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解忧,唯搞老王
走位飘忽,混乱中立
热爱挖坑,填坑另说
末流写字,污懒慢渣
我王,王右
 

【喻黄王】《蛛网》(1)

预警,慎入

ooc     

cp:喻黄王(喻王,黄王)

关键词:囚禁、调教系、道具play

背景设定:非原著向,暗黑向,黑吃白。

第一章不开车。o(〃'▽'〃)o

 

 

之前说篇幅分上下、上中下,我看了一下字数,感觉那样分,一节也长了点,就改了。

欢迎催更,求点评。

手速慢,需要动力。^_^

 

 

 

 

 

 

(1)

 

傍晚,正是下班的高峰期,熙熙攘攘的车流,能堵得人心烦意乱。王杰希难得提早下班,刚好躲开了这个高峰期。把车停进车库,王杰希从地下车场走出来,刚好碰到同住一栋楼的陈太太,平时上楼下楼碰到会互相打个招呼,邻里关系还算融洽。大概是有段时间未见,陈太太有些热情地拉着他聊了会家常,才去市场买菜。

 

这里的住宅区都是电梯房,王杰希的家在十一楼。按亮按钮,电梯很快下到底层开门,王杰希走进轿厢,按下十一层的数字按钮。电梯缓缓上升,电子屏幕闪过楼层数字,王杰希习惯性总结起方才陈太太的话,得出有用的信息:他家对面一直没人住的房子最近租出去了,租客是两名男性。

 

这么说,他有邻居了,希望是好相处的人。想到这,刚好电梯到达自动开门,王杰希迈步走出。

 

刚进楼道,王杰希就看到他家对门正站着两名成年男性准备开门,手里提着大包小包,一看就知道他们刚从商场扫荡归来。

 

心下猜到这两名男性应该就是他以后的邻居,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王杰希大大方方走了过去。

 

“你好。”看到王杰希走过来,笑得温和的男子先打招呼。

 

“你好,你们是……?”

 

“我们是新来的租客,以后请多多关照呀。”笑得温和的男子说。

 

另一名男子很自来熟地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说:“你是这里的住户?来这住几天了,第一次见到你,以后多点见面和来往,增强邻里关系呀……”喋喋不休地说了一通,看得出是一个很有活力性格阳光的人。

 

“能帮的上忙的一定会帮忙的,互相关照就好。”王杰希回应道。

 

笑容温和的男性拿钥匙打开了房门,喀拉一声引起个性自来熟的男子的注意,顺势弯腰把大包小包拎了起来,先进了家门。

 

笑容温和的男性跟王杰希有礼挥别,才关上房门。

 

看来租客是比较好相处的人呢,不过其中一位好像有点吵。王杰希心想,从裤兜里拿出钥匙,开门进屋。

 

 

 

 

 

 

“喻文州你突然说要住这里这样好追人,我还以为你是要追什么‘小美人’,结果是‘大’美人,你的眼光真特别。”黄少天把大包小包拎进客厅,略带讽刺地对施施然走进玄关的喻文州说。

 

“确实是‘大’美人。”喻文州不以为然地笑笑。

 

“比你高就算了,近距离一看还是个大小眼。我还想是怎样的美人勾起你的兴趣,结果就长得那样,你看上人什么了?”黄少天有些不懂,他可不知道喻文州的审美什么时候变样了。

 

“他叫王杰希,别看他年纪轻轻,他可是这一带的警司,工作能力出色得很。”喻文州踱步到客厅,慢慢坐下。

 

“那又如何,地方警司,我们暗杀过的也不少,况且跟你瞧上他有什么关系?”黄少天窝在沙发里,歪了歪头,手里把玩着先前藏在沙发夹层的手枪—冰雨。

 

“有点关系吧,主要是觉得他很有趣。”

 

“有趣在哪?”

 

“那可就说来话长了。”喻文州说着,顺手摁下电热壶按钮。

 

“洗耳恭听。”

 

于是,黄少天就听到喻文州娓娓道来他初遇王杰希的经历。一个下班去超市购物的警司,偶遇到一个在超市偷盗的人,出于怜悯和不忍,帮偷盗的人付了钱,借着自己警司的名义带他离开,最后私下劝导完放人离开。

 

“所以就因为王杰希好心私下帮了人,你就瞧上他了?”

