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
 

【叶邱王】取舍

(1)

看来是瞒不下去了。

通讯器的显示屏上是王杰希发来的邀请到家中做客的消息,邱非抱着臂定定地看了许久,还是没能从脑海拼凑出足以糊弄这个人的谎言。他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将通讯器关掉。

窗外的天很早就黑了,附近办公楼纷纷亮起了灯,又逐渐一盏盏熄灭。

邱非随手拿起搭在椅背上的风衣,边穿边走出办公室。途经的半开放办公区冷冷清清,看不到半个人影,工作人员显然是都下班了。看不到尽头的白色墙壁,只有一个深灰色的阴影在孤独地走。

先前拜访过王杰希,飞行器的程序里存着王杰希居住场所的地址,在选定自动驾驶模式后,飞行器就直接启动前往。自动驾驶模式下的速度也很快,邱非很快就到达目的地。

按下门铃,邱非静静站在门外等人开门,门徐徐往里打开,就看到王杰希出现在他面前,脸色温和。他稍稍躬身向王杰希致敬,暗地却有些晃神。和叶修婚后,王杰希没过多久就退居二线,曾为上位者的气场和威严在和睦的婚姻生活中逐渐消退,现在的他与邱非记里在中校场见过的王少将不一样,更和在电视中站在表彰台上的王上将有着极大的区别。

他似乎是路过校场,但不知被谁吸引了目光而选择停留,军靴翘起的后跟重重敲击地面,训练服外套的拉链没有拉上,黑色的打底背心包裹着精壮的身体,扫视人的眼神是冷的,对上他的目光仿佛被审视。邱非当然知道王杰希,他的事迹在军队中久有流传,但百闻不如一见。电视里接受表彰的王杰希也让他印象深刻,军礼服挺拔修身的剪裁衬得他气场极盛,胸前沉甸甸的军功奖章能炫花人的眼。优雅致谢,敛一身光华。而现在的王杰希,身着宽松剪裁的缎面长衫,依然是端正沉默的模样,但气场是柔和亲人了不少。

王杰希给邱非端了杯枸杞茶。在发了信息给邱非后,他就算了邱非大概到来的时间给沏茶,现在喝正好。枸杞茶养生明目,他常在叶修熬夜的时候泡上一壶,给他放到电脑旁。他原先和邱非也不算熟,只是从旁人的嘴里耳闻过他的性情和事迹。真正熟稔起来,还是因为叶修这次被外派出任务,而邱非经常来看他。据说是叶修让来看的。

邱非腰板直挺地坐在沙发上,见王杰希端着杯冒着热气的茶从厨房里出来,连忙放下还握在手里的通讯器,起身伸手接了过去。“谢谢前辈。”

“最近工作很忙吧,这么晚还麻烦你特意过来一趟,辛苦了。”王杰希笑了笑,伸手拢下长杉的后摆,坐到一旁。

邱非心神一惊,脸上无露出过多表情,视线低垂,握着茶杯的手指微微收紧。“没什么,是我迟到让您久等了。”他知道王杰希的特意邀请,绝不仅是为了感谢他在叶修不在的这段时间的照顾。

没有人开口,于是一时静默得连摆放在客厅中央的座钟秒针一丝不苟地沿着时间刻度运作的嘀嗒声都隐约听到。

王杰希没有看邱非,而是给自己沏了杯龙井。壶嘴倾倒浇出道白练,小撮茶叶打着转在水面漂浮几圈,又慢慢下潜静置在杯底。茶香四溢。

邱非知道王杰希是在等他开口。王杰希没直接挑明话题,但邱非知道自己不能试图搪塞蒙混过去,这是对王杰希予以他信任的不尊重。况且,他面前的人不是能随便欺瞒的,而他也瞒不下去了。

在沉默了半晌,邱非抬起眼看向王杰希,终于开口。“系统上叶前辈任务书的内容是伪造的,他接到的任务实际不是这个。”

“什么意思?”听到这句话,王杰希看起来不太意外,脸上仍是一派平静。

虽然说军队任务一般都是保密的,他退居二线也有段时间,但查个任务的权力还是有的。尤其事关他的婚配者,愿意帮助他的人自然是会多出份力。他拿到的报告,是系统上解密后最真实的任务信息。从内容来看,任务无疑是相当艰险,但他清楚叶修的实力,只要不出别的问题,不会到现在都回不来。

