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解忧,唯搞老王
走位飘忽,混乱中立
热爱挖坑,填坑另说
末流写字,污懒慢渣
我王,王右
 

【第五十一天/喻王】Super Psycho Love (一)

百日王受活动

西幻paro

ooc

年龄操作有

一堆乱七八糟的私设

文不对题

吸血鬼喻x魔法师王

剧情废,感情也废,慎入。

求评论,求建议!!!!
 #################

(0)

雪夜。

呼啸的寒风冰冷彻骨,白茫茫的一片积雪望不到尽头。枯枝被落雪压得摇摇欲坠,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有人沉浸在香甜的睡梦,也有人在艰难地逃脱人多势众的追杀。

喻文州捂着淌着血的伤口,暗红的血液濡湿了身上的黑袍,跌跌撞撞地向一处燃着灯的房屋走去。那是人类的房屋。

他需要人类的血液。毕竟他是一只吸血鬼。

站在屋外,喻文州抬起头嗅了嗅,空气中漂浮的香甜的、富有活力的血液气息在诱惑他。

瞬移进到房屋的顶楼,映入眼中的便是小小的少年蜷缩在柔软被窝里熟睡的画面,鼻尖嗅到的是刚才的香甜诱惑。

喻文州站在床边,冰凉细长的手指描摹着少年纤细的颈部线条,隔着薄薄的皮肤都能感受到血管里流淌着极富生命力的能量。

被吸血鬼吸食血液的人,或是被吸食尽血液而亡,或是没被吸食尽血液而逐渐堕落为最低级的吸血鬼,依靠本能而生,丧失理智。

“在美梦中永远沉睡吧。”喻文州俯下身,默念着,露出利齿咬上少年细柔的颈项,利齿的毒素通过血液流进少年的体内,麻痹他的神经和知觉,让少年在不省人事中死去。

这是吸血鬼对于即将死去的人类最后的温柔。

温暖的血液流进口腔,旺盛的生命力填饱了饥饿。

屋外,枯枝被落雪压断,啪嗒一声,一截枝丫掉落在雪地上。

(1)

少年的手指无意识弹动,像是要挣扎脱离虚假营造的美梦。是谁埋首在少年的头颅下,唇瓣紧贴着少年柔嫩的肌肤,喉结滚动着咽下灼热的血。

有点痛……又好累……

王杰希挣扎着在混乱的思绪中醒来,睁眼便看到有陌生的“人”出现在他的床头埋首在他的颈项旁,白色的长发在连着兜帽的黑袍里披散滑落到他的颈窝,还用尖利的犬齿咬穿他喉部的皮肤。

是吸血鬼!

王杰希惊诧地意识到出现在他床头的“陌生人”的真实身份,他抑制住因害怕想要尖叫的冲动,悄悄伸出手去摸索放在床头柜的魔杖。

却不知他急促的心跳出卖了他。

像是察觉到少年的醒来,那人突然抬起头,在王杰希眼前用修长苍白的指尖褪下兜帽,露出他妖冶的容颜和妖异的眼眸,嘴边噙着一抹笑,血液自他嘴角流下,却不显可怖,反倒有一种诡异的美。

“…………”

那个“人”那时说了什么?

再次从令人不愉快的噩梦中醒来,王杰希锁着眉从床上坐起,随手抓起自从那事以后就不离身的魔杖,闭着眼抚摸着手里的魔杖,慢慢呼吸平复杂乱的心跳。

下床洗漱后,王杰希站在等身镜前看着自己颈项左侧的微草图徽刺青,有些恍惚地抚摸上刺青,那里藏着吸血鬼留下的印记。摇了摇头,王杰希回过神来,换上自己藏蓝色的法师袍,高高的立领挡住了刺青。

木屋外,一只身形矫健的猫头鹰舒展羽翼在空中盘旋两周,而后穿过敞开的窗户落在王杰希的肩上。王杰希顺了顺猫头鹰柔密的羽毛,而后解下系在它腿上的字条。看完字条内容,王杰希微微皱起眉,视线移动到在挂一旁的日历,确认了字条要求见面的日期确实比往常见面的间隔提前。

“留行,辛苦你了。”王杰希侧过脸蹭了蹭猫头鹰,微勾嘴角温声说。

待到成年,王杰希就不顾林杰和方士谦的挽留,离开法师塔,独自出来居住,不过他会定期回去探访他们,以免他们太过担心。

收拾好随身物品,王杰希拉开抽屉,拿出装着白色药片的小盒,凝视片刻,打开盒盖,捏起一粒药片放进嘴里干咽下去,嘴里化开一片奇怪的人工合成的血腥味。

王杰希把药盒放到贴身内兜收好,对着等身镜整理好自己的衣袍,便拎起魔杖向屋后的传送阵走去。那是去林杰和方士谦所居住的法师塔的单向传送阵。

(2)

高耸入云的法师塔,铁灰色的外墙颜色,给人庄严肃穆、生人莫近之感。

王杰希站在门前,没急着进去,而是习惯性仰起头看了看天空,蔚蓝色的天空似乎给他带来一丝慰藉,王杰希握紧手里的魔杖,迈步走进法师塔,而后经由小传送阵的传送,来到林杰和方士谦居住的楼层。

方士谦似乎一早就等在那,一见王杰希出现在传送阵,就毫不客气地给他一个爆栗。“怎么这么慢?”

