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解忧,唯搞老王
走位飘忽,混乱中立
热爱挖坑,填坑另说
末流写字,污懒慢渣
我王,王右
 

【……】秉烛夜谈

瞎哔哔

  

无明确CP

 

 

*简单来说就是王家兄妹聊聊天喝喝酒抽抽烟的故事。

 
本来想写虐的,但还是舍不得。
 

王妹妹私设名叫王婕茜

 

ooc

 

夹杂大量个人私货和理解

 

有三观不正之处,请谨慎

 

 

################

 

白冷冷的月光撒入窗台,落在辗转反侧的人身上。

 

王杰希翻了个身,伸手去拿放在床头柜的手机,屏幕一亮,才发现快凌晨一点了,自己还没睡着。

 

干脆起来走走吧。就着这个想法,起了身,随手理了理睡得有些凌乱的睡衣,王杰希就出了房门,漫无目的地在屋内游荡。

 

阳台的门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关,夜风吹了进来,引起了王杰希的注意,想着去阳台坐坐也好,就往阳台走去。

 

轻微的啪嗒声,从阳台传来。

 

王杰希认出那是打火机打火的声音,心里想着大概是弟弟跟他一样大晚上睡不着,就出来抽烟消磨时间,结果走到阳台门口,才发现背对着他的人散着一头长发。

 

是妹妹啊。王杰希发现自己猜错了。

 

许是听到王杰希的脚步声,王婕茜转过头,冲他摆摆手,打了个招呼。

“哟,哥。”

 

“你也睡不着啊。”王杰希随意拣了张在放在阳台的矮竹椅坐了上去。

 

“嗯,可能是因为心情有点起伏,所以睡不着吧。”王婕茜虚虚捏着手指头里刚点燃的烟,尼古丁的香味随着烟草的燃烧而散开,然后渐渐消失不见。

 

“怎么了?”王杰希轻声问。

 

“没什么,就是临睡前知道以前的男朋友过几天就结婚了,而我还单身,所以有点感慨吧……咳咳……”王婕茜边说边低头抿着烟嘴吸了一口,然后有些狼狈地咳出声。

 

“你都不会吸烟,怎么突然吸起烟来了?”王杰希瞅着王婕茜生涩狼狈的吸烟动作,有些哭笑不得。

 

“不说吸烟消愁缓压么?”

 

“胡闹。”王杰希摇摇头。

 

王婕茜笑了笑,把刚开了封的香烟和打火机扔到王杰希手里。

“你不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的么?”

 

“嗯,所以我知道用处不大。”

 

“好吧,我听你的。那哥你是怎么睡不着了?”

 

“……可能跟你的原因有点类似吧。”

 

“什么?”

 

“我听说那个人……跟他先前那个快要谈婚论嫁的女朋友分手了。”

 

“你还在关注他啊?”王婕茜随手掐灭燃着的烟,抬头看了王杰希一眼。

 

“就当我心存侥幸吧。”侥幸他会回头看我。

王杰希垂首笑笑,也不知在笑谁。

 

“他就这么值得?”王婕茜的语气有些咄咄逼人。

 

王杰希仰起头去看夜空的月,皎洁无暇,不参染一丝尘埃。

“我知道不值。”但人有时候就是这么贱,即使先前想着再也不要想了,在下一刻还是会无可抑制地会去想。

 

他还记得,那个人大清早起床穿街走巷只为给他带他爱吃的早点。他还记得,那个人在冽冽寒风中和他分享同一条围巾和同一杯热奶茶。他还记得,那个人教他抽烟喝酒,说想他的时候可以那么做时的姿势和神态。他也还记得,他们一同去爬秋天的香山,然后在火红的枫叶下交换缠蜷的吻。

当然,他也记得,那个人站在他面前对他说,抱歉,我未来的人生计划里没有你的冷漠和无情。

 

“所以你是要亲身演绎什么叫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的后续发展吗?”不知道是不是被王杰希脸上不经意流露的苦楚刺激到,王婕茜冷着脸低吼。