邱非只好将叶修被委派外出任务的真相娓娓道来。政治党派争权夺利,军部也牵连了进去,正好得利的派别中有人看叶修不顺眼。雪中送炭的人少,而落井下石的人多得是,于是有人想以叶修的死去讨好他人。

叶修目前遇到的就是这么个被雪上加霜的情况。

“所以他接到的任务到底是什么,你知道吗?”王杰希抬起眼看邱非,他脸色还是平淡的,但琥珀色的眼瞳里藏着风雨欲来的阴霾。

邱非为即将揭露一直隐瞒的秘密感到紧张,他喝了口枸杞茶,清香甘甜的茶水润湿了干涩的喉咙,杯中的枸杞胡乱晃动起来,恰似风雨飘摇的命运。他盯着自己握着杯的手,口齿清晰地报出星际坐标。

在邱非停止说话后,客厅又恢复了安静。他没有直说,但他想王杰希肯定很清楚这个坐标的意思和背后的危险。

“……叶修是什么时候叫你来看我的?”王杰希的声音有些颤抖。

“叶修前辈是在他出发的前一个星期跟我说的,”邱非没敢看王杰希,他猜他在控制情绪。“包括实际委派的任务,面临的状况和危险……和对您的照料。”

邱非曾经猜测过王杰希听到真相后的反应,或是暴怒,或是怨怼,或是悲伤,但唯独没想到自己会等来一片死寂,仿佛没有任何反应,直到突兀地响起茶杯碎裂的声音。他连忙抬头,发现王杰希面无表情地硬生生捏碎了手里的茶杯。浅褐色的茶水和暗红的血液混在一起,污脏了地毯。他咋舌却又不知道开口该说什么,只好先找到放在客厅角落处的医药箱。手心上的伤口被碎片割得很深,细小的碎片扎进肉里,邱非看得都觉得疼,但见王杰希垂眸看伤口一脸淡漠,只好收起纷乱的思绪拿着酒精和棉签慢慢给王杰希清理伤口。

等到邱非好不容易收拾好伤口,王杰希的声音终于在他耳边响起,仿佛来自极寒之地般冰冷。

“叶修欺瞒人的功力真是长进到该好好嘉奖表扬的境地了,我竟连半点情况都不了解。”

(2)

邱非已经忘记那天是怎么离开的了,只是之后的几次拜访,都是他不请自来。王杰希倒也没有赶他,来看看就让看,来送消息就听,除此之外,并无更多交流。他们密切关注着任何有可能关于叶修安危和行踪的蛛丝马迹,只是不管用什么渠道,都一无所获。

因为工作关系,邱非有段时间没来,再来的时候,他其实有些担心王杰希会将他拒之门外,只是他也知道王杰希不会那么做。他提着一小篮草莓按响了门铃,心里忐忑不安,却又希望这次带来的甜美草莓能讨得王杰希的欢心。

他曾见过叶修用草莓逗王杰希。

那是草莓采摘的时节,暂时从繁重紧张工作中解放的人们放松下来,一起享受亲自采摘的乐趣。明媚的午后阳光晒得不少人都眯起了眼,王杰希也不例外。叶修拿着一颗长势优良的草莓冲王杰希半眯起也比另外一只稍大的眼比划,似乎是在逗他,惹得王杰希翻了个白眼,但不知叶修说了什么,很快王杰希就笑了出来。他们并肩走在田间小径的画面,邱非记了很久。

只是他不知道这对有情人还躲在角落偷闲过。叶修咬着半颗草莓喂王杰希,粉色的汁液润得嘴唇水红,交换尝到的香甜滋味让扣着后脑的手掌加重力度。

而此刻出现在邱非面前的王杰希,让他心生担忧。脸色看起来似乎没什么事,但细看能发现精神状态压抑又疲乏,而且整个人瘦削了不少,原本修身的长袍如今穿起来显得空荡荡的,蜿蜒至前胸的银白色盘龙扣蜷伏在他心脏上仿佛能压得他呼吸困难。

“前辈……”邱非低声喊道,他没料到王杰希会为叶修日夜担忧竟心神憔悴到如此地步。

“没什么……最近没什么食欲,睡得也不太好才这样,过段时间调整回来就好了。”王杰希摆了摆手,他很清楚自己现如今的模样怕是吓到了邱非,于是出言解释。他瞧到邱非手里那一小篮鲜艳欲滴的草莓,也不知想起什么,眼眸兀自幽深几分,但嘴上什么也没说。他知道这是邱非的好心罢了,而他想念叶修,是不需要和他人分享或共担的。

