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
 

【喻王】无心

sex party,没手感没写完……(叹气。

 

 

突然有脑洞,就撸个段子。

just a 段子。

 

 

剑三paro 

ooc

诗句有改动,源自《酬乐天频梦微之》。

 

花唐 喻王

 

密室。

喻文州痴迷地望着面前大功告成的机甲人,他伸手轻轻抚摸上机甲人光滑的脸庞,嘴角勾起一抹笑。

这机甲人的身材比例跟人相仿,身穿全套定国唐门制服,关节之处全被遮掩。为了看上去更像人,还被制上了从外头卖发大娘处买来的头发。从背后看,这机甲人活脱脱就是一个唐门弟子。

密室被人从外头打开。

“喻兄,近日你都把自己关在密室里头,为防不测,强行破门而入,失礼了。”站在门外,身穿南皇唐门制服的唐门弟子低头拱手道。

“没什么。”喻文州弯眉笑道。“我正想找人和我一起分享我的杰作呢。”

听闻此言,唐门弟子抬头看向密室内的机甲人。

喻文州轻轻一推,机甲人便向着唐门弟子的方向转了个身。

待唐门弟子看清机甲人的面容,满脸讶然,惊得连连倒退几步。仔细听,还能听到他低声的念着几个字,王杰希。

王杰希,唐门大师兄。

”对啊,跟杰希很像吧。“喻文州侧过头打量站在他身侧的机甲人,满意地弯着唇。这侧脸的面部线条可是和杰希的分毫不差哦,他在心里有些自豪地想。

”喻兄,请节哀,也请保重。“唐门弟子目露哀色。

他知道,喻文州和王杰希是一对感情深厚的恋人,王杰希的离世,对他必定是重大打击。但他没想到,喻文州竟会疯魔到花费无数功夫去制造一个和王杰希容貌相仿的机甲人。

”节哀,我有什么好哀的?杰希就在我身旁,我没什么不开心的事。“喻文州摇头笑道。

知是劝不动,唐门弟子悄然离去。

 

 

喻文州收起笑容,带着机甲人向唐门腹地的一处茂竹走去。

人迹罕至,葱郁的竹林,风吹过,便会哗哗作响。恍然听,竟似哀泣。

一个小小的墓碑在那。

喻文州看着那墓碑,膝一软,就跌坐在墓碑的面前。常年握笔和拿机关零件的手有些颤抖,手一落,指腹便触碰到冰凉的碑身。

冷硬的触觉,骇人,又害人。

喻文州垂首低笑,墨色长发滑落肩头,掩去他悲戚的神色,沉沉笑声越发低哑,喉头一甜,连咳几声,竟是咳出了血。

随意拭去血迹,喻文州从腰间拿出一壶酒,喝了起来。像是往日王杰希还在一样,纵酒欢聊。但这次,注定无人应答。

”杰希,我好想你。“

“你看,这是我们一起研制的机甲人,很像你吧。”

“这你最爱的酒,要喝吗?”

”……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要我活却扔下我,真是过分啊……“

……

我今因酒魂颠倒,唯梦闲人不梦君。

喻文州扶着因酒醉而发疼的额,低垂的眉眼盈满寂寞,爬起身,脚踢倒了酒壶,剩余的酒撒了一地融进泥土,他也懒得管。

他跌跌撞撞地走到安静站立的机甲人面前,手指描摹着它的容貌,和他记忆中的眉眼一模一样,没有丝毫分差。

喻文州阖着眼,凑过去在熟悉的位置印下一吻,唇只觉冰冷。

连假装都不行啊,睁开眼,喻文州轻叹,随后抛下站立的机甲人独自离去。

 

 

 

杰希,它的外表再像你,也不是你。

它没有心,不会爱我。

我的心给你了,也没办法爱上它。

你的心在哪呢?

 

 

 

 

fin

评论(6)
热度(45)
© 黑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