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
 

【黄王/5H】I’m yours(下)

(5)
十一月份,校内有个属于男生的节日——光棍节。广大的男同胞,在这一天会收到女同学各种各样的爱意。

王杰希在课后收到了一条围巾作为礼物,赠送者是黄少天。他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墨绿格纹羊毛围巾,有点搞不懂怎么黄少天在这天送他礼物。

黄少天挠了挠头,假咳了一声,才说:“我想着这好歹是个节日,就想给你准备份礼物,而且看你平时不围围巾,估计你可能没有,所以就买这条围巾当礼物。”

王杰希听着这解释,有点无语,但心里悄然浮起的甜无法忽视。他当着黄少天的面围上围巾还打了个漂亮的结,轻声问:“好看吗?”

黄少天看着面前戴着他挑了很久的礼物的人,耳朵有点发红,他看不够似的连忙看了几眼,才急匆匆移开视线,说道:“哈哈哈,我的眼光很好啦,我问过柜台姐姐的意见,而且我也很挑了很久的。嗯……挺合适你的。”

不知道王杰希知不知道送围巾背后的含义,黄少天抓心挠肺地想着,但一想到王杰希平时只关心学习的模样,他猜王杰希多半是不清楚的,但见王杰希很干脆就围上自己买的礼物,他也觉得他现在心里比吃了蜜还甜。

王杰希把半张脸都埋在柔软的羊毛围巾里,心里有点甜,又有点酸。他很喜欢黄少天的这份礼物的,但他想黄少天送的这份礼物,应该是出自同学、室友之间的关心,而非别的。想着之前在网上看过的关于送围巾象征着“我想套住你、缚住你”和“我永远爱你”的说法,王杰希低头有点恨恨地捏了把围巾柔软的尾端。

 

素质教育要求学生德智体美全面发展,学校在课余时间安排了丰富多彩的社团活动。黄少天进的吉他社,王杰希进的象棋社。

社团时间结束的时候,天空下起了小雨。

王杰希撑起黑色长柄伞走出象棋社,向吉他社所在的方向走去。吉他社在教学楼的第一层,门口常年大敞,旁人经过也能看到里面的情景。

王杰希站在门口,有点愣愣地看着抱着把大大的吉他坐在课室中央的黄少天,他正半阖着眼,用比平时更低沉些的声线唱着一首有些伤感的情歌。
……
雷雨世界像场灾难电影
让现在的我 可怜到底
对不起 谁也没有时光机器
已经结束的 没有商量的余地
我希望你 是我独家的记忆
摆在心底
不管别人说的多么难听
现在我拥有的事情
是你 是给我一半的爱情
……

王杰希沉浸在黄少天歌里的温柔和疼痛,看着黄少天唱歌时脸上闪过的有些纠结和难过的神色,就像堕入名为失恋的深渊一般,心跟着歌声抽搐酸楚,连手指失力歪斜了撑着的伞都不知道。

黄少天站在大庭广众下把这支歌唱给所有人听,而他猜不出在场的谁才是黄少天的“独家记忆”。

他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小偷,暗自觊觎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黄少天从吉他社里出来的时候,瞧见王杰希正撑着黑色长柄伞在门外等他,葱郁的树影遮掩住他大半的身体。黄少天连忙赶了几步,扑上去半搂住王杰希,把手搭在他的肩上,问道:“等很久了吗?”

“没有。”王杰希摇摇头,而后转头看他,脸上并无不耐之色。

没有很久,因为多久我都等你。

 

“说起来很快就要搞元旦晚会了呢,你有没有想过要表演什么节目?”走在回宿舍的路上,王杰希状似无意地提起这个话题。

“应该是弹吉他唱歌吧,我也就这个算是[缺少谓语]拿得出手的才艺,别的我也不会。”黄少天想了想,笑着说。

“那……有想过要唱什么吗?”王杰希顿了顿,问出这个问题。

“还没想好,我也不知道唱什么比较好,要不杰希你给我出谋划策一下?”黄少天撞了撞王杰希的肩。

“‘出谋划策’,怎么听起来你是准备要搞事啊?唱什么歌这种事,还是你自己想吧。”语气有些冷淡,但王杰希装作若无其事地说,但他心里有个不愿深想的猜测。他想黄少天是想唱给他喜欢的人听吧,这样的话,他怎么好给建议呢,况且他也不想给这种建议。

黄少天嘿嘿嘿地挠头笑着,没有解释。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和王杰希的脚一起向着同一个方向走着,突然希望他们能这么一直走下去。这种并肩走一辈子的错觉,意外地令人着迷。

真希望错觉不仅仅是“错觉”,而是能成真啊。黄少天抬起手握住王杰希撑着的伞柄,他的手指有点凉,而他的手指很暖。

 