“前辈,有请家庭医生来看么?”邱非皱眉问,他居然在王杰希的脚步里读到一丝飘忽。

“没必要,我知道问题出在哪。”王杰希摇摇头,明显不想多言。

邱非沉默地跟上王杰希。虽然有过见面,有过交流,但他始终不了解王杰希,王杰希也不会向他敞开爱人或是亲人才能见到的一面。他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叶修会怎么劝慰王杰希,于是连拙劣的模仿也无从下手。

屋内的装潢和家具的布置明显是叶修和王杰希两人品味的融合,成双成对的摆放更是两人之家的有力佐证。邱非想叶修肯定曾在客厅里揽过王杰希的腰,但抱住突然晕眩而差点摔倒的王杰希就不一定试过了。其他时候碰到的温香软玉抱满怀也许会让他心猿意马,但此刻他满心满眼只有王杰希,既为王杰希突然的昏迷而慌乱,也为他答应叶修却未能做到照顾好王杰希而自责。

王杰希很快就从短暂的失神中醒来,他发现自己被抱到沙发上平躺,身上盖着从邱非身上脱下来的外套。他坐起来看到邱非坐在一旁,目光灼灼地盯着他,手里紧攥着通讯器,用力得连手背的青筋都冒了出来,仿佛要是从他的脸色判断他身体状况不佳,就要即刻联系家庭医生。他这么猜想,是因为看到家庭医生电话的通讯录已经被翻出来放在茶几上。

“医生等会过来。前辈您要不要先回房休息一下?”邱非见王杰希脸色没刚倒下那么惨白,才稍稍舒了口气,接着就言简意赅地说明他在王杰希昏迷后擅自做的安排。

王杰希不置可否地点头,虽然猜错了,但对于邱非此刻的专行独断,他并没有太多想法。突然的昏迷也把他自己吓了一跳,若是当时只有他一人在家,岂不是要落得孤独从地上爬起再去找医生的境地?况且有人替他担忧为他烦恼的温柔,他实在无法抗拒。

邱非搀着王杰希慢慢走回房,看他躺下后很快就沉沉睡去。他似乎睡得不太安稳,连睡着的时候都皱起眉。邱非想王杰希在梦里也挂念着叶修才会这样。他起身准备去客厅倒杯水,转头发现正对着床尾的墙上挂着叶修和王杰希的结婚照,只是他刚才一心放在王杰希身上,才久久都没看到。两人穿着同款白色结婚礼服,叶修收起平日的慵懒,王杰希也收起往常的冷淡,他们目成心许,看起来恩爱非常,是天作之合。

邱非没看多久就听到屋外门铃响起,知道是先前联系的家庭医生到了,就去给他开门。

家庭医生来得很快,他看出王杰希疲倦得很,干脆没让邱非叫醒王杰希,在检查完毕后给邱非细细交代一番才离开。而邱非在听完医生跟他说完的话后,这次安静地看了王杰希很久。

 

“我这是睡了多久?医生来了吗?”王杰希揉着眼睛醒来。

“医生来过,给您看完病开了药方,又走了。”

“是么?那看来身体没什么事。”王杰希听邱非这么说,自顾自地下了判断。

“身体方面确实没什么事,医生说这次突然的昏迷一方面是前辈心情长期不佳、忧思过多导致的,另一方面则是少食少眠导致孕体得不到足够的能量导致的。”

“孕体……你在说什么?”王杰希瞪大了眼睛,他简直怀疑自己的听觉出了问题。

“医生诊断出前辈你有孩子,而且快两个月了。”

邱非这番话炸得王杰希晕头转向,但他看到邱非一脸严肃的模样,想要脱口而出的质疑便息了声。邱非何必要在这件事上骗他呢?况且时间也对得上,叶修那时候是有和他做过。

眼前的世界摇摇欲坠,又被整个颠倒,死寂的黑白绽出斑斓的生机。王杰希有一双能看得很远的眼睛,但此刻他只能看到离他极近的叶修,看他额头的汗滴落,看他用带笑的唇吻他,看他温柔又强硬地带他共渡爱河。

