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
一个懒人
 

【喻黄王】蛛网(3)

预警,慎入

ooc

cp:喻黄王(喻王,黄王)

关键词:囚禁、调教系、道具play

背景设定:非原著向,暗黑向,黑吃白。

这章不开车。o(〃'▽'〃)o

 

 欢迎催更,求点评。

手速慢,需要动力。^_^

 

有太太说我写的都不像调教文,太甜了。我努力了一下,还是写得不太好。

 

 

(3)

 

慢慢睁开眼,王杰希有些茫然地看着房顶,不是宿舍的,也不是家里的,这是哪?

想动一动身体,才发现自己被人半搂着睡,视线转到那人,看起来很是美好的沉静安稳睡颜,睁开眼却是一个言笑晏晏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

王杰希没敢起身,怕惊醒喻文州,只好继续僵着身体躺着,脑袋放空胡乱思考昨天没想明白的事。出于一时兴趣,对他下手,那引起他们兴趣的原因又是什么……王杰希沉思,并没有想起自己以前有见过他们的记忆,真是糟糕。

“唔……”

一只手搭上王杰希的肩,又把他往怀里揽了揽,喻文州看起来仍有些睡意,他眨了眨眼睛,看着王杰希露出一个柔软的笑。

为什么昨天做过那样的事,这个人还能笑得那么一如平日?王杰希心想。

一个清浅的吻打断了他的思考,温暖干燥的唇贴在一起轻轻厮磨,王杰希偏过头躲,却被喻文州扳回来继续亲。

喻文州支起手臂压在王杰希身上,柔软的额发落在王杰希的额上弄得他有点痒,横隔在两人间的被子被喻文州随手扯开,光裸的肌肤相触激起一阵阵细微颤栗,双手顺势揽起王杰希的上身,直到喻文州吻够了王杰希的唇,才舍得放开。

“先去洗漱好吗?”喻文州一边起床,一边笑问。

王杰希点点头,准备下床的时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被戴上了脚铐,再加上他先前被戴上了手铐,整一个重刑犯的模样。王杰希忍不住在心里自嘲,明明他是警司,那两个人涉黑,结果戴上镣铐的却是他,真是既讽刺又好笑。

喻文州注意到王杰希身体有不自然的停顿后垂下头看自己的脚,笑了笑,用带着些许歉意的声音说:“忘了告诉你,趁你睡着的时候给带了脚铐,不然你的身手会令我们苦恼的,虽然用药也可以,但是经常用药对身体不好,对吧?委屈你了,杰希,就当是一次新奇的体验吧。”

真是道貌岸然,王杰希听着喻文州的解释差点没气笑。然而转念一想,昨天自己已经答应了“完全听他们的话”交易条约,喻文州想怎么玩他都只能照办,忍到交易结束就好。王杰希在心里劝阻自己。

脚铐落地瞬间,铁质撞击木板的声响重重地敲打了王杰希的鼓膜,他垂首掩去自己瞬间变化的神色,准备起身去洗漱。

没曾想声响惊醒了一旁先前一直好眠的黄少天,突然一只手揽住他的腰,听得悉悉索索的揉动被单的声音,黄少天起身坐在他身后。

“这么早?”黄少天迷迷糊糊地咕哝了一句,细碎的亲吻落在王杰希的后颈,激得人泛起一阵酥麻和痒意。

王杰希僵着身体,不敢动作。

“放杰希去洗漱好吗?”喻文州站在卫生间前,有些好笑地看着黄少天和王杰希说。

“急什么?”黄少天抬头看了喻文州一眼,他有点起床气心情不算太好,于是对着王杰希颈后突兀的那处咬了一口,还磨了磨牙。

黄少天是狗吗,这么喜欢咬人?颈后泛起疼痛,王杰希不禁在心里骂了一句。

“杰希饿了。对了,少天你的饭也是我做的,你确定还不放杰希去洗漱?”喻文州交叉着手臂靠在墙上,挑眉轻笑。

黄少天显然对喻文州这种热衷给王杰希喂食的行为呲之以鼻,他在王杰希看不见的角度对喻文州翻了个白眼,低头亲了口王杰希被咬出印子的地方,才恋恋不舍地松开对他腰部的禁锢。