(6)
自由活动时间。

今天是象棋社内部比赛日,而吉他社并没有安排社团活动。王杰希去了比赛,黄少天则留在课室做习题。静下心一笔一笔算着繁复的计算题,黄少天拿着笔在草稿纸上飞快地留下一串串数字。笔尖摩擦纸张的声音,在静悄悄的无人课室里,格外明显。

突然王杰希的抽屉里响起一阵悠扬的手机铃声,打断了黄少天的思路。

黄少天有些惊讶地听着因为录音时间较短而反复播放的铃声,隔着课桌木板,手机音质不是很好,铃声听起来有些失真,但他认得,这铃声里唱着情歌的男声是他的声音。
……
小酒窝长睫毛
是你最美的记号
我每天睡不着想念你的微笑
你不知道你对我多么重要
有了你生命完整的刚好

……

黄少天还记得,这首歌还是在他刚入吉他社的时候学的。为什么王杰希会用他唱歌的录音当手机铃声,还是那么久之前学的歌?

黄少天心底隐隐浮起一个念头,脑海里飞快地闪过一个个和王杰希相处的片段。

王杰希性情冷淡,被人形容过不苟言笑,但他总会在自己面前露出各种笑颜,淡淡的、清浅的、柔软的,美好的。他学习的时候非常的专心致志,却从不会拒绝自己听歌时顺手塞过来的耳塞。他曾经和自己聊天的时候提及过他欣赏的一种爱情观:我认为去爱一个人最好的方式不是去改变他,而是应该帮助他展现出最好的自己。他主动提出要帮自己补习自己极其苦恼的地理,没说过要他感谢他的话,连开玩笑也没说过类似的话。甚至他会等他起床,会一起去食堂,还会等自己社团活动结束,有时候明明等了很久,却从没说过任何抱怨的话……还有很多很多记忆碎片里小小的细节,之前被他不甚在意地忽略,现在被他一点点寻回,串成一条长长的闪烁着青涩爱恋光辉的回忆链条。

黄少天捏紧手里的笔,单手支着自己的额,他望着摊在课桌上的两本笔记本——其中一本是王杰希的,上面规规矩矩排着他挺直俊秀的笔迹——脑中的思维彻底放空开,心里悸动的情愫让他想要飞快去到王杰希身边。

想着他望向自己时含着柔软笑意的眉眼,想起他站在自己面前低着头裸露出的修长脖颈,黄少天只觉一阵心热。

他懊恼自己惊人的迟钝,训斥自己的粗心大意,却也为自己这场旷日持久的暗恋战争就快要迎来终局而欢欣不已。

他喜欢的人也喜欢他。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好的?

 

王杰希一边在脑内模拟着刚才象棋社内部比赛时所下的棋谱,一边慢慢走回寝室。社团活动时间还没结束,一般情况下,宿舍现在除了他是没有别人在的。他悠悠然地打开柜门,慢斯条理地拿好用品进洗浴室。

花洒头喷洒的水声淅淅沥沥地传进王杰希的耳里,王杰希站在洗浴间的门口,愣了片刻,才想起黄少天今天没有社团活动,应该是他先回来了。

王杰希踩着轻轻的步子,走到黄少天所在的隔板间,想敲门捉弄他一下,结果却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纷乱的水声里,间或漏出低沉的喘息声,时不时掺杂着几声低哑的呻吟,还有用浸润着情欲的声线喊着他名字的声音。

王杰希慌乱地后退了一步,愣愣地望着隔板间的木门,脸上的热度迅速上升,直到听见黄少天关了花洒,水声停止,准备穿衣,他才后知后觉地摸了一把自己的脸,被脸上的热度烫到,连忙转身离开。他逃似的跑到宿舍天台,发现自己还慌乱地抱着洗浴用具没放下。随便找了个角落把自己蜷起来,东西被他随便放到一边,他抱着膝去回想刚才自己听到的那些声音。在这个青涩的年纪,也不太感兴趣,所以他对情事不太了解,但不代表他听不出来,黄少天刚才在浴室隔板间里到底在做什么。

他不小心撞到黄少天在自慰,还不小心听到黄少天在自慰时嘴里喊着他的名字。

“……王杰希”

王杰希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他的名字从别人嘴里喊出时,会变得如此有令他脸红心跳的魔力。那略带沙哑的呼唤,交织了多少纯粹的情欲和深沉的爱恋。

原来,黄少天喜欢王杰希啊。

王杰希仰望着逐渐把天空染成了一片橙红的夕阳,脑中混乱的思绪搅成一团之后最终得出了这个结论。

 

王杰希寻着适当的时机想要跟黄少天表白,但他犹豫了很久,眼见着日历上的日期一天天少去,也还是没敲定最终的表白日。

而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元旦晚会来了。

课间,黄少天拎着自己抢到的座位票递给了王杰希,叫他一定要去。

“我看了很久,这个座位的视野最好,而且这次晚会的节目很精彩,杰希你不要只顾着做作业,一定要来看啊!”