王杰希低下头看自己平坦的腹部,忍不住抬手轻抚,不可置信自己竟有了孩子。若是平时,他应该为孩子的到来而欢欣,但此刻他怎么有心思去迎接这突如其来的生命呢。

“叶前辈要是知道前辈有了孩子,肯定很高兴。”

听到邱非的话,王杰希的眼神禁不住温柔了下来,他当然知道叶修会很开心,即使其实他们两人还未将备孕列入人生计划。但这意外之喜,他们又怎么会抗拒。他还记得叶修曾在闲暇时看孕类书籍时逗趣过他,说要是王杰希怀了,他就算排除万般艰难险阻也要奔到王杰希身边陪着他。

怀孕的omega是需要alpha存在的。怀孕期间的omega基本离不得alpha,定期获得alpha信息素能让怀孕的omega在孕期能过得舒服些,减轻孕吐等孕期症状,而对婴儿的成长更是必不可少,一旦缺乏,轻则发育不良,重则胎内夭折。但叶修现在不在,也不知何时才能回来。

“但是叶修不在。”王杰希委婉指出困难之处,他相信邱非明白他的意思。都是在军校上课的人,课上会学到什么生理知识彼此都心知肚明。

“……我听说可以用人工信息素。”邱非红了脸,低声说。科学的发展带动了医学的变革,人工信息素的研制成功,让许多问题都迎刃而解。

“……人工的也有用是吗?”王杰希沉吟了片刻。“那就帮我弄点过来吧,但别把消息透露出去。”

“是,不会泄露任何信息。”邱非重重点头。

 

 

王杰希捏着那一小瓶信息素,放到灯光下打量。在拿到邱非给他送来的人工信息素后,他就打发小孩回去了。毕竟这事实在是尴尬。

身体的异动在催促他寻找alpha的抚慰,轻轻拧开瓶盖,信息素的味道逸了出来,是烟草燃烧的香味,和叶修的信息素相似却不尽相同的味道。只是这味道微小的差异并没有骗过王杰希,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嘴角不由自主地勾起笑,为自己此时的清醒。没有人能代替叶修,他想。

但现在,这小瓶人工信息素能帮他解决孕期信息素缺乏的问题,所以他不会拒绝这个美好的谎言。

只是王杰希不知道,不是所有孕期Omega都能接受人工信息素,而他不巧正是其中之一。

 

(3)

邱非很贴心,给王杰希的人工信息素,特地选了和叶修信息素一样的味道。王杰希虚握着玻璃瓶,低头半阖着眼轻轻嗅闻,神情淡然又隐含期待,像是嗅盛开的鲜花。他在等待人工信息素和他自身的信息素交融,缓和孕期缺乏alpha信息素抚慰的不适。

直到小腹微微隆起,切实证明腹中孕有生命,王杰希才开始出现alpha信息素缺乏不适的状况。有人症状重、需求高,有人症状浅、需求低,他很窃喜自己是后一种情况。但这也延缓他发现自己无法使用人工信息素的时机。

颈后的腺体发涨发热,本应有双漂亮的手适时安抚,用微凉的指腹来回按揉,最后施与适量信息素慰藉。看着挂在墙上的结婚照直到眼睛酸涩都移不开眼,王杰希想起叶修只在亲人面前才展露的温柔缱绻的一面,不自觉在烟草燃烧香味的环绕中闭上眼想象叶修在身边,尝试用幻想逃避信息素缺乏症状逐渐加重的难受。

但王杰希迟迟不能获得抚慰,他侧卧在床上低喘,逃避平躺时仿佛被巨石压在胸口的窒息感,气声黯哑,手腕已经没法抬高再将开了盖的信息素送到自己鼻下,只能任由装着信息素的玻璃瓶掉到床底下,无色的信息素慢慢在空气中逸散。

像等候一场需要漫长等待的救赎。

但这并不是有渺茫希望的救赎,是唯有绝处的凌迟。

时间一点点流逝,信息素挥发到瓶中空空,空气中溢满烟草燃烧时迷幻而热烈的气味。人工信息素的味道和叶修的信息素再怎么相似,对王杰希而言也毫无用处,除了不会被呛到,和他闻叶修身上残留的烟味一般,不仅无法减轻信息素缺乏造成的苦痛,反倒让他倍加思念叶修。说好的排除艰难险阻也要陪着我呢?他胡乱地在内心抱怨,想要依赖的心在身体疼痛难耐的推波助澜下愈发绵软,可惜往常会借他臂弯和肩膀的男人此刻不在。