 

“恩。和他的工作岗位联系起来,再想想我们之前杀过的那些人,不觉得他很‘出淤泥而不染’吗?”喻文州颔首笑道。

 

“那他真可怜。居然因为这种原因被你这种人瞧上。”黄少天耸肩。

 

“然后你也有兴趣参与,这不是更可怜了?”说着,喻文州把电热壶烧开的水倒进茶壶冲泡茶叶,浸泡冲洗,斟茶。

 

“哼。放假无聊找点乐子罢了。”黄少天看着杯中澄红色的茶水,冒着淼淼热气。

 

一片茶叶飘在茶面上头,缓缓沉下,仿佛预示他们话中提及到的人的命运。

 

 

 

 

 

 

王杰希有些惊讶新来的邻居的热情好相处,晚上8点多敲开他的门,说是煮多了,所以送些汤水给他。

 

“啊,谢谢。”王杰希有些受宠若惊。

 

“文州手艺很好的哦,你有福了。”黄少天一脸得意与有荣焉地说。

 

“少天可别这么说,哪有这么好?”喻文州有点赧然地说。

 

王杰希这才知道,笑容温和的男子名叫文州,而性格阳光的男子名叫少天。

 

喻文州捕捉到王杰希些微恍然的神色,很快反应过来他们虽然见了一面,但是还没做过自我介绍交换姓名。

 

“先前忘了说,我叫喻文州,他是黄少天。”喻文州笑着说。

 

“你们好,我叫王杰希。”王杰希回应道。

 

“诶呀,你们怎么堵在门口,还这么严肃,快把汤拿进去吧,汤还是热的好喝。”黄少天大大咧咧地推着王杰希进屋。

 

“冒昧打扰了。”喻文州跟着进去。

 

王杰希本想说什么,但看两人都进来了,就把话咽了下去,有点歉意地说:“不好意思,家里比较空,也没什么能招待人的,见笑了。”

 

目之所及,偌大的房屋却是空荡荡的,现代化简约路线的装修风格,冷硬的色调,寥寥几样同样简约风格的家具,没什么装饰品,家里显得冷冷清清,没什么人气。从这些观察,基本能勾勒出一个单身、工作繁忙、不经常回家的男性形象。

 

“没什么,不要这么客气嘛。男人随意一点也很正常,我们懂。”黄少天随便坐到一个空沙发,摆手说道。

 

喻文州把手里的汤碗放到玻璃茶几上。

 

王杰希去厨房里倒了两杯水,转身却发现他们站在厨房门口,一副好奇打量的模样。

 

“外面空就算了,连厨房都这么空,难以想象你日子是怎么过的。”黄少天先开口搭话。

 

“工作问题,平时吃食堂或者叫外卖比较多。”王杰希笑了笑说。

 

“有空可以来搭伙啊,文州会做的菜挺多的。”黄少天伸手环上王杰希的肩,拍了拍他的肩头。

 

王杰希没想到黄少天会这么自来熟和热情,愣了一下,忍下想挣开的动作,摇摇头婉拒了。

 

喻文州接过王杰希手中的水杯,拿在手里,不冷不烫,温度合适喝下去刚刚好。看到王杰希的拒绝,他微微笑了笑,没说话。

 

微笑着听黄少天和王杰希随意地聊了几句,喻文州像是想起放在客厅的汤一样,突然插话提醒。于是三人转移阵地,回到客厅。

 

王杰希本想着三人一起喝,但是喻文州说这是一人份的,他们那还有,王杰希只好在黄少天和喻文州一个直勾勾、一个笑吟吟的注视下一个人喝掉。

 

“好喝吗?”喻文州笑着问。

 

“很好喝,味很浓很香,火候也刚好。”王杰希想了想说。

 

“哈哈,哪有这么好,不过既然你喜欢,下次煲汤的时候做多点给你吧。”听到王杰希的夸奖,喻文州显得很高兴。

 