王杰希知道方士谦一直不满他搬离法师塔,每次回来方士谦都会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表达他的小情绪,就像小孩子一样,所以时间一长,王杰希也就随他去了。王杰希冲他点点头,便规规矩矩地去给林杰打招呼:“老师好。”

林杰坐在桌前,鼻子上架着单镜,正看着一本极厚的魔法典籍。听到王杰希的声音,他抬头对王杰希颔首微笑,站起走到王杰希身旁,温柔地摸了摸王杰希的头。“最近怎么样?”

王杰希垂下头,露出一个腼腆的笑。“挺好的,没什么问题。”

“有问题可别瞒着。”方士谦抱臂。

“我知道,唔……还是老样子。”王杰希沉吟了一下轻声说。他所用的剂量确实还是老样子,不过他对血液的渴求似乎变强了。但他没说,他不想让他们担心。

“嗯。”方士谦见王杰希的神色没什么变化,只好半疑半信。

“杰希,你下午跟我去趟魔法师工会,我最近查阅到的资料对你的情况应该有能借鉴的地方,可惜不能外借,你跟我一起去看吧。”林杰见方士谦和王杰希的对话暂告一段落,开口说道。

“好的,谢谢老师。”王杰希认真地说。

“有什么好谢的?”林杰笑着摇摇头,杰希这孩子真是礼貌到有些生分了。

(3)

魔法师公会,具有兼具政治和教育色彩的魔法师组织。在工会穿行的人,大多行色匆匆。

王杰希跟在林杰身后,穿过一条条长长繁复的走廊,偶尔会碰上几个人,相视一笑,又匆匆离去。

“杰希,我们转过前面的拐角再穿一条走廊就到书库了。”林杰轻声对王杰希说。

“嗯,好。”

林杰和王杰希刚转过拐角,恰巧对面也有人走过来。是魔法师工会的两位德高望重的高层长老,还有……他们的客人。宽大及地的黑袍也遮不住身形的颀长,大大的兜帽掩去大半容颜,只露出精致的下巴,披散的银发从兜帽里垂落。

王杰希不动声色地落了半步,站在林杰的身后,安静地听着林杰和长老的交流,藏在袖口的手却紧紧握成拳生生爆出青筋。

明明只是惊鸿一瞥,却无比眼熟。

这种装扮,他记忆里有一个“ 人”这么穿过,而且他今天才在梦中重温过。

血液里沸腾起叫嚣着的向这人臣服的冲动,更让他怀疑起这位客人的身份。王杰希这些年查阅资料对吸血鬼有一定了解,低阶吸血鬼有着向高阶吸血鬼臣服的天然本能,而且等级差别越大,等级压制感越强。

这位客人的身份是吸血鬼是毋庸置疑的,而且等级不低。最重要的是,他是魔法师工会高层的客人。即使确认了身份,王杰希也难以出手,除掉谈何容易,不留痕迹地除掉更是难上加难。

真是糟糕。王杰希心想。

见林杰向高层长老告辞,王杰希也跟着告别。双方擦肩而过,长长的袍角随着动作扬起一个弧度又落下。

“那位年轻的魔法师是?”待走远,一直没出声的黑袍人突然发问。

“是我们大魔法师林杰的徒弟,叫王杰希,别看他年纪轻轻,现在已经是高级魔法师了。”一名高层长老笑呵呵地说。

“看起来年纪不超过二十五?”黑袍人有些好奇地猜测。

“哈哈哈对,今年也就二十一。”

“相当年轻,你们工会有能力这么强的年轻魔法师,真是令人羡慕。”黑袍人似乎略带感触地说。

(4)

“杰希,就是这本。”林杰爬上斜梯从高高的书架上拿下一本暗红色书皮烫金字体的典籍,递给王杰希。

王杰希暗自定定神,双手接过,然后扶着林杰让他慢慢下来。

林杰翻开厚厚的典籍,找到他之前做了标记的地方,指给王杰希看,而后两人对此进行交流探讨。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到了傍晚,落日余辉烧红了半边天。资料查阅完毕,讨论也暂告一段落,于是林杰和王杰希一起回了法师塔,和方士谦共进了晚餐。灯火融融,温馨美好。

王杰希准备离开的时候,方士谦把他拖去一旁,递了个包裹给他。“好歹我也是个医师,找药的途径我比你多。”

王杰希愣了一下,收下方士谦的好意。“谢谢师兄。”

“只会口头说感谢,还不如快点回来,免得林杰担心。”方士谦撇开头说。

“好,我会多回来的。”

王杰希说完笑笑,挥手跟方士谦道别,便离开法师塔。

被人关心是那么的美好,爱着他的人,他想保护他们,所以他要远离他们,不让他们受到伤害。







tbc

评论(12)
热度(107)
© 殷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