激素混乱,神经胀痛,内脏翻搅,身体在反复煎熬之下承受不住,精神自动进入自我保护程序。王杰希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又是在什么时候昏过去。

 

等他醒来,仿佛死里逃生一般,王杰希睁开眼,看到满屋的黑暗先是一惊,而后瞧见窗外夜色消浓、晨光熹微,才知觉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他有些后怕,缓慢抬起手去摸自己的腹部,发现还是隆起时情不自禁地松了口气,但很快就被自己的举动逗笑。

自从得知叶修下落不明,他就开始降低自己出入的频率,在被确诊有孕后,他更是深居简出。他很清楚一定会有人很关心自己对叶修的久至不归的毫无反应的缘由,于是他放出几条真真假假的烟雾弹模糊自己的行踪,同时又加强了监控安保的力度。他知道一旦自己有孕的消息被他人知道,绝对会被万般利用。

不过现在王杰希更关心自身状况,精神恍惚,口中干苦,各处关节僵硬又酸软,但这些都还不是最糟糕,腹中的隐隐坠痛才是最令他胆战心惊的。种种症状都在叫嚣他需要alpha的陪伴和抚慰,像一条无法独自渡过的河横亘在他面前,逼迫他选择放弃或求助。

他在精神涣散时思考,想自己、想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还想叶修。在知道人工信息素后,他就没考虑过放弃孩子,他清楚独自备孕的辛苦和危险,但甘之若饴。而现在他不得不选择放弃,毕竟再怎么坚持也没办法违背生物规律。

清晨很凉,王杰希疲倦起身,趿着拖鞋行走,经过放置监控摄像设备的房间,才发现屋外来人比他醒的更早,也或许根本没有离开过。

邱非到底等了多久。猜测的念头一闪而过,王杰希下楼去给他开门。清晨那么凉,可不要两人都病倒了。

 

 

“前辈。”

开门后面前的青年就重重皱起眉,为王杰希未曾恢复精神的憔悴模样,怎么还是这样?人工信息素没有用吗?他内心一惊,不敢往下想。

“帮我安排一下去医院吧。”王杰希有了决断。

“……啊?”邱非先是困惑,但在看到王杰希的眼里一片沉寂瞬间明白过来,他徒劳地张开嘴,却无言以对。

“人工信息素,我用不了。”王杰希用稍微轻松的口吻讲述这个沉重的遗憾,却没发现自己在轻轻抚摸隆起的腹部,显然内心是极为不舍。“虽然叶修肯定会很失望,但我也没办法。”

“……我可以帮忙的。”邱非不假思索地给予回应,才后知后觉地意识自己究竟说了什么。他抬起手想捂住自己的嘴,又觉得欲盖弥彰。

王杰希眉眼稍弯,为此刻明显窘迫的青年。他知道邱非大概是因为答应过叶修要好好照顾他,才会没多想就那么说,只是不是什么忙都能帮的啊。

“说什么呢?别闹。”王杰希轻轻摇头,他伸手想让邱非跟他进屋,一触碰才发现青年肩头织物一片清凉触感,明显是在室外中呆了许久,于是心头一软,想要责怪的话也说不出来。但他下一刻发现自己拉不动站定在原地的青年,瞧见青年眼神变得沉着冷静,恢复成思绪清晰的状态,于是停下了脚步。

“……我明白,我可以。”

邱非再三沉默,还是在王杰希不可置信的惊愕眼光里,将这个下一步就是脱离轨道的答案告诉他。

 

(4)

不管缘由是什么,事情是在发生了。

王杰希保持着这样的认知,看邱非离自己越来越近,青年飞扬的眉梢藏着青涩和故作镇定,鼻尖擦过,柔软的唇试探地贴合在一起,浅尝后涌上来的便是抑制不住的渴求。但邱非还是克制住了。

