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
 

【第七十五天/喻王】SPOIL

ooc

文笔渣,逻辑渣,见谅

 

退役同居设定

 

老王自由职业,喻总在联盟任职

 

####################

昏暗的房间里,还在勤奋工作的电脑是唯一的光源,电脑屏幕散发出幽幽的白光。

 

王杰希架着一副黑框眼镜,坐在电脑前,背倚着人体工学椅的椅背,纤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般噼里啪啦地敲打着按键。

 

随着文档里出现才敲下的最后一个句号,这预示着繁忙的工作暂时告一段落,紧绷了一天的精神也终于得以松懈下来。

 

王杰希随手拿起摆放在桌面右手边的草绿色搪瓷杯,想要慰劳干渴的喉咙,当把杯子凑到唇边时,才后知后觉发现杯里的水已经喝完了。

 

“文州……”王杰希下意识转头呼唤,却发现房间一片昏暗,白日的亮堂早已变为夜晚的昏暗不明。房间里也只有他一个,没有别人。

 

对了,喻文州出差了。王杰希呆了一下,才想起这件事。

 

王杰希抿了抿干燥的唇,手指无意识地搓着搪瓷杯的把手,视线转到电脑屏幕的右下方,才发现时间已经过了二十二点。

 

忘记进食,胃愤然地提起了抗议,磨得人一阵隐隐的难受。王杰希摸了摸空瘪的肚子,有些无奈地出了房间去厨房找东西吃。

 

忙着工作下午忘了去买菜,但幸亏冰箱里还冻着一些速冻食品。

 

王杰希从中挑了一袋玉米猪肉馅的速冻水饺,等到放在天然气炉的一锅水被烧得咕咚咕咚翻腾的时候,撕开封条迅速将饺子倒入,而后盖上锅盖。待饺子煮至四五成熟后,王杰希用勺子逐个逐个拱一拱饺子以免粘连,等到水再次煮沸,饺子也全都漂浮在水面,才扭动开关关了火。

 

王杰希用筷子把煮好的饺子一个个夹到碟内码好以便放凉,倒了点醋到蘸料碟,再一并端到饭桌上。饺子的味道并没有什么变化,刚开始吃的时候还觉得蛮香甜可口的,但吃着吃着王杰希的动作慢了下来,他默默地瞅着旁边那把空出来的椅子,突然觉得吃进嘴里饺子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不得不承认,他想喻文州了。

 

脱离了工作的压迫,空闲的时间让他情不自禁地思念起恋人,不知道他此时此刻又在做什么呢,有没有想起自己呢?

 

有点愤愤地用筷子戳了戳面前的饺子,王杰希忍不住迁怒起来,感觉饺子煮得都没以前煮得好吃了。叹了口气,摇摇头晃掉不好的情绪,王杰希还是耐着性子把饺子吃完,而后去洗盘子。

 

洗了个澡后,王杰希穿着之前和喻文州一起买的情侣睡衣躺到床上百无聊赖地玩起了手机。他穿的是宝蓝色那件,喻文州那件是墨绿色的,买的时候说要换着穿,这样看到颜色就能想到对方。

 

点开安装在手机里的一款小游戏,可爱的小猫咪正悠闲愉快地玩耍着各式道具,见此王杰希的嘴角微微勾起,熟练地点了点屏幕给它们添置猫粮,顺便把没有小猫咪在玩的道具换掉看看能不能吸引新的猫咪。

 

突然有一条短信传进收件箱,手机提示音吸引了王杰希的注意力。王杰希想着是谁这个时候发来短信,但心底早已隐隐有个答案,手快地退了游戏点进收件箱,里面静静躺着来自喻文州的短信。

 

From:文州

 

明晚8点归。

 

我很想你

 

看着这短短的几个字,王杰希只觉心里的烦躁被一扫而空,嘴角噙着笑意编辑好短信回复喻文州,才舍得放下手机,准备好好睡觉。

 

关了床头灯,暖黄色的灯光灭掉,眼前恢复成一片漆黑。原本活跃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王杰希突然意识到有点不对。

 

喻文州不在的这几天,自己的情绪似乎一直有点不大对头。

 

隐隐的浮躁和不安,情绪还有点飘。说不清道不明的孤寂感,更是时刻萦绕在心头,只是被自己用工作强行忽视了。

 

渴了没水喝的第一反应不是自己去倒水,而是找喻文州,因为喻文州在的时候时不时会提醒他多喝水,然后给他倒水;还忘了按时吃饭,差点闹得胃不舒服,而且煮速食食品的手艺也落下了,没以前那么熟练,透着隐约的生涩。

 

他这是怎么了?明明以前一个人住的时候也能把自己照顾好,但以前所学会的照顾自己的技能逐渐被他遗忘,以至于再次体验一个人的生活的时候发现照顾自己已经变得分外艰难。

 

王杰希突然有点心惊。这一切都是因为什么?

 

因为喻文州把他照顾得太好了,可以说照顾到无微不至的地步。王杰希想起喻文州平日在的时候,给他做的点点滴滴。喻文州的照料就像网一样,温柔地把他裹得透不进一丝寒风,而他就像被捕进笼里的猎豹,在一复一日地人为提供饮食下,慢慢失去了捕食能力。

 

不对,这个比喻不对。王杰希笑了笑,否定了这个比较。

 

只能说,自己被喻文州宠坏了,自己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也没发现这个事实,如果喻文州不再对他好,大概自己不会比失去不是能力的猎豹好多少吧。心底莫名浮现的不安,让王杰希有些慌乱,他咬了咬下唇,伸手把属于喻文州的枕头揽进怀里,把头埋进枕头当缩头乌龟,不愿再乱想。

 

唉,自己真是被宠坏了。带着隐隐的感叹,王杰希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点亮屋内一盏灯,静候风雪夜归人。

 

门锁被钥匙拧开,门也被慢慢推开,喻文州风尘仆仆地出现在王杰希面前,脸上有些疲惫,但眼里盛满了看到恋人时的惊喜和温柔。

 

“文州。”王杰希唤他。

 

“嗯。”喻文州笑着回应他。

 

“你出差的这几天,我发现了一个很可怕的事。”王杰希微微压低声音,听起来有些严肃。

 

“什么可怕的事?”喻文州把公文包放到玄关柜,转头看王杰希。

 

“……我好像被你宠坏了。”

 

语毕,交颈缠吻。

 

喻文州有点惊讶又有些欢喜王杰希难得的主动,他把王杰希摁在墙面,抬手搭上王杰希胸前的睡衣纽扣,微微侧头轻笑说:“我想要你。”

 

    {此处可以插入一辆玄关车}

 

快活又磨人的情事过后,喻文州搂着王杰希没怎么动弹,静静等待剩余的快感慢慢褪去,偶尔在他泛红的脸上低头啄吻。

 

“这有什么可怕的?”喻文州突然想起王杰希先前的话。

 

要是失去你,就很可怕了,毕竟我好像已经不适应一个人生活了。王杰希这么想着,不过刚做完他没什么力气,便只是懒懒地提了提嘴角笑笑,没有回答。

 

“你说我把你宠坏了,你该不是以为我是那种会无条件宠人的人吧?”喻文州打量着王杰希的神色,慢悠悠地冒出一句。

 

唔,什么意思?王杰希眼神示意。

 

喻文州看懂王杰希的眼神,笑着亲了亲他方才被亲得有些红肿的唇,才说:“我宠你是因为你要和我一辈子在一起呀。”

 

把你宠坏,就是要你再也离不开我啊,杰希。

 

 

 

End

 

 

评论(17)
热度(184)
© 黑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