杰希点点头,笑着收下。

你的表演,我都会去看。

 

晚间自习请假。

王杰希根据票号找到座位,安静坐下。台上正准备开始表演,主持人出来热场。各种精彩节目依次上场,博得场下观众的阵阵欢呼。

王杰希低头看着手里节目演出单,找到了黄少天的名字和演出顺序。

快到了。

在男女舞者热情奔放的探戈表演结束后,黄少天抱着大大的吉他,慢慢地走到表演场地中央,用一个率性帅气的姿势坐在单脚高椅上,前面放着一个支架和麦克风。他抬起头看了台下一圈,似是寻到王杰希的身影,对他露出一个笑,深深的酒窝绽放在黄少天仍有些稚嫩痕迹却已然带着坚毅线条的面容上。

黄少天抚平胸前的领带,清了清嗓子,说:“这首歌送给我喜欢的人。我曾经在他喜欢的电台给他点这首歌,这次我想要唱给他听,希望他会喜欢。”

纤长的手指弹拨着琴弦,奏出动人的乐声,少年用清亮的声线唱着甜蜜的情歌,若有若无的背景音乐悄然跟上。
……
抛开那些最浪漫的话
我只想为你
把所有冰冷融化
就这样一直走我这一生中的每一个冬夏
……

王杰希已经忘了后面的表演是怎么样的了,他就记得黄少天在唱完那支情歌后,就背着吉他径直跳下了舞台,越过重重人流来到他的面前,然后听到他带着些许紧张的声音:

“王杰希,我喜欢你!”

之前暗自排练的无数次表白现场都没用了。

听到黄少天的告白,王杰希脑海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这个。

当时他是怎么回应的?

王杰希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思维断片,他只记得,自己好像是伸手抓住黄少天的肩膀,然后亲了上去。

舞台上五彩斑斓的灯光映照在他们两人身上,他们的影子以最温柔的方式亲密地连在了一起。

即使表白重来无数次,当身临其境的时候,王杰希还是会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才是最好的回答。

不管了,我嘴笨,没你能言善辩,用行动表达,你也会明白吧。

 

(7)
离了表演现场,黄少天就带着王杰希翻了学校的外墙,而后一同搭乘公交车前往他的目的地。

“怎么突然想来游乐园?”王杰希眨了眨眼睛,低头看了眼两人还牵着的手,和那些与他们擦肩而过的情侣没什么不同。

“我想和你一起坐摩天轮,你知道的吧,恋人在摩天轮升到最高空的时候接吻会得到上天的祝福的传说。虽然听说上次去的那个游乐园的摩天轮更灵些,但是我已经等不及了。”

“……我怎么不知道你原来这么迷信。”王杰希安静了一会,才喃喃地低声抱怨,却没发现自己和黄少天交握的手不自觉用了些力。

“因为我喜欢你啊。”黄少天看着他,再次把告白诉之于口。

王杰希看着黄少天在夜里也稍稍发亮的眼睛,里面是无法隐藏的满满爱意,他突然觉得浑身烧了起来,转开视线去瞧那静立在夜空中的摩天轮。

“过去吧。”他轻声说。

摩天轮的工作人员有些惊讶还能看到两个穿着校服的男生在这个时间段出现,但她没多想什么,细心地为他们打开门,叮嘱他们系好安全带。

摩天轮在工作人员的操作下开始缓慢转动,黄少天和王杰希所在的车厢一点点在摩天轮的转动下慢慢升到高空。

两人静静地牵着手坐在一起,没有说话,任由这沉默却又甜蜜的氛围在这紧闭的空间蔓延。

“王杰希。”黄少天突然开口。

因为不好意思而一直望着车厢外的风景的王杰希转过头来,眼见着黄少天用温暖的唇吻上他,他有些惊愕地睁大眼,然后就感到指间一凉,低下头去看,才发现他的中指被黄少天戴上一枚造型粗犷的戒指,而黄少天手里有着一枚和他款式相同的戒指。

    黄少天见王杰希低头去看,连忙开口:“以后我会给你买更好的。”表明心意的声音因为不好意思渐渐低了下去,“我只是想先用戒指套住你,那你就走不掉了。”

王杰希轻轻笑出声,笑得身体都微微颤动,他伸出手揽上黄少天的肩。

“我为什么要走?”他问。

黄少天被这反问里的爱意冲击得一时说不出话,他伸手环住王杰希的腰,和以后的无数次一样。

一束束烟花悄然在夜空绽放,点亮天际,仿佛在庆贺他们的恋情。

黄少天和王杰希在摩天轮升到最高空的那一刻,交换了一个诚挚而甜蜜的吻。

上天可以作证,从今而后,你是我的了。

当然,我也是你的。

fin

 

评论(1)
热度(100)
© 黑背 | Powered by LOFTER