即使完成轻度标记,也只是杯水车薪。

邱非离开被润泽得水红的唇,去看身下人的状况,他正闭着眼,眼睫不安似的抖动,苍白的脸颊突兀浮起红。邱非顿住,一时觉得自己在欺负人,于是愈发的手足无措。

王杰希等了半晌也没见人有动静,他缓缓睁眼,青年略微潮红的脸映入眼帘,落在他身上的眼神紧张又飘忽。他弯了弯嘴角,出言让声控灯断了人造光源。

房间瞬间暗下大半,而屋外天光乍现。对时间了然于心的两人,清楚这无疑是一场白日宣淫。

“再给你一次机会,想好自己到底……”

王杰希微微瞪大了眼,却见方才刹那间俯身以吻封缄的青年同样睁着眼,黑似深夜的眼眸里带着决断和坚定。于是他不在多言,慢慢阖上眼,把主导权托付出去。他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出于一点私心,他没有坚决阻止这个青年说要帮助自己。他决定放弃的心是真的,想要保住孩子的心也是真的,毕竟叶修的情况仍不明朗,他其实很想要留住和叶修血脉相连的结晶。只是这么做,真的很对不起邱非了。他想。

邱非有些恍惚,他按部就班地用着军校生理课教授的那些学识将面前这个omega打开,眼前却不停回放他在军校校场、政府广场表彰台、这座房宅大厅,还有其他场合里,见过的各种各样王杰希。

在邱非印象中,王杰希的气场一直是偏冷,而且像刀。在校场看到的他,像是可以随时出鞘的利刃;在电视里表彰台上看到的他,则像被用宝石装点掩饰开锋的军礼刀,而在婚后,又像自愿套上刀鞘避免伤人的刀具。不管怎么说,王杰希都是能在即刻间夺人性命的利器。叶修是让王杰希带上刀鞘的人,又或者说叶修就是王杰希的刀鞘。叶修改变了他,也保留住他。

而现在的王杰希像是悄悄淬了毒的匕首,也许一个呼吸的时间,就能悄无声息地杀人灭口,而现在横在邱非的颈间。他毫无防备地躺在他身下,明明没有任何诱惑的意思,邱非却还是想越过安全距离去触碰。

邱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眼前会交错出现各种时期里的王杰希,但这些一个个独立的片面的印象在脑海里像转动万花筒般转变得越来越快,组合成一个新的完整的王杰希,最后深深印在心里。他对自己会发生这样认知的缘由仍然懵懂,也不知原本就脱轨的路也许会因此更加偏离正道,只是他现在预估不到,而且也无法分神。

克制的吻落在颈间的动脉上,似乎是想用唇探知身下人的心是否和他一样跳动得厉害。

他会和我一样吗?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心和身都跟着燥热起来。而至于为什么要想一样,邱非没有想明白,他只是依着本能和军校生理课的知识与王杰希肌肤相亲,去履行他答应叶修要照顾好王杰希的承诺。别的理由他没有想,也不敢细想。

王杰希半睁开眼去看青年,他幽幽叹息但听起来也像呻吟,抬手揽上青年的后颈,诱惑欧薄荷的香气追逐着和苦橙花的香味交融。

 

 

 

预产期的日子是在深冬,王杰希安安静静地做好准备等候预产期的到来,邱非对此紧张得很,经常围着王杰希团团转。

叶修就是在这么个时候回来了。他销声匿迹了那么久,连上面的人都以为他真的死了,没想到他安然无恙地回来,虽然掩不住身上颠沛流离的狼狈和落魄。

“叶修……”王杰希冲动地站起来,他生怕眼前的人是幻觉。

叶修看着王杰希,惊喜又诧异。他张开双手将人揽进怀里,一股热流涌进心里,王杰希好好的,他就安心了。他也有疑惑,只是在问出口之前又换了问题。“孩子……辛苦吗?”

“是你的。”王杰希倒没觉得有什么不能问,他蹭了蹭抱着自己的人,确认这个人真的回来了。“挺辛苦,幸好邱非帮忙了很多。”

“那是。”叶修听得王杰希夸奖,眉开眼笑得仿佛连带他也被夸。

“你不问怎么帮忙吗?”王杰希轻轻推开叶修,沉声问。

叶修隐约听懂这原本不想明白的话外音,刚想说什么,就听到原本锁上的门被打开的声音。是谁拥有可以开门的钥匙?他有些疑惑地看向王杰希。

“啊,叶前辈!”这声称呼,那么耳熟。

“既然都回来了,等你休息好,我们三个人一起聊聊吧。”

最后,王杰希一锤定音。

 

 

fin

评论(11)
热度(184)
© 黑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