃什么东西的欲望。这时,黄少天似乎是在找他,朝他走了过来。他手里执着一串食物,食物炙烤成熟的香气闻起来让人食欲大开。

 

“王杰希我找你很久啦,原来你在这,我看方士谦和你的小徒弟都在那边吃东西呢,你怎么过来这了,还一个人坐着?”黄少天坐到王杰希身边,坐姿轻松随意地很,问完,就开始大口吃起手里的食物,看来也是够饿的。

 

“吃个东西也要抱团吃,我又不是小孩。”王杰希有点无语。

 

黄少天抬起眼看着把自己裹得很是严实的王杰希,不知道什么时候,王杰希出现在他面前都是穿着带兜帽的祭司袍,大大的兜帽让黄少天很难窥清王杰希的神色。

 

两人一时无话,只有黄少天大口吃着东西的声音才没让尴尬的沉默出现。

 

“……我怎么觉得你不是很开心的样子。”放下手里长长的竹签,黄少天有些迟疑开口说道。

 

“赶跑魔兽潮又不是什么特别的事,为什么要特别开心?”

 

黄少天见王杰希藏在兜帽里的头颅动了一下,而后用有些纳闷的语气回他,他顿时有些想掀开王杰希的兜帽,想看清王杰希此刻的神色。

 

赶跑这次的魔兽潮确实不是值得欢庆的大事,虽然这次魔兽潮比之前的都要大些,但都只不过是漫长战线里一次微不足道的胜利罢了。但黄少天觉得,此刻的王杰希莫名的不合群,明明作为有力的后援支援了艰难的后半场,但他此时的态度却像是一个旁观者一样,冷漠而平静。而且他在远处看着王杰希走来的时候,突然觉得身穿白袍穿梭在人群中的王杰希就像一只孤寂的幽灵,感觉和以前很不一样。

 

“王杰希,你最近怎么老是带着帽子啊?”黄少天换了个话题,在他没搞明白王杰希哪不对劲前,他不打算说出他的疑惑。

 

“晒。”王杰希冷冷地给出答案。

 

“这算是什么理由?”黄少天一阵无语,王杰希什么时候变成小姑娘了,居然怕晒,但他不知道王杰希并没有骗他。

 

苍白脆弱的肌肤被正午热烈的阳光直晒,很快就能让王杰希感受到什么叫被灼烧的疼痛,所以他只好穿上带着大大兜帽的祭司袍,躲避直射的阳光。这也是他应付的代价。

 

“我去吃东西。”王杰希站起身,低头看着坐着昂起头回望他的黄少天说。“你……要是觉得需要疏导,晚上可以到帐篷里找我。”

 

黄少天瞅着王杰希慢悠悠的身影,随意地嗯一声回应。

 

 

 

黄少天果然来了。

 

王杰希坐在小圆桌前,见黄少天掀开帐篷进来,随手放下手中的羊皮纸,迎接他的到来。

 

黄少天望着在帐篷里摘下兜帽的王杰希,借着昏暗的灯光终于看清此时的他的模样,如终如一的沉稳寡淡神情,让黄少天情不自禁咽下他来前和喻文州发生的和王杰希有关的交谈时想到的不解。

 

“辛苦了。”王杰希动了动唇,轻声说。小圆桌的一张空木椅自发移开,欢迎黄少天就坐。

 

黄少天知道王杰希说的是白天发生的战斗,黄少天作为最尖端的主要战力一直奋战在最前方的事,他笑了笑,没说什么,直接坐了过去。

 

两人此时离的很近,就隔着一张小小的小木桌的位置。如何接受魔力疏导,黄少天也算是轻车熟路了,他瞧着王杰希阖起眼,便主动靠了过去,两人额抵着额,肌肤相贴,清浅温热的呼吸打在彼此的脸上,显出一分若有若无的暧昧。

 

从祭司袍下蔓延的绿色能量沿着黄少天的腿一路爬了上去,和他的能量相融交接。绿色能量带着木元素,有复生之力,沿着能量脉络一点点修复因导入过多能量而发生的损耗。整个人的精神也跟着放松下来。

 

黄少天以前不是没嫌弃过魔力疏导的过程,他觉得离得这么近很奇怪,冲王杰希提出抗议,却被王杰希几句话堵了回去。

 

“不喜欢可以不做,疏导和震荡相比不是必要的,疏导只是一个附赠的‘售后服务’,好处是有的,但做不做随你,你不是我微草的子民,我不会强迫你。”

 

那时黄少天见王杰希双手抱臂微昂起头神色有些桀骜的样子,和前祭司林杰的温和谦逊一点都不像,但咋了咋舌,没再说出什么抗议的话。

 

黄少天心里清楚疏导的流程从以前就是那样,并不是王杰希想改就能改的,所以嘴上还是嫌弃得很,但王杰希叫他去做疏导,黄少天还是乖乖去了。唉,做着做着就习惯了,大家都一样嘛。就像周泽楷第一次做疏导的时候,也直接闹了个大红脸。王杰希轻言劝导,把疏导当成放松的过程就好了,没必要太在意进行流程时僭越的界线。后来大家都习惯了,毕竟魔力疏导有助于以后的战斗实力的发挥,他们不会因此拒绝。

 

半个小时过去,王杰希睁开眼,幽暗的绿色光芒消失在黝黑的眼眸中,袍底蔓延开的绿色能量也收了回去。“好了,结束了。”

 

“嗯,王杰希。”黄少天突然快如闪电地伸手抓住王杰希的手腕。

 

“什么?”王杰希轻巧地把手抽出来,柔软的栗色发丝随着他歪头的动作动落在他的脸颊。

 

“文州说你最近好像没睡好,他要我把这熏香给你。”黄少天似是想起什么,从腰上系着的兜袋里掏出一包香料递给王杰希。

 

“啊,替我谢谢文州。”王杰希有点惊讶,微微笑了起来。“也希望你们能有个好梦。”

 

黄少天知夜已深,向王杰希道了别,起身离开。回自己帐篷的路上,想着自己手圈住王杰希手腕时的触觉,黄少天隐隐感觉自己好像抓到了什么,但又陷入更深的疑惑之中。

 

 

 

 

tbc

 

 

设定比较多,不知道我有没有写到能让你们看懂_(:з」∠)_

 

 

评论(12)
热度(68)
© 殷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