“他的衣服呢?”黄少天冲着去了厨房的喻文州喊道。

“去我衣柜拿。”喻文州说。

“啧。”黄少天起身,没管自己也半/裸着身体,去衣柜翻了一套衣服给王杰希。

等他拿过来,准备往王杰希身上套的时候,黄少天才想起穿衣服起码得给王杰希解一边手铐。他会伺机反抗吗?黄少天看着垂着头的王杰希脑海里突然闪过这样的念头。

“好麻烦哦。”王杰希听到黄少天嘟嚷了一句,接着就坐在他身旁后侧,将他整个人虚抱在怀里。

“解一边手铐,好穿衣服。”黄少天在他耳旁解释,拿出钥匙拧开了一边手铐的锁。

王杰希聚起力气往后一个肘击狠狠击向黄少天,另一只手撑着床单想要站起,然而黄少天早就防着,灵活扭开身体躲开攻击,手臂一个用力将王杰希重新锢进怀里。他趴在王杰希背上,下巴支在王杰希的后颈。

“果然想反抗啊,真是不乖,需要一点惩罚呢。”说完,黄少天再次咬上后颈突兀的那处,留下深深的牙印和泛起的红丝才松开牙关。

“怎么急躁了?就算把我打趴下了,外面还有文州呢,带着脚铐的你也跑不远呀。”咬完心情平静些的黄少天漫不经心地说,毛躁的手摸上王杰希胸前的红果拧了一把。

王杰希无言以对。他确实急躁了,为现在的状况,这两人太不按常理出牌,为什么他们能一边把他强制搞上床,一边又莫名给予所谓的关心。

黄少天抓着王杰希的手,帮他穿上衣服,理了理袖口发现有点短,再帮他系上两粒纽扣。“别忘了昨天答应过的交易,如果你真跑了,我就去找刘小别玩咯。”说完,恶意伸舌舔了舔王杰希的脸颊,似想留下印记又似警告。

“手铐先就这样吧,免得你不方便。”黄少天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走去卫生间。

王杰希看着自己的手,一手挂着镣铐,一手得以自由,握拳也只能握得一团空气,无法掌控任何情况。难道真的只能坐以待毙吗?

“怎么了?”去了厨房后回房间的喻文州看着王杰希一个人坐在床上,傻傻看着自己手的样子,禁不住出声询问。

王杰希抬起头看他,这间房也用了厚重的窗帘遮掩阳光,但在昏暗的光线下,琥珀色的眼睛却显得熠熠生辉。

王杰希注视喻文州的模样,一如平日的温和笑容,言语里恰到好处的关心,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王杰希慢慢转开视线,摇摇头。

恰逢黄少天洗漱好从卫生间走了出来,王杰希起身进去洗漱。

黄少天看到喻文州站在房门前,眼睛一直看着王杰希,但慢慢收敛起笑容,他和喻文州擦身而过去客厅的时候,听到他的喃喃低语。

“真想让他的眼睛一直看着我啊。”

 

 

“好吃吗?”喻文州单手支着下颚,看王杰希拿起筷子夹起食物放进口里。

王杰希顿了一下,把口里的食物细嚼后吞咽下去,才点头。

“那多吃点,毕竟做爱也是很累人的。”

王杰希持筷的手僵了僵,而后才若无其事地继续动作。

“对了,鉴于你吃东西,灌/肠是每日必做的哦。虽然让你喝营养补充剂,这样也能维持肠道干净,不过我觉得12天都喝营养补充剂也太不人道了。杰希,你怎么想呢?”喻文州笑眯眯地问。