王杰希被这话逗笑,低低笑出声,抖着手从烟盒里拿了支烟点燃,低头不甚熟练地吞云吐雾起来。

不该爱吗?大概真的不该吧。那个人都把话说得那么明白,但自己还是在心里麻痹自己还有机会。明明实际上他早已知晓,等那个人不如等死,死亡会如约而至,而那个人已经不会再来了。

 

王婕茜沉默地转开头不去看王杰希的神色,她不知道能说什么敲醒这个自欺欺人的人。或许,他还不需要被敲醒呢。

 

没有三分爱意在 怎惹七分伤与害

 

爱,暖人,也伤人。

 

 

 

 

夜凉如水。

 

“其实有时候盼不到那人不回头也是好事。”王婕茜的声音突然响起,打破了一室的寂静。

 

“嗯?”

 

“还记不记得我前些年的一次打架?”王婕茜无意识地拧碾着手里的烟头。

 

王杰希眨了眨眼睛,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妹妹指的是哪次打架,毕竟王婕茜打过的架可不少。

 

“噢,就要你去派出所领我回家的那次。”王婕茜补充了定语。

 

王杰希点点头,那次他印象挺深刻的。

 

那时他去派出所接王婕茜,一进门就听到王婕茜一直在骂操你丫的,进去一看才知道她在跟被她揍得鼻青脸肿的一个男人对吵。那个男的好像回了一句,说得你操得了一样。气炸了的王婕茜冷笑着阴森森地说,人和动物的区别就在于人类会制造工具和使用工具,而我可是相当乐意学习怎么使用新工具。把那男的呛得说不出话,毕竟人她都打了,气急了说不定她真去操。

 

“那家伙曾经是我男朋友,追了很久才追到的呢。”王婕茜笑了笑,用有些轻蔑地口气继续说,“后来才知道那家伙答应我的原因是因为他只是想利用我的工作获得某些便利,而非什么我的爱意感动天地,感动了他。真是浪费我的纯情。”

 

王杰希听着王婕茜戏谑地自嘲,愣了愣,抬起手揉了揉她的长发。

 

“你记忆中的他那么美好,但是说不定他已经变成了一坨渣滓,别再念着过去了。”王婕茜冷着脸总结经验教训道。

 

王杰希笑了笑,点头,掐灭了手上仅剩一点的烟头。“好好好,我听你的。”

 

王婕茜锁着眉听王杰希这么说,但她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听得进去,也不知他那话藏着多少真心。

 

“突然想喝可乐了。”王婕茜说。

 

“可乐里面有咖啡因啊,你还睡不睡了?”

 

“说得不喝就能睡一样。”

 

“……也是。”

 

“可乐是有咖啡因,不过也有很多糖分啊。不是说吃甜的,心情能好点么?”

 

“那一起去买吧,你说得我也想喝了。”王杰希站起身,去换身衣服。

 

 

 

24小时营业便利店门口

 

“你还真是喜欢喝可口可乐啊,这么多年都不见你换的。”王婕茜瞅着王杰希手里的饮料说,心里却忍不住感慨,见微知著,她哥喜欢一个饮料品牌就喜欢了那么多年,所以轮到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沦陷了就很难走出去了。

 

“你这点跟我不像,居然喜欢百事,还是柠檬味。”王杰希假装嫌弃。

 

“我乐意。”王婕茜扬扬眉,突然抬手用自己的可乐瓶去碰王杰希的可乐瓶身。“干杯。”

 

“为什么而干杯?”王杰希低声问。

 

“为我们曾经失败的一切,”无论是爱情,还是别的。

 

“嗯。”

 

“和无限可能的未来。”

 

王杰希勾着唇微微笑了笑,抬手回碰王婕茜的可乐瓶身。

 

嗯,希望我们以后都能遇到那个值得交付一生的人。

 

 

 

 

Fin

 

 

##########

 

王弟弟其实也有出场的(王弟弟:???)

那盒烟是他的(王弟弟:……)

 

评论(2)
热度(35)
© 殷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