三人又聊了一会,喻文州站起身伸手拿起空碗,准备告辞。王杰希有些不好意思想清洗好碗再还给喻文州,但是却被黄少天拦住。

 

“不要这么生分啦,反正我们那边的碗也没洗,一块洗而已。”

 

“额……”

 

“我们先走了。”

 

“……嗯,再见。”

 

 

 

 

 

 

“啧啧啧,难得见你亲自下厨,你追人还蛮卖力的,如果不是知道你到底想做什么,我还真想夸你。”

 

“怎么就不能夸呢,我又没在食物里下药,我只是想拉近邻里关系而已。”喻文州有些俏皮地说。“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得抓住他的胃,这话还是有些道理的。”

 

“对了,摸起来手感如何?”把手里的东西放进洗碗机,喻文州边洗手边问。

 

“有些硌人,挺瘦的。”黄少天回忆了一下刚才环住王杰希的肩的触觉,说。

 

“那我要花点功夫好好养他了,太瘦抱起来不舒服。”

 

“你开心就好,反正有时间慢慢玩。”黄少天有点无语喻文州的恶趣味。

 

 

 

 

 

 

 

喻文州还真是说到做到,虽然王杰希因为工作原因很少回家,但他逮着王杰希在家的时候,就以煲汤煲多了的名义给他送汤水,一来二往的,这邻里关系拉近了许多,王杰希也熟悉了他们。

 

 

 

 

 

 

 

 

“杰希,今天难得见你正常下班呢。”准备出门的喻文州撞上了正拿钥匙开门的王杰希。

 

“嗯,放公休,所以今天就准时下班了。”王杰希笑着说,眉眼间是难得的轻松。

 

“噢,那真是太好了。”喻文州笑了笑,朝王杰希挥了挥手,就下楼去了。

 

看来有趣的事可以开始了。喻文州想着,随意掂了掂手里的东西,心情好得很。

 

 

 

 

 

 

 

 

王杰希看着晚饭后不请自来说一起看球赛才有趣的两人,有点无奈,又有点开心。可能是工作时他的性格会比较冷硬的原因,所以和同事都维持着平和但疏离的关系,有朋友上门做客是一件很难得的事。

 

黄少天坐在沙发上激动地看球赛,为进球或进攻而兴奋地摇臂呐喊,喻文州也被紧张的赛事带动了情绪,直到中场休息,两人才稍稍冷静下来,把注意力转到王杰希身上。

 

“王杰希,听文州说你放公休了?放几天啊?约个时间,有空一起出去玩啊,不要像个老年人一样老是呆在家里。”黄少天首先发问,一串问题跟连珠炮弹似的。

 

电视机继续发出吵闹的声响,却暂时没人理会。

 

“嗯,有空一起玩,去个短线旅游也挺好的。”喻文州提议道。

 

“从明天起,放两个星期。”王杰希说。

 

“那时间挺充裕的。”喻文州突然起身关掉电视机,他转过身对王杰希说,笑容一如平时的温和,但却暗藏异色。

 

“诶,不看了吗?”王杰希有点纳闷,不知危险即将到来。

 

“不看了,准备做些有趣的事情。”黄少天挪了挪位置,坐到王杰希旁边,离得很近。

 

“啊?”王杰希看着似乎有些反常的黄少天,心里莫名警铃大响,想要退后离他远点,却发现眼前有些摇晃。

 

“你们……”王杰希费力地想站起来,但膝一软,又倒在沙发上,眼前的景象越发模糊,耳朵收到的声音也凌乱起来。

 

两人走到沙发旁,俯身看软倒在沙发的他。

 

王杰希费力地撑着眼皮,泛着水光的琥珀色的眼眸里是两人的倒映,黄少天收敛起平时的轻松活泼的神色,整个人看起来犹如一把将要出鞘的利剑,喻文州倒是保持着一如平日的笑容,但嘴角勾起的弧度怎么看都不怀好意。

 

在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秒,他听到喻文州语带笑意地问,声音比平时沉了一些,略微沙哑的声色鼓动着他的心脏。

 

“今晚的汤好喝吗?”

 

 

 

 

 

 

tbc

 

评论(36)
热度(419)
© 殷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