王杰希抬眸看他,没立刻回答。看似温情的假面,实则绵里藏针得很。

营养补充剂只能勉强给人满足最低的生理需求,十二天都以此为食,只会让人维持最基本的体力,为了逃避灌/肠未免得不偿失,况且他怀疑就算他说不做,他们也能找别的理由让他照做吧。最重要的是,他需要体力,这样才能伺机反抗。

“不喝营养补充剂。我吃。”

“好。”喻文州歪了歪头微笑,“我会多做一点给你吃的。”

王杰希沉默点头。

 

 

 

“等会陪我出门吧,去超市买菜。”喻文州对坐在客厅沙发看财经杂志的王杰希说。

“出门?”王杰希皱起眉,有些不确定地重复发问。

“对啊。”

“……那我的衣服?”

“少天去你家帮你拿了,拿你的钥匙。”

“……哦。”

 

 

 

脚铐被除下,手铐一人一边,铐在喻文州和王杰希的手腕上,长长的袖子提供了遮掩。

黄少天开车,喻文州和王杰希坐在后排。

“少天等会有什么想买的吗?”趁着红灯等候,喻文州问。

“买点零食吧,家里零食快吃完了。”

“那等会兵分两路?”

“嗯。”

王杰希默不作声。

 

 

“杰希喜欢吃鱼吗?”喻文州推着手推车,问走在他旁边的人。

“还可以。”

“那中午吃鱼吧。”喻文州愉快的决定。

买完食材,两人推着手推车走到日用品区。日用品区比食材区人流量少许多,只有零星几个客人在货架间穿梭。

“喻文州,放我走。”在拐进一个货架背后时,王杰希突然停下脚步,低声说。

“为什么呢?”喻文州轻笑。

“不然我就对你动手了,蓝雨首领的近战能力一般,我也是有所耳闻的。”王杰希侧头望他,眼瞳幽深。

“啊,真是,所以你愿意跟我出来,就为了想方设法逃跑?”

王杰希定定看他。沉默是最好的回答。

“你走了,不怕我们对你的部下动手。”

“以你为人质,不怕。”

“喔?”喻文州挑眉,然后他看到一片锋利的刀片藏在王杰希的指间,锋利的刀刃稳稳正对着喻文州的颈动脉。

“这是……少天的剃须刀片?”喻文州认真看了看刀片,顿时觉得有些好笑。这算是被自己人摆了一道吗?不过也确实是他的疏忽了。

嗯,跟我走。王杰希清冷的声音在喻文州耳边响起。

“我还是比较喜欢你跟我走呢。”喻文州笑了笑,又道。“少天来了。”

“那又怎么样?他不可能放你不管。”王杰希敛起眉。

“那你呢?”喻文州侧过头看站在他身后的王杰希。“你可以放着黄少天不管吗?”

王杰希锁着眉,视线转向黄少天,看着离他们遥遥几步远的黄少天站在货架的另一侧,他的右手摸进了外套的内衣兜,而后隐隐露出黑色的枪把。

“除了你我和少天,这里还是有顾客经过的,你想他们受伤甚至死亡吗?”

“……动了枪,你们会更难逃的。”王杰希手中的锋利的刀刃仍牢牢对准喻文州的颈动脉。

“这点你放心,我们走得了,还能大大方方地走呢。”王警司你应该不会天真的以为这里没有我们蓝雨的人吧?喻文州笑着想。

“为了能逃跑成功,你愿意牺牲周围民众的生命安全吗?我的王警司。”看到王杰希脸色发紧,喻文州凑过去轻轻在王杰希耳际问。

僵持,三人静立。

一人挣扎,两人等着那人的回答。

“……你们赢了。”干涩的嗓子挤出一丝声音。王杰希垂手放下刀片,全然放松的身体显露出一股颓然之势。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是他输了,自以为能放手一搏,谁知他们在等他自投罗网。

“真是不乖呢,回去可要接受惩罚哦。”喻文州轻笑,趁着周围只有黄少天在,咬了咬王杰希的耳朵。

 

 

 

 

 

tbc 

 

 

 

应该能看出来下章是车吧,但是真没存稿了(泪目。

评论(15)
热度(38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